正念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一个功友告诉我说:本市六一零在××地方成立了洗脑班。××镇绑架了三名,有的镇绑架了两名学员。我回来后通知了几名学员把大法用的东西收藏好,并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清除所有破坏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些邪恶,彻底解体洗脑班,决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

第二天,我约一位功友来我家取经文学习材料和真相资料,我把东西找出来,并告诉她洗脑班和发正念的事。找出的东西她还没等包呢,就听我丈夫進屋来说:派出所人来了。我急忙把拿出的东西往床下藏,藏完之后我从窗户進大屋来。方才来人从窗户看我弯腰干什么,问我:刚才你干什么?他们猜是藏东西,就过来搜,把我刚才藏的东西还有我以前放的《转法轮》书都拿出来了。

这时我发正念,发完正念就给他们讲真相。后来他们说别讲了,你们俩跟我们走吧。我们不走,他们把我拉上车。到了派出所我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大法如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前我身体患严重的肝炎、胰腺炎、风湿性关节炎,很多难治的病,体瘦如柴。修炼后,没吃药没打针并都好了,身体健康了。省了药钱还能干活。在心性上,我本着大法要求,按着真善忍法理去做,心性上得到升华,能够把名利看淡,所以几次买东西、买车票多找给我的钱我都还给了对方。拾到钱和物自己不要送给残疾人。我们做事都先为别人着想。在矛盾中我们不同别人斗争,向内找,找自己的缺点,错误改正,可以说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你们就不应该镇压法轮功,不应该迫害大法弟子。

他们当中的一人把我叫到一个小屋,让我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五书”。我不写,就让我看别人写好的不修炼法轮功的“五书”。我接过来看都谁写了,怎么写的。共有七份,我刚看完三份恶警又让我写,我斩钉截铁的说:我不能写。恶警说:不写就别看了。一把把七份保证书给抢走了。这时恶警又让我到一个大的屋,几个恶警和镇政府、学校负责法轮功的人和我大儿子(他是我的保护人)都来了,说服我让我写,我还是坚持不写,他们中有个人说:不写就把你送到学习班去(洗脑班),车费得你自己花。过一会有个去市里开会的校长也赶来了和我说:你要响应国家的号召,中央号召不让炼法轮功你就别炼了,把不炼的“五书”写了吧。她又说:你不写对负责法轮功的人、对学校文教局都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我给你跪下了,你还是写了吧。我急忙把校长扶起来说:校长,我修炼前身体多病,你也都知道,修炼后没吃药,没打针老师把我身体给净化好了,这你也都看见了。我们修炼的人就是要按照大法要求做,把名利都看淡,去掉各种不好的心,严格要求自己,不做坏事,遇事先为别人着想,心性得到升华。我们修炼就是把自己修成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你说这有啥不对的,所以我不能写。

恶警看我实在不写,下午四点来钟两名恶警、镇政府负责法轮功的人和我大儿子坐车把我送到市里那个洗脑班,这时天已黑了。修炼的人每人一个屋,由镇政府派两人监护,不许我们各屋走动,连上厕所监护人员都跟着看着。学员之间见面不许说话,白天外边有恶警看着。晚上走廊住着恶警看着,我因当时镇政府没派人去,就破格让我的大儿子在那监护我并做我的思想“转化”。

吃晚饭前,我听到市六一零组织洗脑班的负责人和我儿子谈话中他说:我们给修炼法轮功的人住的是宾馆,吃的每顿是四菜一汤,根本不象法轮功学员说的对他们如何迫害。我立刻悟到他们这样安排是为了让各镇来的监护人员回去之后好给他们作宣传,说共产党对法轮功学员如何好,来掩盖邪党对法轮功的镇压,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我面对着他发正念,他坐了一会就走了。

我是九月二十三日被非法送去的。这个洗脑班具体哪天成立的,一共抓去多少学员我都不清楚。谁被“转化”,写了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谁就能回家,但我刚去时,听说包括我还有二十九名学员没写。当天晚上我儿子责怪我不该来,来了给负责法轮功的人,给校长工作带来麻烦,学校工作成绩会带来损失(前年年终学校综合成绩在全市学校中前数第七,后因我修炼法轮功被排到四十二名)。我说:这地方我也不爱来,不是恶警把我抓来的吗?这是他们对我的迫害。说完我就集中精力发正念,彻底清除所有破坏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解体并清除另外空间控制我儿子大脑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旧势力,解体所有洗脑班,解体邪恶的阴谋。后来我儿子就不再说啥了。

第二天早饭后,我屋進来两个六一零的人,还有两名“辅导员”。我默默的发正念,这时六一零的一个人说:他俩领你学习,思想通了就写出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就让你回家。我得知各屋领着学习的人,过去也都是学法的,有的人还去过北京证实过法;有的人被开除公职,后来被“转化”,反过来就破坏法,迫害大法弟子,成了乱法鬼。每当她们领我“学习”什么的时候,我有时对着她们发正念,清除她们思想中和她们空间场内一切不好的念头,不好的观念及另外空间邪恶,对她们的控制,有时听她们给我念法,一本书不是全学,有针对性的学。念过几段后,我说:这段我没听懂,我自己看吧。她把书给我,我看完那段接着往下看,师父说:“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师父这段法理使我悟到我光抱怨邪恶对我的迫害了,这不也是我修炼的路上对名利情这些执着心能不能放下的心性考验吗?也是我必须要过的一关,也是对我修炼能不能坚定的考验。在《转法轮》这部大法中师父说:“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学法修炼出的正念,我想我一定要遵照这个法去做,经受住考验,闯过这一关。

