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病业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看了今天同修写的文章《信师信法就能闯过生死关》后,我想谈谈自己对病业的认识,因为前几天我刚好也遇到了病业。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

我认为,修炼的人,只要没有圆满,身上都会有业力,或多或少而已。特别是我们都是在常人社会里修炼,在常人社会生活和工作,常人社会的东西都带着业力,有的业力还相当大。如果我们三件事情都做的很好的话,常人社会的那点业力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我认为大法修炼者一天能消掉很多业力。但是说来惭愧,我很多时候是不能很好的安排时间,有时是抓了这一项,落下了那一项,甚至有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炼功。所以我发现这几年,基本每年都要来那么两三次的病业,由于我根本就没把它(病业)当回事,所以不管它刚开始来的时候有多凶猛,都很快过去了,一般不会超过两天时间,而且只要能动,稍微休息后都要挣扎着起来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我认为这个业力有先天积攒下来的一些(师父为了让我能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没有给我全消掉,留下来的那部份),还有就是在常人社会中生活工作、和人接触时,不断沾染的一些。平时如果在做好三件事中完全严格要求自己,业力就会随时在学法中、在正确对待矛盾和困难中、在日常发正念中、在提高心性中、在炼功中被消去,不会积攒到非要通过身体消业来体现(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认识,不一定对)。当然,出现病业的现象时应该马上警觉,在修炼上更严格要求自己,放下执著,真正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心在救人,总之,做的更像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果就事论事的对待病业,不能正确对待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的本质区别,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

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我们有的同修,身体一有什么小“病”小痛,是自己身上的那点业力,自己一点都不能承受,也不想承受,马上就往旧势力那推,这种想法对吗?在这样的想法下发正念效果能好吗?我认为这时的念不纯,就想着怎么让自己身上的“病”好起来,发正念效果不会好。或者用一些理由来掩盖自己的执著,而不是马上向内找放下执著,从此真正做好三件事,这都反而给了旧势力迫害的借口,加大了魔难,甚至出现生命危险。有的同修把师父讲的法反面来理解,嘴上说要否认旧势力,要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既然是不承认旧势力,为什么身上出点事情就全推给旧势力呢?是不是太看的起它了呢?

我们有的同修,身体上一有什么小“病”小痛,要找来很多同修对着发正念。我们先不说这种方法管不管用;同修啊,你为什么要把病业摆到了那么高的位置呢?你太看得起它了吧!师父说:“有些人修炼他觉的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的它大的时候,它就变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悉尼法会讲法》)

前几天,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大约在下午三点左右,我突然出现了类似食物中毒的症状(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饭),可是全公司在食堂吃饭的同事都没事,就我有事。当时的症状来的也很猛,我硬是撑着,把手头的工作做完,这时别提有多难受。下班坐公车,由于是从起点站上车,开始是有座位的,但我看到有老人上车,还是起来让座。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心里面默念着师父写的《大法好》这首诗。除此之外,心里什么也没想。快到家门口时,我突然泪如泉涌。我看到师父在替我承受,心里很难过,我觉的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好,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

回到家后,觉的难受的支撑不住了,浑身打冷战,我就躺在床上睡了几个小时,起来后除了觉的身体有点虚以外,其它的都好了,我喝了一碗粥,就抓紧时间做自己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以上是我对病业的一点认识,我在其它方面还修的很不好,只是对病业方面有一些体会,因此在说话的语气上若有不善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