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向内找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九八年八月得法的,十年来我凭着对法的坚定、坚信,在邪党的迫害中经历了魔难和考验,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大法的引导中,在《明慧周刊》和同修的帮助下,在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条路上走了过来。借第五届大陆书面交流的机会,把自己正念正行、救度众生的体会向师父和同修汇报。因水平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坚定的圆容法

在几年的修炼中,为证实法,我承担了几十人的资料传递运作。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镇压法轮功,全国一片红色恐怖,炼功点散了,有的辅导员联系不上,师父的经文和真相资料能拿到实在不容易,当我接到同修给的一份资料,对当时洪法、护法、证实法很有帮助,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是江××镇压错了,我要想办法找复印社多印些资料给同修,让更多同修都能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

找几家复印社都不敢印,都说国家对法轮功已定性了,公安局下命令不让宣传法轮功,你快回去吧,看把你抓起来。我向他们洪法讲真相,也不给印。第二天,我又走了两家,都不行。我就和住我家最近的复印社的人商量,我多给她钱,为了复印社的安全,要印的资料我晚上八点送给她,第二天早五点我再去取,她夜间给复印。

一天接到一份二十页的资料,同修着急看,让我和复印社商量抓紧给印出来,一份二十张,得印二百张,印的过程中,为了图快,我一份一份的摆在地面上,这时進来一位社区管计划生育的要印表格,她问印这么多啥材料呀?我说学习文件,又進来个警察看了看说,摆一地什么东西,复印社的人吓走了,印完我先给身边同修送去,她说你从哪印这么多呀?我告诉她印的过程,她说是师父在保护呀!

是呀,十年来在传递协调中,遇到险情都是慈悲的师父时时呵护着我们,我更坚定、主动承担了给同修传递经文、周刊、真相资料。大约两个月后,复印社被恶人举报,一时资料紧张,同修都积极想办法,为了跟上正法進程,有的同修顶着压力主动建立资料点。给救度众生开创了很好的方便条件。

二零零五年,屯亲对我说,她老家(农村)一位表哥也修炼大法,因当地做资料同修被抓,有很长时间没看到师父经文和大法真相了(当时有二十多人修炼),为了证实法、圆容法和救度众生,一定找到那里同修帮他们解决资料,我和做资料的同修说了,同修很支持,她说我尽快的做出来,你给送去吧,我第一次去农村正是雨天,泥路進不去车,大约有一里多路,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的路上,鞋被泥水泡的湿透了,脚下却热乎乎的,到了村里,同修看到我去都很高兴,他们期盼的是早日看到大法的资料,十几位同修学法、发正念、交流、切磋一直到深夜一点多,同修都不走,都想多听听市里同修的修炼体会,并要求我经常去农村开法会。互相交流共同提高,为了圆容好法、救度更多众生,几年来不管邪恶怎么猖狂,不论刮风下雨,风雪交加,我们学法组一直坚持及时的供给那里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和同修要的经文、《明慧周刊》,他们跟住了正法進程,先后又有多人走進大法。

有一位去年新得法的同修,一進来就悟到救人的迫切,她看到老弟子在讲真相中有怕心,她开口讲,一次学校开运动会,她一连讲退了九十多学生,看到不明真相的人,她就想哭。一次我和学法组的同修一同去她那儿,这位新同修的丈夫早早的在他妹妹家等我们,他看见我就说,我媳妇拿的真相资料都是你送来的,你不来,她拿不到真相资料就不出去,她要被抓,怎么办?他要我的电话,并说你得对她负责任。我告诉他,你放心吧,修炼真、善、忍是最正的事、最好的事,护法神会保护她,不会出现任何危险,你要支持她才对。同修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最后什么也不说了,打完招呼就走了。我告诉新同修要修好自己,多学法很重要,还要圆容好家庭,你先生怕你出事不能说人家错,要关心他,多为他着想,让他感到修炼人的善和慈悲。她表示一定要修好。其他同修也都做到面对面劝三退,每次由那回来都能带回一百左右人的三退名单。

今年三月份,一家庭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时,新学员躺着学,我问她怎么躺着学法呢?她说脑袋迷糊,我说那不是你,不承认它,坐起来发正念。我们四人发正念,清除她空间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邪恶干扰因素,解体她背后邪恶迫害因素,发完正念,集体学两个小时法,她没事了。第二天学法前,她又躺下了,说心象跳出来那么难受,发正念学法又好了。经过这两次魔难,她亲身感到大法的神奇,发正念显神迹的作用。她更精進了,学法炼功,正点发正念,走出去面对面劝三退,协助资料点买耗材,她一家三口都走進大法。她丈夫为证实大法被劳教,失去高薪的工作,靠卖玉米糖维持生活,租房住,经济并不宽余,可是他们对大法坚定的信念,经常给资料点捐钱,孩子上小学四年级,不乱花钱,把手里的五百元压岁钱献给资料点做资料,一家三口都能讲真相,劝三退,集体学法时小弟子帮助老同修纠正读法时发音不准的错误,很精進的做着三件事。

