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公安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2008年10月7日下午3点多,我带着两周半的儿子出去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常人举报,被恶警从公交车上截下去,绑架到了公安局。

当时公交车到站,一恶警冲上车,凶狠狠的说:“下车!下车!”我心里“咯噔”一下,我当时并没有恨那个举报我的人,我知道是我有漏,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我赶紧找我漏在哪里:午夜12:00的正念几乎不发;炼功做不到持之以恒;《修心断欲》去年就出来了,可我还没断,丈夫也是同修,这个心应该好去……。

找到后,我求师父给我机会。下车后,我被推上警车,当时我也想不配合邪恶不上车,因袋里的资料还没发完,就抱着儿子上了警车。在警车里我就立掌发正念:零距离灭掉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并请师父加持。

到了公安局,恶警让我下车。我想到“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不下车一直立掌发正念。这时国保大队的陈铁军、巴特尔两个恶警要往下拖我,恶警一拖我,我儿子就哇哇大哭,稍稍缓一下又往下拖我,这样反复三、四次。我看这样僵持不行,也许我来到这里就有我来到这里的使命:救度有缘人,灭掉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于是我下了车。

我一路发着正念,求师父帮我灭掉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让它们化成脓血,炸为灰烬。上了五楼国保大队办公室,我就坐在沙发上立掌发正念,后来在给恶警讲真相时,我干脆脱了鞋,双盘发正念。恶警见状只是说:“哎呀,挺厉害的,功夫还挺深的!”过了一会儿,他们诈唬道:“你以为你带个孩子就能威胁人了,明天就把小孩送全托!”我没动心,继续发正念。恶警转而又伪善起来,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东西从哪儿来的?你会做不?”我除了给他们讲真相什么也不说,恶警再问,我就说:“无可奉告!”我对恶警说:“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不能说。因为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会给你带来灾难,甚至会危及你家人,如果我说了你们会加剧迫害,那等于是在害你们,我不说是在救你。”一个叫哈斯的恶警说:“看来我还得谢谢你。”我说:“那倒不必,救人是我的使命,所以我诚心诚意的劝你们,千万别迫害法轮功,那会给你带来灾难,这可是千真万确的,谁都希望自己的未来平安幸福。”“谁都一样”恶警陈铁军接过来说。

直到晚上,恶警给买来了肉饼,我说:“倒点热水,吃肉喝凉水,孩子会闹肚子的。”恶警就让一个小警察把热水器给打开。饭后,哈斯说:“说吧,交代交代你这是干吗呢?”我说:“我在救人呢!”他说:“救救你自己吧,你以为什么也不说就行了,该咋处理还咋处理,就看你的态度了,你还是别犟了,判你劳教,你咋呀!”这时我生出了怕心,因为去年当地就有三个被非法劳教,有的就因为发资料,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灭掉它,你想干扰我,除恶,继续猛猛的发正念。

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里“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盘腿在沙发上立掌发正念,恶警见我不理他们,陈铁军扑过来就打我,我头一偏,她闪在沙发上。我儿子被吓得哇哇大哭,我下地哄哄儿子,定定神。我指着陈铁军义正词严的说:“你最好别碰我,你们不是人民警察为人民么,不是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么,凭啥打人?打人是犯法的,中共不是讲法制社会么。我告诉你,警察的职责是抑恶扬善,惩治坏人的,我们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不在你们的管辖范围。”恶警恼羞成怒:“我还管定了,管不了你了?明天就送你劳教!”“劳教所、监狱是关你们的!我说错了吗?你说我做错啥了,偷了?抢了?还是贪污了?受贿了?”恶警支支吾吾:“那你想怎样?”“送我回家!”我大声说。

那晚就这样不了了之,我和孩子睡在沙发上,恶警睡沙发。我正念一刻未停。当晚暴雨足足下了两个小时,狂风刮了一夜,街上的广告牌子刮扯了,工地的板房也刮塌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除恶,在另外空间是一场正邪大战。

第二天天亮,天灰蒙蒙的还刮着风,但小多了。我一直发着正念。快九点,哈斯来了,我对他说:“我和孩子该吃饭了。”“等会儿,哪有那么多条件,我们还没吃呢!”哈斯狠狠的说。我心想我又不是犯人,凭啥不给我吃饭,你不给我吃,我回家吃去。我给儿子穿上衣服,抱起来就往外走。开始恶警没反应过来,以为我带儿子去走廊溜达,后见我下楼,就追了出来,这时我已下到了四楼,哈斯追上来后,就打我一拳头。当时我就坐在地上,我大声曝光它们:“你凭啥打人,打人是犯法的,凭啥不让我们吃饭,我又不是犯人,何况这么小的孩子,你们也不放过,你们简直太邪恶了!”恶警当时脸红脖子粗,上班的好多人都围着看,我儿子一直哭个不停。

恶警又把我推上五楼,我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这时我发现孩子象吓傻了似的,静静的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赶紧呼叫他的名字,恶警也吓了一跳说:“你让孩子下来溜达溜达。”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叫妈妈。哈斯说:“你不好好的么!跑啥跑!”只见他匆匆收拾点文件出去后,再没進来。

快中午12:00了,天仍灰蒙蒙的,偶尔出现一小块儿蓝天,很快又被乌云遮住,我不停的发着正念,并求师父帮我。后来恶警非法抄家后,他们问我:“你们家的周刊是哪来的?”我反问他:“你们去我家了?你们撬门而入了呗?”陈铁军知道自己没理,没底气的说:“啥叫撬门而入。”“你有钥匙?”我质问道:“把书还我!”我正念十足的说。恶警又凶着说:“还啥还!”然后又让我签字,我不签。他又草草的说:“给你弄个狱外执行,以后定期来报到。”我知道这是邪恶给自己找台阶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就这样片警送我回家,我让片警抱孩子下楼,专车送我回家。在这过程中,我正念一刻未停,路上还把片警给劝退了。回家睡一觉醒来,天空晴朗朗的,万里无云,我知道是师父帮我灭掉了邪恶。

在这儿,我想要提醒同修,面对邪恶时:

一、基点要摆正,信仰法轮功是合法的,讲清真相也是合法的,邪恶迫害才是犯法的。在整个过程中,我根本就不把自己当成罪人似的,就堂堂正正的做。儿子睡着了,门和窗户同时开着,风嗖嗖的,我就堂堂正正的过去关门。

二、有正念还得有正行,千万不能消极承受。“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一点很重要。自己進去一趟才知道其实很简单,就坚定的发正念,灭掉迫害你的一切邪恶。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说过:“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但前提是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但关键时刻,弟子们还是人心大于正念,所以才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被判刑,被劳教,甚至被迫害致死。同修们啊!我们对的起师父吗?对得起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吗?对得起师父喝毒药救度我们吗?值得深思啊!

这是我所在层次的一点浅悟,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