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真相资料撒遍每个村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我们县有一个农村学法小组,由两个家庭组成。从二零零零年以来,他们年复一年的用贴标语、散传单的方式告诉人们真相,几乎走遍了全乡二十多个村村寨寨,使很多世人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一天我和他们一起交流了这些年散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的体会,并整理成此稿。

先从同修萍萍一家说起吧。萍萍全家五口,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和丈夫都看过《转法轮》,也特别理解和支持她的修炼。萍萍说,没有修炼前我就特别信神,有一次我走到了一个电视机修理部前,见电视上正演着释迦牟尼佛的故事,我站在那里一直看完,心里特别羡慕那种晨钟暮鼓的生活,心想要是能够出家该有多好。九六年正月我去嫂子家里时,见桌子上放着一本《法轮功(修订本)》,我翻开书见讲的都是修炼的事,就爱不释手。走时我经嫂子同意把这本书带回了家。

萍萍说,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也没动心。从二零零零年开始我就和同修一起走出去贴标语、散真相传单,告诉人们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有一次我和同修的女儿小彦出去贴标语、散真相传单,我们俩都穿上皮夹克,戴上帽子,一夜走了五六十里路,做了七、八个村子。小彦和我说:“我实在走不动了。”我当时并没有觉的有多累,可小彦毕竟才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啊,也真难为她了。第二天我腿疼的连地也下不了了。到第二天时七、八个村子的人们看到了满村子的标语和传单,都在议论法轮功,有人说:“昨晚看见有两个穿皮夹克的男人,贴了一夜。”

还有一天晚上,我和小彦到乡政府所在地贴标语,在电线上悬挂了好多条幅。第二天人们看到满街的墙上和电线上都是标语和条幅,有人说是半夜时来了一个小轿车,贴完后就走了。有人说是半夜时听到摩托车停到我家门口,呆一会儿就走了。有一个中学生说:“今天不知道是庆祝什么日子,满街的墙上和电线上都是标语和条幅,等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法轮功。”有的人赞叹的说:“这法轮功可真神了!”第二天乡长就来到了我们家,说:“昨晚外地有人来贴标语了,你注意点,别跟他们去贴。”

萍萍说,在晚上出去做真相的过程中,遇到过好几次有惊无险的事,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了。二零零二年正月的时候,我儿子(当时才十二岁)把脚崴了,脚腕子肿的很粗。我晚上要出去贴标语、散真相传单,儿子见我一人去不放心,非要跟我去。儿子见我走的慢,他就一瘸一拐的跑着送。我当时也没有想到儿子的脚踝骨已经骨折了,也没有找医生去看。六、七年过去了,才发现儿子的脚踝骨长成了两半的形状,可儿子说什么也不影响。

二零零五年的一个晚上,我和儿子还有一位同修往电杆上贴标语、挂条幅,儿子在往电线上甩条幅时用劲过猛了,条幅甩到了电杆前面的沟里。儿子说要下沟里去拿条幅,我也没想什么就随口说拿去吧。可儿子下去后半天也没有上来,天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喊几声也不应声,我急的出了一身汗。过了一会儿,儿子从另外一处回来了。我问儿子,才知道那沟有一丈多深,儿子跳下去就上不来了,才顺着沟绕出去。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走出黑洞洞的深沟,儿子竟然也不知道害怕,我知道是师父给他壮着胆,保护着他。

还有一次我一个人出去做真相,那天没有月亮,周围漆黑一片。我正顺着一块地边往前走,突然有一辆轿车开过来,灯光照射过来,我不由得停下脚步。才发现面前是一口大井,只差两步就迈進去了。我知道在关键的时刻,慈悲的师父安排车灯为我照路,使我转危为安。

萍萍说,晚上出去送真相资料也经常遇到世人的干扰。有一次我和同修翠翠去一个村子散真相传单,我正在往一家的栅栏门走去,突然有一人大声问:“谁?”我当时也不言声,扭身就走,继续和同修一起往前送资料。没想到那个人回家拿了个手提电瓶灯,紧步跟上来,走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挎包说:“你们干啥啦?走,咱们上大队去!”这时我顺手拿出一本小册子,见上边是“天赐洪福”四个字,就说:“我们给你送‘福’来了,你看看上边这四个字:‘天赐洪福’”。这时翠翠也走过来说:“叫你这么一闹,我们也记不清送到哪家了?”接着我们俩便你一句我一句的给他讲开了真相。那人也算明白了真相,又把我们领到了那家门口,说:“行了,你们再从这里开始送吧。”说完拿着小册子回家了。

萍萍每次出去做真相时都特别重视发正念,边走边把一个大‘灭’字放在前面,灭尽一切干扰我送真相资料的邪恶因素,走哪灭哪。而且每次她出去做真相时都能感觉到师父就在身边。

翠翠说:我是在九七年得法的,当时我们在北京打工,我丈夫骑自行车把脚摔伤了干不了活,和我一起学了几个月法,后来伤好了,忙起来又不学了。大女儿小彦在上初中时就得法了,也遭受过被非法关押劳教的迫害。小女儿和儿子也看了法,都很理解支持我们。

