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心中乐 救度众生共明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我的家庭条件挺好。我从小就爱画画,总爱画些仙女。進入中年后,我身体经常有病,疾病缠身,整天有气无力的。八零年后我一直在寻求健身的功法,也练过别的气功,效果不太明显,也坚持不久。忘不了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我的邻居给我送来一张票,告诉我去听课,说是最好的功法,听完法轮大法九堂课,我觉的真是高深大法。寻寻觅觅我终于走近大法,这是我一生的等待。

我感到我从来没有的那么兴奋,天不亮就到炼功场,风雨无阻。通过三个月的修炼我的身体达到了从来没有的健康状态,尤其我的睡眠(因我有严重的神经衰弱),得到了从来没有的改观。师尊为我净化了身体,又给我们走向返本归真架起了天梯。

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对大法的打压,在这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中,我没有动摇,每天照样学法炼功,我心中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万古难遇的佛法,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的。

修炼的路上没有捷径,我也经历了警察的骚扰,上访前后的魔难,这些我都不说了。我说一下我的身体消了一次很大的病业,它差点夺去我的生命。当我走过来后,才觉的它什么也不是。可是当时学法不深,心性不到位,那时有些忽忽悠悠的,迷茫不知路。修炼前,我有心风湿、心脏病、结肠炎、严重的神经衰弱好几十年,修炼后这些病都一扫而光。按“真善忍”去做,每天都沐浴在快乐中,我知道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师尊讲过病业的法理,可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别的药都扔掉了,唯留下安眠药,以备万一,因为心性有漏才导致这场病魔的迫害。二零零零年我高烧几天不退,虽然也在学法,可是心不静,怕烧坏了肾,因那次是“尿路感染”。到第四天晚上烧的一夜没睡,以前炼完静功就能入睡,这回也不好使了。心性也上不去了,就去医院打二个吊瓶。

紧接着家庭也来了魔难了,丈夫和我打仗,不让我看书,兄弟们冷嘲热讽围攻我,每天在家心情烦躁,整夜不睡,不爱吃饭,胡思乱想,见啥怕啥,可能常人说的“忧郁症”,我开始每天吃安眠药,几个月下来我瘦的很吓人,脸色蜡黄,不愿见人,即使心里还有一种意念,不能死掉,会给大法抹黑。因为我的家人和朋友都会误认我是炼功所致的。在这迷茫中,师父没有放弃我,师尊在管我,一个不太熟悉的同修来到我面前,帮助我每天学法,她对我说:“师尊很帮助你了。”又说:“法对谁都一样。”我梦见一个悬崖,我手抓着悬崖打晃要掉下去了,早上醒来特别清晰,至此我心里升起坚定的信念,不能放弃大法,一定要从新开始,对着师尊的法像,我跪着说:“今后无论什么情况,无论有什么魔难,我也要坚修大法,决不放弃。”从那天开始炼功学法了,谁也阻拦不了我了。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心里在想,生命还有一分钟我也不离开法。如果晚上只睡一小时我有更多的时间学法。每天走路、工作都在背法,就这样我闯过了这一关。半年后我又恢复了精神焕发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师尊说过:“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那时看到许多真正的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而被酷刑迫害,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下还能正念正行,我深受感动,我在外面没有理由做不好,去掉怕心,也就是私心,走出来讲真相,让他们知道大法好,所以不论是打工的地方,同学聚会,朋友相见都讲大法的美好,中共的造谣,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们得度,也使有缘之人得法。

二零零四年,《九评》发表后,这是一本灭中共邪党的天书。我连读二遍,《九评》把邪党的画皮揭开,读《九评》使人彻底觉悟。这是救度众生又一个新起点。这时我打工已经退下来,由于年龄偏大干别的还不行,可是正法形势在前進,不能这样呆着发点资料还不够,我还得出去。我选择了保险业,因为做保险每天都要出去拜访,这样克服了我的惰性,同时能接触更多人。保险业有句话“每天出去就是不怕见人”。而我想这是对的啊,这不是救人最好机会吗?有一次去单位的路上,有个老工人站在路边,第一次跟他说话,过几天第二次发现他还站在路边在等什么,我想一定要跟他讲真相,原来他是党员,我说:现在共产党这么腐败,不管老百姓死活,人心太坏,天灾人祸的。共产党搞了这么多运动,杀戮了那么多人,现在天象在变,神要灭它了,党团员都要跟着它倒霉、陪葬。你是好人但你加入它的组织,宣誓时命交给它了,它是癌肿,你是个好细胞,他把你带到地狱去了,我给你用化名退了保个平安吧。他马上用真名退了党。