去学习班的路上我就想:不管邪恶怎么对待我,我一定要保护大法,保护大法弟子。所以到洗脑班后,邪恶问我,我都不说。

他们安排我每天从上午九点开始学习到晚上九点,中午给一个小时时间吃饭、休息。学习时间她们领我学法,学几段后,她们对师父讲的法根据她们的邪悟,乱分析,破坏法。我就根据法理破除她们的歪理邪说。

第三天晚上“学习”快结束时,六一零来人问我写“保证书”没有?邪悟的人说:没写呢,我看她挺聪明的,再学两天会写的。我多次发正念,清除邪恶迫害,解体邪恶阴谋。晚上我反复的背诵《洪吟二》〈坚定〉等经文,使我的正念更强了。

九月二十七日,因学校有事,叫我大儿子回学校,临行前,我大儿子和我说:妈,您也写了吧,不然我回去没法和校长交待,再说别因为您影响学校的成绩,年终总评时,在市里各校中评不上去,全体老师不白努力了,这关系到校长和负责法轮功工作人的政绩问题,人家要评不上去不恨透您了。他还告诉我说,我被抓来的第二天,我二儿子从外地来看我,恶警没让接见,我二儿子哭抽了,后来送進附近医院。再说我爸爸在家自己做饭吃也困难,您还是写了吧,咱们一起回家去。我说:你不修炼你不懂,这不修炼的“保证书”不是随便写的,我不能写。我儿子看我态度坚定,是不会写了,给我跪下,头贴在地上大哭起来。我知道我儿子有头疼病,一着急上火更疼,这时母子之情也使我掉下了眼泪,并把儿子头部扶起,劝他快起来回去吧,他哭了大约十多分钟,才起来回去了。这时我回忆老师在《转法轮》书中讲的一段法:“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母子之情虽然使我掉下了眼泪,但丝毫没有动摇我修炼的决心。

我反复向内找我还有什么执着心没有放下。我被抓進洗脑班之前,有人和我说:你写了吧,要是把你送走了,开除工职,你还上哪开支去?在前一天,财政所的人还告诉我,要给我们长工资了,每人每月五百(阳光工资)。我知道名、利、情和修炼法轮大法比较起来,什么也没有修炼重要,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我决不能放弃。所以名利情这些执着心,我全放下了。

又过了两天,六一零的人来了,邪悟的人看我还不写,开始对我施加压力。六一零的人恶狠狠的对我说:你别坐床上了(床上有褥子),坐椅子上,不许乱动。邪悟的人也骂我,说我是死木头疙瘩,不开窍,死顽固。我心里想:我就是不配合你们。没写的人就剩我自己了。于是各屋的邪悟的人都集中到我屋给我讲。六一零的人也来了几个,我无心听邪悟的人讲什么,我就是集中精力发正念。晚上,邪悟的人拿出五张不修炼的表让我写,我说:我还是不能写。

三十日早晨两个监护我的人拿出笔和纸,让我写“不再修炼的保证书”,我说:我不写。她们说:不写五份,哪怕写一份呢。我说:一份我也不写。后来我想想快放十一长假了,他们得回家,就剩我自己没写他们不能在这等着,很可能把我送到市看守所或哪个劳教所,我得给我丈夫打个电话。我告诉他,我不在家期间,不要卖房子,他告诉我不能卖,还告诉我,说大儿子骑摩托车跟别人撞车了。我问撞得什么样?大儿子说死不了。我悟这一定是另外空间的干扰,就立即发正念清除。

饭后,六一零的人对我说:你也写吧。我说:我还是不能写。他一听气汹汹地说:跟我来。领我到另一屋,我知道是要对我施加压力,進一步迫害我,但我并不害怕,因为我心中有法。我默默背诵《怕啥》。又一个“六一零”人员过来,我進屋面对他俩发正念,后来的那个人领我学法,学了半天,这时先领我过来那人说:就剩你没写了,你也写吧。

这时仿佛恩师就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向死关》)我对恩师说:恩师,我连死都不怕了,我还能怕这些乌合之众的邪恶吗?我决不会失掉这千古机缘。我一定要闯过这人类走向神的死关,不辜负恩师对我的苦度、殷切希望。这时我坚定的说:我还是不能写。这时恶人让我骂老师。我说:咱们国家讲文明不能骂人。他又拿出《转法轮》书让我坐,我把书往外推推,没有坐上。又让我左手拿着《洪吟二》举到头上,然后他用手掐我的脸,又用手使劲抠我的肋缝。完了又拧我的左胳膊和左手,我发正念,让他疼,后来他把手放下了,还让我写“保证书”。我严厉的对他说:我不写。他气急败坏的对我说:你七十来岁了,你死都不怕了?这回他算说对了,死,我真的不怕了,我死也不能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就有这种正念了,所以我一直坚持不懈。

当晚,本市六一零又来一个人找我谈话,问我:怎么没写“不修炼法轮大法的保证书”?我说:因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接着我就讲我修炼前后身体的变化,和心性的升华,做了哪些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举了几个例子。我们就是把自己修成比好人还好的人,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后来他说:你别说了,明天你们镇来车接你回家。我听了当时还真没信,我以为在送走之前怕出事先稳住我。

九月三十日饭前,监护我的人拿出笔和纸,还商量让我写。我说:我不能写。他们又说:你不写五张,哪怕你写一张也行啊。我说:我一张也不写。

饭后,我屋進来了一帮邪悟的人,又讲了半天,后来看我实在不写,陆续都走了。这时,我大儿子走進来,对我说:市六一零的人昨天通知镇政府来车把您接回去。这时我才相信昨晚那人说的是真的。

正象恩师说的:“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从洗脑班往外走时,心里默念:“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回去后,我要多学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