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救人

不能把自己置于救人大局之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

一、我的修炼才刚起步

得法快十年了,但最近学习同修文章,尤其是特刊,参加集体学法切磋,从心里感觉自己好象修炼刚起步一样,愧对恩师。

为什么说刚起步呢?师尊在《转法轮》第一讲就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这句话我学法很长时间才看得入心。以前对这个“争”和“夺”理解很片面,只想到是物质上的利益,没想到辩理、争对错也是争。

从修炼得法以来,在家庭中大小矛盾不断,磕磕碰碰,总想对方怎么不对,心里不平衡,有时表面忍下来(其实是怕吵,被别人听到,有失尊严)心里放不下。过三过五,不管用什么方式,什么机会,话还得说,理还得讲。心里有气恨,不理对方,有时还摔摔打打,采取“冷暴力”。大法弟子与常人发生矛盾,都是大法弟子的错,要无条件向内找,“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鼓掌)破坏大法的魔除外。”(《加拿大法会讲法》)自己开始警醒,但一遇到纷争,受到伤害,马上气就上来,还是用常人的理想。

看同修文章很受触动,人家配偶有外遇,都能慈悲对待,不动气,而我整天盯着人家的毛病,什么抽烟呛我了,喝酒就兴奋,找气了、懒了、不讲卫生了,真是不一而足。师尊借女儿的口点悟过我,你成天就看到别人的毛病(女儿平时从来不说违逆我的话)。有时人家也说,你还修炼呢,我立着看你。言外之意我修不成。

我的争斗心去得很慢,当然更谈不上慈悲了。自己的“心”、“行”直接影响到身边的人得救度,我多次劝家人学法退出邪党都没成功,后来我的一个同修亲戚一劝,人家就退了,后来还主动看书学法了,现在几乎每天听法,而且还有很多神迹出现。这说明他是一个根基很不错的人,现在我这么想,他迟迟才得法与我做得不好有直接关系。另外也是师父安排他给我提供修炼环境,设磨难,否则我没法修。

在常人看来,我“很好”,没有操心事,又不缺钱。再一点因为自己做常人时,性格外向,耿直,说话冷,拿嘴就说,只图自己痛快,不考虑对方感受,别人夸自己能说、会说、说话卡脖。自己还暗自高兴,是强者,没人敢欺侮。现在看来不知造了多少业,不要说六道轮回的生生世世,这一生光口造的业,就够我偿还的了,我没修炼时,丈夫性格也比较急,但不象我修炼后这样,真是偶然是不存在的,必然是有原因的,这样想心里就平衡多了。当然不平衡本身就是站在人的理上,就是为“我”为“私”。大法弟子应该是一个完全为别人的人。

回顾起来,自己在为人的关系方面(包括亲戚之间)很多关没过好,只想别人怎么不对,基本是学是学,说是说,做是做,没有实修。

师父在《转法轮》〈炼功为什么不长功〉这节中讲:“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我现在不那么气恨了,现在对方也平和多了。原来一切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只有遵照师尊的话,无条件向内找,才能真正提高,才叫实修。

修炼这么长时间了,还说这样的问题,真是汗颜,但也许对有同样问题的同修有一定借鉴作用。

二、打铁必须本身硬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与救度众生是同步的,救度众生不仅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本身也是修炼。

由于多学法、多看《明慧周刊》,正念强,现在基本能劝一个退一个,不接受的较少。从中,我体会到,必须多学法,学习同修成功经验,让自己心纯、念正、能量足。打铁必须本身硬;磨刀不误砍柴工。当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看到了我这颗想救人的心,就把有缘人送到我面前。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帮我,呵护着我。

三、师父就在我身边

仅举几例,一天我到早市买菜。一个青年男子多找我一块钱,我把钱还给他说,你多找了我一块钱,总这样,你不赔了吗?没想到,他马上高声说:“法轮大法好!”我立刻说:“你讲的真对!”当时围着他买菜的人很多。就想这是救度他的好机会,不能错过。买完菜我也没走,等人少了,就与他搭话,他就很高兴的退出了先前入过的少先队。

从这件事儿我感到非常欣慰:我还他多给的一块钱,他马上意识到我是炼法轮功的。看来是同修做的好。法轮大法越来越深入人心。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我为自己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感到无比的荣耀和自豪。

那段时间多找我钱的事很多,还有问路搭话的,多数我都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劝退,但也有错过了机会,当时没意识到,是师父给安排的,现在非常后悔。

还有一次,在公交车上,我给一个后上来的抱着小孩的妇女让坐。站在我身后的女士,主动与我搭话,说大姨你心眼真好啊。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与人为善,多为别人着想。这个女士三十多岁,文雅,非常有风度,又漂亮。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主动打听三退事。我跟她讲了为什么要三退,她就让我帮她退出团队。这件事对我也很有启发,以前自己讲真相劝退,要相相面,看朴实、忠厚的,像是中下层才开口,像是时尚、风流、有地位的青年男女或高官、既得利益者,自己先给自己设置障碍,先想他们不能退不好退,这就念不正。

现在,我时时记住师父的话,“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就看自己慈悲够不够,正念强不强,“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大法弟子无所不能。

师父就在我身边,最说明问题的是下面这件事儿。自己知道,照精進的同修比,自己做的太少太少,就想利用自己的条件,也算优势吧(当然还不一定)写劝退信。让人帮我打印了,后来经过资料点定稿,复印了一些,因为这个资料点同修工作量很大,用完后,再想去复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认识一个走街串巷卖东西的同修,就想看他能不能复印,可他已经两年左右没来了,到哪能找到他呢?正想着呢,就听到他的叫卖声了,我马上跑到平台,拉开窗户,让他等一下,说我买东西下去,我与他一说,马上事就成了。

一回亲家母与女儿发生了矛盾,到我家来说说,当然带着气。我也很生气,想好好讲讲理,但她来了之后,我心紧,就象冻的似的,嗓子也哑了,几乎说不出话。以前从没有过的事。所以虽然话说了,但没有吵,也没说一句走板的话。过了很长时间, 我才悟到是师父看护我,不让我失德。

自己深知,修得不好,做的不够,写出的文章也不会有更深的内涵,权且把它看成修炼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互相促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