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色和欲 身体受摧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每当我学《转法轮》中的有关部份时,总感觉从情中派生出的这种执著心,到最后去也赶趟,为自己找借口,所以我修炼以后,从没有下决心把色、欲望这种执著心去掉。修炼十三年,第一大关都没突破。当上街看到一些裸体画,心想,我们师父讲的真对。现在人的道德水准真的滑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而此时,我还是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不去看,不去招惹这些麻烦,而是象常人一样,能看几眼算几眼。由于自己的色欲之心没去,有时看到漂亮的女人,虽没魂不守舍,但有时也想入非非。

我和妻子流离外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在举目无亲的条件下,我把夫妻间的这点事,当成了我唯一的乐趣,好象以此才能放松一下自己的神经,安慰我那颗胆胆突突的怕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中共的有意引领下笑贫不笑娼的环境中,对于我这种执著心不去的人,拿什么来抵挡来势凶猛的色魔,如何才能真正做到入世俗而不忘其本?在不知不觉中,在这个无明的迷中,我真正的本性被污染了,被埋起来了。我修炼的那颗精進的心淡了,我修炼坚强的意志没了,开始消沉。开始着眼于现实的利益,求安逸的心也起来了,怕心也很重,讲真相做的越来越差,到最后干脆就不讲了,五套功法都炼不全,正念也不愿意发。很长一段时间振作不起来。甚至有时想协调人也当过,三件事虽然做的不是太好,但也一直在做,遭受的迫害也够严重的,也都挺过来了,为大法也曾付出了很多,也算可以了。将来修炼结束时即使不够回天国的标准,我也是个好人,不能够被淘汰了。

直到二零零七年冬天,我持续一个星期的低烧,导致全身浮肿,肝、胃脾肿大,被不修炼的姐姐送進了医院。当时医生就开了病危通知单,让家属签字,尽快准备后事。在这种情况下,我又从新开始修炼,每天都鼓励自己坚信大法,要实实在在的修,从那时起,每天至少看两讲《转法轮》,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到整点尽量发正念。就是在住院期间,我和妻子也都坚持讲真相劝三退,由于师父的慈悲和自己的正念,我很快就出院了。但始终没有找一找是什么原因导致这场病业的。执著病的心不去,所以身体总是反反复复,时好时坏,经常穿梭在医院与药店之间,没有在法上真正提高上来,一直不悟。就在今年三月,我去药店买药,看到有一种补肾的药,说要想药效好就必须得忌房事,我当时内心一震,心想常人如果肾虚都得把房事忌掉,何况我们修炼人呢?“精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转法轮》)师父的这句话,我从来都没有重视起来,明知故犯。万古以来色欲是修炼的头一大关。我扪心自问,从修炼以来,这一关过的怎么样?我后悔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做,向往着所谓的“美好生活”,没过去这头一关,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抓到了迫害的借口,才导致这场病业。

师父不愿放弃一个弟子,在师父的慈悲点悟和安排下我认识到了这一根本执著。这次我要洗心革面,痛下决心坚决过去这一关。一有时间我就发正念,全面清除自己负责的宇宙空间里的一切邪恶及思想中的肮脏的色欲念头,它不是我,我不承认它,把它彻底清除。这种后天形成的不好的观念和肮脏的念头不甘心被清除,不断往我脑子里反映,让我感到有一种怕,怕失去这些人的东西,生命就将从此无意义,这个美好幸福的家就将从此名存实亡。但同时我认识到了这是人的观念在往下拖我。我抓紧时间看师父在各个时期的讲法、解法,静心学法,终于悟到,我这个遥远天体大穹的代表,为了救度众生、助师正法,来到了三界,在旧势力有意的安排下,经过漫长的岁月,在轮回转生中,逐渐把人的观念压入我的思想中,形成了所谓的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和现实世界的世界观。再把这些摆在不同的时期和修炼过程中,用来对考验我。看我如何对待,如果有哪一执著不去,邪恶就会加强这方面的执著。达到被它们控制的地步,最终被正法所淘汰。悟到这些,我想我这个被师父从地狱捞起来满身罪孽的生命,面对师尊的浩荡佛恩,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的心中升起了力可劈山的一念,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并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当我真心要修掉这不好的心的时候,我就感到师父在把我空间场中堆积的败物在往下拿,把我的思想归正。我只有更加精進,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几个月过去了,我真的走过了色欲这一关,感到内心无比的纯净。现在我悟到什么是堂堂正正的修炼,就是自己的任何一个人心,都不要再被有意的遮挡,被有意的隐藏,被有意保留。而是发现什么心就下决心去掉,这样才是修炼。在修炼的路上才能勇猛精進。悟到这些,我的思想境界升华了,道德水平也在提高。不再被低俗的琐事所围绕。是师父,是大法归正了我,荡尽了我内心深处的一切污垢,使我身心达到了从未有过的解脱和大自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