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师父就在身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日】我是秦皇岛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岁。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四岁就没了母亲。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家乡的人们都时兴喝圣水、看风水、算命、看像等等,可是我和其他同龄人不一样,什么都不相信,一直到我参加工作为止都是如此。

因为一个同学的孩子要结婚,请我去帮忙做被子,同学说她修炼法轮功后,肺结核都好了,以前每年要花医药费四五千元,现在炼功一年了什么病都没有了,这是事实。我把师父经文拿在手中,说:真这么好,我也看看。同学送给我经书《转法轮》和《法轮大法义解》。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六日,是我正式得法的一天。随后我和同修一起看了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真是象师父讲的“缘到法已成”啊!

开始炼功后,刚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头前抱轮时,我就感到强大的热流通透我全身,炼第三套贯通两极法,右臂上下冲灌时有一道橙红色的光随着上下动,打坐时闭眼就看到红光一片。学法时看到书中有象探照灯一样的红、白光,字会象小孩放烟花一样旋转、或者是在每行字之间翻动,看物品会变颜色或者特别漂亮。师父让我看到这些,更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真正走上一条正法修炼的路。“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转法轮》)。

以前我全身是病,大脑供血不足、颈椎增生、三叉神经痛、胃炎、植物神经紊乱、失眠、怕凉,修炼后不仅使我身体真正健康了,更重要的是道德的升华,使我彻底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我每天把自己溶于法中,身心快乐,我为自己有一个伟大慈悲的师父而自豪!我为自己是一个与师父同在的大法弟子而自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魔为首的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开始了非法镇压,一时间邪魔乱舞,黑云压城,真好象天都要塌下来一样。我觉的师父在法中让我们做更好的人,有道德的人,修心断欲,去掉各种执著,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师父是我最可信的人。随后我几次在梦中受到师父的点化,和同修们切磋后,我和另外一个同修来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当时的信念就是信师信法,师父就在身边。

那天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大法弟子特别多,在广场上我被一个便衣警察打了两个耳光,流了很多血,我只是觉的鼻子酸了一下,没有疼痛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心里觉的酸酸的感动。后来我被带到北京大兴县半壁店刑警队,十多名警察一起审问我哪里人、叫什么、干什么来了,我说我证实大法来了,无论他们怎么威胁我,其余什么也不说。过一会来电话让警察留一人看家,其余全部出警,他们把我铐在院子里的大树上,离狼狗很近,但是狗却一声都不叫。时间长了,正是大冬天,我感觉有点冷,手铐也很紧,我心里求师父:弟子心性不是很高,可我不能给大法抹黑呀,师父帮帮我吧。一会儿我就觉的从头顶热到脚底,而且手铐响了三声,立刻就松了,我不必紧紧抱着大树了,也不痛了,手臂感觉轻松了。我知道是师父再次替我承受了这些。

也正是我始终坚守着对师父的正信,九年来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的还算平稳。我发真相资料都是在白天做,大小超市、菜市场、存车处、洗衣店等都去做,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基本没有什么大麻烦。我这样说决不是炫耀我自己,而是和同修交流,心态一定要纯正,有师父时刻在身边还怕什么呢?实际上做成的每一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大法中的一个小小粒子而已。

以上一点感悟和同修们交流,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