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大法弟子是不应受到迫害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看了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六日的《大法弟子是不应受到迫害的》一文,也颇有感受,大法弟子确实是不应该受到邪恶势力迫害的,即使是在恶势力钻我们空子,以此为借口加大迫害时。以下就谈谈自己所遇到的一些事例。

一、正念可闯一切魔难

二零零零年,由于自己修炼有漏,在制作真相资料过程中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导致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在法院非法庭审期间,我在法庭上坚决抵制他们的所谓审判,同时反而控告江泽民、罗干等人,法警当时就在后面讲,从来没有看到这么硬的,看等会怎么收拾你。

在法庭休庭期间,我被押回了地下室等待宣判结果。法警拿出特大号的电警棍。这种电棍,对着水泥地放电,一米之外的人都会弹的后退。这时法警的小头目拿着警棍过来要收拾我,找理由是让我按他们的坐姿坐好。我当时不看他们也不理他们。

见我没有任何反应,他就威胁说要电我。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你敢电我,就让你自己被电到。”(当时还没有清晰的认识到这是用正念制止邪恶),但却见法警被弹出去一米多远,如果不是后面的几个同伙接住他,他一定是人仰马翻。他们都说这个警棍出问题了,而我只是被电的地方有一点轻微的麻。

在监狱,我拒绝写所谓的“三书”,他们就逼我面壁罚站,从早上六点到晚十二点。当时自己的认识有限,没有悟到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行为,只是想即使在非法关押期间让我天天这样站,我也不会写的。被罚的头一天晚上,梦里师父点化我他们只能让我站三天。第二天,为了让看守我的犯人体会大法的神奇,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我对她们说:“你们让我站七年我也不会写,但你们决定不了,我只会站三天。”当时他们谁也不信,还去报告了警察。

当时我脚不痛腿不麻,站半天上厕所,抬腿就走。到第三天晚上,警察突然觉得这样站着一点用都没有,也就不让我继续站了。之前他们在其他学员身上也用这个办法,有的第二天就不行了,人发晕,腿发抖。

二、怕心重时难闯关

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这段经文是我被非法关押期间背诵最多的一段,他指引我闯过了一个又一个关,但当我背离了法的要求时,无孔不入的旧势力就马上会钻空子。

开始不管警察和犯人用什么手段,因为自己没有怕心,后来也悟到不配合他们任何邪恶的迫害,因此即使在我不参加所谓的佛教讲座甚至被抬進教室、在所谓的法律讲座上,我也公开指出检察院的某检察长的不符合事实的污蔑大法的言论。他们在威胁要关我禁闭时,我不动心;在用家人和孩子做要挟时不动心,警察都没有把我怎么样。我甚至用正念正行帮助那些表现出善心的犯人,用正念反制恶警和邪恶犯人。加之我懂该监区生产中用到的一些技术这些都很见效果,有一段时间我的行动比普通的犯人还自由,恶人想对我干什么都会有人来给我通风报信。后被该监区的指导员告状到监狱,说我这个法轮功要把这个监区给同化了,把我转到了其它监区。

在那里,正因为当时自己正念很强,没有任何私心和杂念,因此看似暴风雨的邪恶大部份一下子就过去了,而同一监区其他的大法弟子却都遭受了很多的魔难。

我被非法判刑七年。也许是恶势力原来的安排,我在入狱时就意识到四年是我的一大关。快到四年的时候,监狱从其它监狱找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法。他们把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单独关押到一个监区進行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攻心和高压迫害,事后他们说当时没有把我关進去时觉得我是最硬的,没可能转化,就放过了。一个多月之后,这些学员都被所谓的转化,我就开始担心自己如果碰到这样的迫害会怎样,其实就是起了怕心。这一来不要紧,不出一个月,他们就单独对我采用了同样的迫害手段,而且事先声明如果一个月搞不定我就不再来管我。

我理解也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正念强大起来闯过最后的这一关。在被关小号前,师父在梦里也曾点化我:我盖的大楼监区的警察来验收,说合格了,但上面不相信,最后国家的警察验收小组来验收,全部都验收完了,准备离开的时候,顺手敲了一下楼梯旁的墙,发现有一块砖是空的,就因为这块砖,整个楼房的验收都没有通过。当时我也认识到修炼是多么的严肃,一点漏都不能有,可就是这样,自己还是因为正念不足,说到实质,就是没有百分之百的相信大法的威力。我理解,任何东西都是物质,正念不足部份的空间不会真空,它会被各种执著充斥,所以怕心就此蔓延,最后不到一个月,就违心的写了‘三书’,而梦中就看到自己坐着滑梯急速往下掉(白天都感到头晕),看到自己住的楼下面几层全被拆的只剩裸露的钢筋了。这里除了怕心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因为事先知道这是一大关,没有去否定它而是被迫的承受,这是关过不去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三、无论身在何处 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们

被非法关押期间,开始最痛苦的莫过于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在看守所时有后来的大法弟子背给我们听,自己便记下来,开始不知道“发正念”的消息是否属实,就单手立掌发正念,同时求师父点化,当时就看到像很厚的幕布一样的层层的尘埃随着正念的发出而不停的落下。从此以后开始在看守所发正念。

到监狱后,后被劫持来的大法弟子都会想方设法的把新经文写在纸条上,互相传递,相互鼓励。后来我被单独关在一个监区,只有我一个法轮功学员,对无法得到师父的经文开始很伤心,但梦里会和外面的同修切磋,他们会问我,×××你知道吗?(感觉是讲师父的新经文,但醒来后什么也不记得了),在梦里我的感觉和回答都是我知道。醒来之后悟到,其实自己明白的一面什么都知道,一点都不会落下,就看自己做的怎样了。

遗憾的是还是没做到正念足,违心的做了有违大法的事,使自己的修炼走了弯路。现在只有通过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来弥补修炼中的不足和过失。

四、没有怕心,应该没有这一念

最近和孩子一起发真相资料,孩子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小弟子,我问她:如果被抓会怎么办?她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要被抓?我当即觉得惭愧,没有了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哪里还来这一念呢?这也是不正确状态。

最后,让我们一起重温师父的教诲:“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