还有次坐车,有个人坐错了车,坐在我旁边,我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然后三言两语把他也劝退了邪党。在寿险的路上每天都能遇到很多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越讲越会讲。因为心中有法,慈悲心常在,大法给予我智慧,很多人都会说“谢谢”。有的人和你握手一再表示感谢,我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还有一些是中毒较深的老年党员干部,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这样的人,我一般找机会送给他们《九评》和退党小册子,他们看后,我再找他们谈,不用多说,法的力量使他们明白一切。绝大多数都能退出邪党,他们有领导、校长、党务干部等等。也遇到不好的人,撵我走开等等。那只是可怜的生命,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只要照师父的话去做,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抓紧时间救度更多的众生。

寿险的工作并不好干,真想放弃,但是如果真能给更多人拥有生命的保险,再难也要做下去。每当我遇到困难时,师父都在帮助弟子,事半功倍,当我的照片挂在光荣榜上时,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应该做的更好。

几年前还有一件事情,由于信师信法,身体又一次有神奇的显现。刚做寿险工作需要自行车,由于车技很差加上多年不骑,所以骑的不太好。我丈夫是个老党员,家里有很多邪党的书,由于我没做清理,所以邪灵就钻了空子,利用我丈夫,使我骑时摔了一下。当时摔的头昏眼花,想吐,胳膊肿起来了,而我丈夫站在边上大笑(当时他也不知道我摔的很严重),我知道这不正常。回家后,我马上拿起书来看,虽然伤的很重,但不痛。第三天由于需要开诊断书,我去医院就诊。一照片子,胳膊肘处粉碎性骨折。大夫说:“摔的这么重,怎么才来?”可是我抬着胳膊,一点没有感觉疼痛。大夫让我手术,我说不用。大夫又让我去打石膏、打针,我说天这么热我不需要。因为我知道大法的神奇,大夫无奈只好在病例本上写上“拒绝打石膏”,因为他怕负责任。我对我丈夫说:“回家吧,没事的,这么多年你也知道我的病是怎么好的。”

到家后,我找一块木板用纱布把胳膊吊起来了。同学、朋友来看我,弟弟找来教授让我住院治疗,我都谢绝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每天可以单掌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盘腿一只手也可以炼静功,每天学法……就这样第二十八天女儿做了个梦说:“我梦见你的胳膊好了。”我说也该好了,还有很多事要做呢。一个月后我到医院再次拍片,以前片子的骨裂缝不见了,长的严丝合缝的,非常好,连医生都觉的神奇。一个月后我开始炼动功,胳膊从抬不起来到冲灌到最高,两个月后完全恢复正常。现在我也不清楚摔坏哪个部位,完全同以前一样。有一次我刚下楼,一个男子拽住我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一愣,他又说:“听说你胳膊摔折了,没吃药、没打夹板就好了。”我说是的。通过这件事,很多人、邻居都看到了,知道了大法的神奇,这也是我以后讲真相的话题。

还有一次同学聚会,有个同学在前面大颂邪党,我对他发正念,他马上停住了说:我忘词了。灰溜溜下去了。大法弟子正念还真有功能。只要正念正行,一切都会展现。

在修炼的路上虽然没有太多的风风雨雨、太大的魔难,但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还有怕心、私心、人念。自己的家庭真相做的不好,劝退不了。

十年修炼路,我像一个一脚深一脚浅学步的幼儿,是师父慈悲呵护,让我在风霜雪雨中一路前行。今后的路上我不再迷茫,不能再彷徨,救度众生的使命在心中铭刻。“因我们比邻而坐,救度你是我的愿望。”师父给予弟子一切,生命永恒的一切。浩浩师恩我无以为报,只能用这颗赤诚的心坚定不移地走在助师正法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