翠翠说:说起晚上出去做真相来,我和萍萍都不会骑自行车,多会儿也是步行走。一人背一大包资料,提好几瓶糨糊。一根电杆不落的贴标语,一户不落的送传单。有时一夜要做好几个村子,走好几十里路。刚开始那阶段心态不太稳,一進村就一路小跑的做,只怕碰见人,又怕被狗咬。回来后,两脚都磨起了血泡。现在怕心少了,心态平稳了,行为上也平稳了,把资料放好,把标语贴正才离开。

有一次我摸黑走到一家门前,正要弯腰往门缝里插传单,突然一条大狗扑上来,还好有铁绳拴着,离我的身体只差一步远了,把我吓得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还有一次,我一个人晚上到一个村子去散传单,路过一处悬崖时,突然一声怪响,从崖下飞出来几只猫头鹰。顿时把我惊得心咚咚直跳,气都喘不过来了。我不住气儿的念正法口诀,念的口干舌燥,总算進了村子。漆黑的夜晚,见村子里有一处亮光,我就顺着亮光走去。快走到跟前时,才发现是一个灵棚,又把我吓的头发都快立起来了。我悟到:我从小就胆儿小,过去天一黑就不敢出门了,更不用说一个人走夜路了,所以老是出现这些突然惊吓的现象。一是使我的胆子锻炼的越来越大了。二是在这种干扰面前和困难面前,看我的心还坚定不坚定。

翠翠说:我和萍萍面对面讲真相一直突破不出来,师父就安排同修来带动我们。近几年县城的同修们来了好几次,让我们领上到各村去讲。开始同修们讲时,我们在一边儿发正念。当时也有怕心,可是看到同修们那么坦然、堂堂正正的讲真相救人,我们的胆子也大起来,正念也出来了。同修们讲不到的地方,我们就给圆容补充。同意三退的世人,我们给记下名字,配合的很默契,形成了整体。我们本地人也有有利条件,三里五村的都有亲戚或熟人,遇到干扰或麻烦什么的也容易化解。

由于这些年我们不停的坚持发真相资料和讲真相,对于法轮功大部份世人是认同的。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大法的形像,有时世人评论大法好不好,是以大法弟子做的好不好为依据的。特别是现在的农村妇女,都是整天不干活,打麻将,吃好穿好。而我们俩人不玩不赌,不比吃比穿,不生气打架,一心一意过日子。村里人都看的见,和她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人家两个炼法轮功炼好了,法轮功就是好。特别是我们两家的孩子,都是学习好,考大学,懂礼貌,不惹事,不比吃比穿,人人都夸好。连村书记都说:“人家法轮功素质高,教育的好,孩子也好。”

这时萍萍插话说:我们乡有一个开矿的后生很有钱,他听人们说法轮功不图名不图利,专门来到我家,和我说:“我给你十万元钱,你别炼了,以后有病我管你。”我说:“你给我一百万,你搬一块金砖放到我的面前,我也不要,我还是炼功。”他听后说:“我相信了,法轮功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接下来我问她们俩:“这些年你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发真相资料和讲真相救人,不知吃了多少苦,是什么动力促使你们这样做的呢?”这时萍萍和我说了一件事,她有一次坐车到县城去,上了车后回头一看,心里特别伤心,如果我们不去抓紧救他们,这一片世人可怎么办啊!

说话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们再次重温师父新经文《再一次祝欧洲法会圆满成功》,又学习了《明慧周刊》中同修学习师尊新经文的一篇体会,各自谈了自己的感受。发完十二点正念后,萍萍又和我谈到了两点多。待五点翠翠的丈夫上夜班回来时,我们已经炼完了动功。他给我讲了亲身经历的慈悲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他的几件事。他说,一次我们四个人在四十米深的坑下撬矿,我看那两个人撬的时间长了,就说:“你们歇一会儿,我给撬。”说完后我拿起钢钎正准备往前走,突然塌方了,坑下的灯全灭了。那两个人被塌下来的矿石砸倒了,一个把腿砸断了三节,一个把腰砸坏了,可我啥事也没有。我当时就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又有一次我正在坑下抱着打眼机给一块大石头打眼,不知怎么就想抬起头来往上看,瞬间见有一块锅台大的石头掉下来,我大喊一声:“快跑!”在我们俩人刚离开两步远时,那大石头正好砸在我刚才握着的打眼机上,我又一次脱险了。还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我,不然我怎么就想抬起头来往上看呢?

还有一次,我和一个小伙子沿着坑边往前走,本来我在前面,可那小伙子偏偏急着超过我。一瞬间他脚下的矿石松动了,他一个跟头栽下坑去,我在他身后只差一步。小伙子骨折好几处,到医院抢救差点送了命,我却安然无恙。每次都是险到临头的时候又瞬间化险为夷,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谁又能保护得了我呢?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身边。

说话间快到七点了,同修们都想挽留我再呆一天。我说:“不呆了,时间宝贵啊!”他骑摩托车把我送到等车的地方,我回头和他说:“回去吧,多学法,珍惜机缘!”

班车启动了,我回头望着这个地方,心里默默的说:这里的众生们啊,你们可得珍惜这里的大法弟子们为你们而付出的一切啊!抓紧时间明真相,劫难来时得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