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难民过程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难民申请已经获得批准,回想一下这两年多来的修炼过程,切身的体会到向内找,站在法上认识法时,大法所展现的奇迹和威力。

在递交难民申请几个月后,事情没有任何的進展,每个月按部就班的去延签。虽然知道状态不对,但自己也想不清楚原因在哪儿。那时我已开始背法,每天早晚炼功。我曾自以为是的想过:现在状态这么好,没准儿下个月就给批了。内心也暗自窃喜:很快就开始新的证实大法的路了。

可是下个月去移民局时,被告知:你的难民申请被拒绝了,你的临时证明我们要收回。当时真是个晴天霹雳,我没有任何有效的证件,感觉很无助的站在街头,内心十分的气恼:这么大的迫害怎么都看不见呢。把内心的怨恨都一股脑的推到不明真相的常人身上。

回到家后,同修和我一起交流,帮助我发正念,一起学法。一次在读《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时,师父从中讲到:“有人说,那病好了我可以为大法做多少好事啊,我的病为什么不好呢?你的好、你的修炼、你成为大法弟子都是有条件的,是因为你好了你才修、你才承认。修炼是无条件的,无求而自得。”当时身体猛然一震,身体豁然轻松,明白了长久以来,修炼不得法的主要原因。

在申请遭到拒绝后,便开始了法律诉讼过程。那时最担心的就是遣返,整天提心吊胆,头脑中反映出各种可怕的念头,甚至出现被特务追杀的离奇画面,真是苦恼。我没有任何有效的身份证件,总是以如果出去万一被警察查到、就得被遣送回去为借口躲起来。同修面对着我给我发正念,带我出去集体炼功,带我到大街上发资料,并指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一段法:“可是你们永远记住一点:不管谁在干扰,那都是暂时的,都是假相,都不是主体,都是一种象空气一样的流通。”“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

我理清思想,发正念清理不好的因素,不让其主宰我的主元神。一次发资料时,有辆巡逻车停下来,要查问我的证件。当时我的状态不惊不怕,和我一起的同修很冷静的打开袋子中的真相报纸,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告诉警察,我这个中国人在国外的原因。警察看着报纸上的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的图片,都露出了不忍心的表情。巡逻队长一组三人听了同修的讲述,很同情我。离开时友好的跟我们握了握手,并祝福我们。此后,再到街上发资料看到警察、警车时,感觉他们怎么那么小呀。

在学法中明白,如果不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恐惧心和其它的执著心是不容易去掉的。当我的思想再反映出难过、沮丧、消沉的念头,反映出对同修的抱怨、挑剔、妒嫉,对救度众生的懈怠,以及内心深处对申请难民一事结果的担忧顾虑焦急,诚惶诚恐时,我认识到,这些都达不到师父所要的标准,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而且也达不到证实大法的目地,也无法让众生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当我想到这里时,思想中累积的沉重的冤怨一下消逝了。我明确告诉自己:作为大法弟子,思想中只有证实法救度众生一念,其它都是多余的。

在即将开庭时,我又陷入不知所措的那种假相中。同修频繁的给我发正念,大家一起学法。一天发完正念后,思想十分的清澈透析,师父讲的一段法打進我脑中:“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转法轮》)我突然悟到,在遇到某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时,如果能够溶在当前修炼者所在的境界中,那这一层次所有的生命是要起作用的,否则就得掉下来。在明白这层法理时,我体会到自己的身体好象裂开的感觉,我知道是师父把我身上不好的物质又進一步清理了。法理中清晰了,头脑中对开庭这一名词没有了什么概念,也没有什么想法了,但我很清楚怎么样去做的更好。

听证会时,法官拿着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真相信件,有法国的,美国的,台湾的,还有其他国家城市的同修发给法官的信件,那么厚厚的一摞儿。我一看,虽然彼此不认识,但是大家都在默默的做着,当时心里很是震撼和感动,一定要和大家一起努力。开庭结束后,刚走出门口,我接到南方城市同修打来的电话:“刚才场面好壮观呀,漫天的神呀,听着法庭宣判胜诉的结果,都激动的拍着手颂扬着。那一刻,所对应的空间中所有的生命都在说:法轮大法好!”同修的神通真够神的,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大家,就已经知道了。

后来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难民问题处理委员会拒绝执行法庭的判决,并提出上诉。我亲自问了上诉法庭的地址,协调人也从法官那里得知被告要上诉并提交了申请。我就开始准备下一次的出庭。等了五个月,丝毫没有收到任何要出庭的通知,内心觉的很奇怪,哪一个法庭受理案件这么慢呀。

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们认识了当地的一位移民官。他听到我的事情后,亲自打电话给首都总移民办事处的移民官,询问上诉的事宜。这位移民官最后很明确的告诉我们:他们没有上诉。在超过上诉期限后,他们不执行判决是违法的。

听到这一消息后,我心里觉的很委屈,堂堂的民主国家机构竟然挑衅法律,“欺负”我一个无助的外国人。对一切充满美好希望的我,思想就象要崩溃了一样。我动了很多常人的念,很复杂的一种心理交织在一起。自己不稳定不成熟的修炼状态,使这个事情一拖再拖,并为此摔了很大的跟头。

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中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在《转法轮》中,师父谈到失与得时讲到:“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根据师父讲的法,我调整自己的修炼状态,在发正念时,我加了一念:邪恶不停,正念不止。我不在思想中有任何要承受的心态,明确自己的存在就是证实法,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我和同修進出政府部门讲真相,每次都能感受到大法修炼者的慈悲使那些官员众生表现出很谦卑没有架子的态度,我真的看到也感受到,大法从中展现出的威严和法力。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一些很难進的部长办公室,我们大法弟子很容易的就接触上了。

一天打坐出定后,我看到思想中闪过的念:等什么,等邪恶自动的改邪归正给你让步吗?等你在它们的圈子里修炼好了,拿它们给你的东西吗?我不要再等了,我的一思一念是按照“真善忍”来衡量的,那些不好的因素怎么能在大法弟子的空间场中存留,曝光出来,就是清理,解体。我就要让众生知道大法好,我就是要在这里给师父和大法一个堂堂正正的位置,就是要告诉人们,是我对“真善忍”的信仰,才改善了这一切。

之后的几天,移民官打来电话说:你的难民申请已经批准了。

回首看看修炼的过程,真切的体会到师父时时刻刻就在弟子的身边。大法无限的法力,使曾经一度认为很难过的事情,改变的那么的渺小。我体会到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生命不断升华后的喜悦。谢谢师父,谢谢您的加持和呵护。弟子一定会继续走好修炼的路。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