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走过家庭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一九九八年底我幸得大法。我以前患“美尼尔氏综合症”,得法的第二天,突然头发昏,很苦恼,心想明天怎么去公园炼功呢?但早上起床时什么症状都没有了,就去公园参加了晨炼。从此我再没病了。

十年修炼,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深感师父的慈悲救度,大法的殊胜,修炼的严肃。回顾这十年的风风雨雨,我体悟:在这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中,只要我们信师信法,真正实修,就能破除一切邪恶,师尊给予我们的都是最好的。这里我简要谈谈自己在正法修炼中如何解决家庭矛盾的一些体会。

我得法才几个月,邪恶迫害就开始了。破天荒的魔难,天都要塌了,要置人于死地。中共邪党利用一言堂的电视、媒体造谣欺骗,毒害世人,铺天盖地。丈夫和女儿也深受其害,根本不准我炼,同时对我拳脚相向,掐脖子;当时女儿正读大学,她却得了一种光秃病,头发掉光,天天寻医治病,医药费巨大,她在痛苦中寻死路,可我和丈夫又同时下岗,负担很重。而且,这时,我自己的思想业力也巨大,人好象倒立式的,一分钟不停的胡思乱想,尽想坏事,恶事,晚上睡着了骂人骂醒了,睡觉中同时还有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迫害。其中,思想中反映最大的是对师尊不敬,我很苦恼很苦恼啊!我在做证实法、讲清真相的三件事时,常常跳出坏思想,跟我对着干,有时写真相或不干胶时,蜜蜂也来蜇。

面对巨难,我决定坚修下去(当时有老学员跟我讲:你这是被业力场包围了,你觉的很难,你可以不学,你自己选择修与不修)。通过学法,我知道反映出的坏思想不是我自己,我正念中一直排斥,尽力做好三件事。我清楚这关难巨大,是旧势力的安排,有邪恶生命的迫害,有乱七八糟气功的干扰(我曾学过乱七八糟的假气功),有邪党邪灵因素,有黑手烂鬼干扰,有自身的业力(生生世世的业力,在常人社会这大染缸中造的业,如曾赌麻将几天不归家),有自己没修去的人心、执着,等等。

在当时的巨难与痛苦中,我心中只有一念:信师信法,要学!在恶势力操纵下,丈夫几乎总喝酒,半夜回家,回家后根本不让我睡,妄想把我从九楼扔下去,并叫嚣:“这是炼法轮功,走火入魔。”我知道这是邪恶迫害大法,要毁修炼人,叫世人对大法犯罪、毁世人。当时邪恶之多,在最艰难中,我求师父救我,并大声说:“师父救救我,解体他(指丈夫)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当时他全身发抖,根本没有能力扔我了。我知道师父把他背后操纵他的黑手烂鬼解体了。最后他说“你睡吧!我错了,信仰自由”等等之类的话。我深感自己只要有正念,师父就救我。

我决心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信师信法。在正法修炼中,做的好不是走旧势力的路,而没做好的时候,特别在内外忙时,放松做三件事,邪灵烂鬼就要钻空子,我有过深刻的教训:二零零四年,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反映,象得了乳腺纤维瘤,“病业”状态持续了近十个月。这使我更深刻的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更注重自身的修行,更精進的做好三件事,我对师父说:“弟子没做好,可弟子还要跟着师父继续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从巨难中又走了出来。在此,我再次感谢师父给予弟子新生,把弟子这个满身业力的人,从地狱捞起洗净,给予弟子大法,在巨关巨难中点悟弟子,看护弟子,启迪弟子的佛性。

在正法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只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守住心性,师父说了算,坏事真的变成了大好事。在实修中,我的心性得到了很大提高,更能严格要求自己了,在矛盾面前不动心。最后,原来反对的丈夫都说:“这个功确实是好。”家人改变了态度,这些生命得救了,我真为他(她)们高兴。这里有几个故事。

我下岗后办了“电麻木”执照,后因为丈夫也下岗,我就把执照通过正当手续换成他的名字(当时交警查的很严,执照不是车主就会收车罚款),后来上面又规定电麻木不准上路,每户退八千元钱,但执照改名字的说不给钱,很多人就在社区门口吵闹,丈夫见我不闹,又说我又骂我。我不动气,也不理睬此事,继续学法看书,过了几天,八千元钱一分不少给了我们。

在迫害最邪恶的时刻,丈夫也提出离婚,逼我搬出去,并且还扬言要去派出所讲我炼法轮功。我坦然的说:“要离就离,我炼法轮功做好人,为什么要逼我睡马路?大法弟子学大法,做真、善、忍的好人没错。如果你说错了,离婚费用你付,房子各一半。”结果他再也不提离婚了。

有件关于房子的事。我们夫妇两边父母家都有房子,我们又都是长子女(丈夫是独子),姑子在房子分配上用尽心思,对我女儿说:“你妈妈炼法轮功如果搞传销,会把房子卖掉。”丈夫听到后说:“别瞎说,家里收入这么低,这多年也亏她(指我)能维持到这样不简单,别说法轮功坏话。”我知道常人把利益看的很重,作为修炼人却把这看的太淡了,我对婆娘两家的房子不但没要,根本都没想过,因为大法弟子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有时与同修切磋时说:“买菜还要问一问价钱,可对这事我根本没动任何念。”后来邻居跟一位大法弟子说:“房子姑子拿走了,没听见她(指我)说一声。”是啊!我是大法弟子,心中有大法,如果没学大法,那就真不知是什么后果了。过去当常人时,家里三两天闹一场,甚至打的不可开交,我学了大法,知道了宽容别人,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多为别人着想,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如何困难,我们甚至有时借钱过生活,最艰难时自己连坐公共汽车的一元二角钱都没有。

还有一件事是我与同修们最难忘的,这也是我们家的一个转折点,大法显神威,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出奇迹!那是二零零六年,邪恶烂鬼操纵女儿,我刚坐下发正念,女儿突然魔性大发,开口就骂,动手就打,把家里东西拿起什么砸什么,砸了很多东西,当时渣子都倒了几桶。我知道邪恶是冲着我来的,在这突如其来的魔难中,我第一次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弟子,同时又请两位大法弟子(邻居)高密度、近距离发正念。邪恶立即解体了!从此,女儿对师尊,对大法的态度发生了巨变,再没说过对师父和大法不好的话,还在明慧网发表了声明。女儿明白真相后,还帮忙讲“三退”。在师尊的安排下,女儿找了一位在国外的人结婚了,在出国头一天她还叮嘱我要尊敬师父;并对大法弟子说:“阿姨,我会想你们的”。通过这件事,我找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当世人(包括家人)不理解时,认为他们中毒太深,没有慈悲心,有仇恨心,争斗心,反而使邪恶钻了空子。我就常常在脑中想师父的讲法,想个人解脱不是大法弟子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史前大愿。

现在我的家庭环境非常宽松。我做三件事畅通无阻,丈夫也不反对了,全家及亲戚也都“三退”了。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愿所有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都更加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