师父《越最后越精進》的经文来了,赶上家里有事,小孙女发烧,我就想作为大法弟子要以法为大,家里事再大也是小事,大法的事再小也是大事,我决定马上把经文给本市和外地同修发下去,和老伴商量,我去趟农村,快去快回,他开始不同意,说等孩子病好再走,天还下着雨。我说有急事,今天必须去,下雨也淋不着我,你不用担心,我走,孙女病就好了。晚上我回来孙女真的好了。老伴说你说的真准,我告诉他因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师父就帮助咱们,这是大法的威力。老伴不修炼,但是支持我做大法的事,帮我带孩子,有时帮照顾双目失明的母亲,为了我的安全,我拿回家的真相币,他不让我花,他出去花,每个月都能花出几十元“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人民币,他退出了邪党,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二、向内找 学好法 修好自己

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反复的强调修炼人遇事向内找,提高心性的重要和救度众生的紧迫性。面对恩师急切的目光,自己内心深感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呀!

很长时间自己修炼状态不好,心性提高不上去,同修指过我向内找只找表面,还不愿接受,不让人说,一说就炸,愿听好听的,看到同修三件事做的懈怠时,就指责同修,有时冷言冷语的对同修发火,没修出慈悲心,在同修被迫害时,没完全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表现麻木、懈怠、急躁心、欢喜心、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怕心、大大咧咧的性格、不修口,得意的显示自己,由于年龄大些,强调家里环境不适合做资料点,等、靠、要,给做资料的同修施加压力,使同修没有时间学法,让魔钻了空子,被绑架到拘留所,造成很大损失。沉痛的教训我才醒悟,反问自己,同是师父的弟子,修的同一部法,同修都能做到,为什么自己做不到呢?这差距差的多远哪?强调客观,修的只是表面,没做到实修,深挖根,就是私心,这是心性修不上去的最大障碍。这些不好东西带在身上,强大的执著,执著的念头形成一种物质,而旧势力利用这败坏的物质起干扰作用,那么自己的空间场不纯不正,又把这不好的物质带给了同修,在同修空间中旧势力和黑手烂鬼不好的东西就直接干扰同修,同修出事与我是有直接责任的,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时觉的自己不配做协调人了,那段时间觉的修的很累。

为什么能这样?最根本的问题是没听师父的话,没有静心学法。师父说:“其实到现在还有一些学员在学法上很差劲。你们的学法能学的好和不好,那是你们走向圆满的根本保证,那是你们能够脱胎出来的根本保证。”(《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是在说我呀!学法时静不下来,每天读一讲《转法轮》,是走形式的学,“如果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个形式问题,实际上是等于学法者对法也不太尊敬,那么法能显露出来吗?从这一点上讲,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学法,注意在忙的情况下学法要稳住思想。”(《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自己不仅仅是没学好法,而是没敬师敬法呀!受邪党几十年的洗脑,骨子里形成的旧观念假、恶、斗的物质没去掉,言行上时不时的冒出来,没从旧的宇宙里脱胎出来,找到没学好法的可怕,从现在做起,一定静心学法,学法时思想一冒出来杂念,不承认它,排斥它,用正念制止,用心修去它,因为学法时能稳住心,法理不断显现给我,各种执著、坏的物质修掉。在法中不断提高自己,心性得到升华,真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三、坚定正念多救人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学法修心的目地就是多救人。听师父的话,放下人的执著,修去怕心,才能在邪恶的迫害环境中走好每一步。

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强调救人的紧迫,“抢人、救人”。真正的正邪大战就是现在,因为旧势力的机制在逐步的推出一个个大难来,淘汰众生,而师父让我们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旧势力抢人,急切的要求自己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1.顶住压力向街道、片警、社区主任讲真相

我修炼法轮功半年多,邪恶迫害大法就开始了,二零零零年为证实大法,進京上访,遭到迫害,从拘留所回来,被公安局定为重点,派社区街道委主任跟踪、盯梢、监控,电话监听我,我心中坚定正念,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是国家镇压错了,他们第一次到我家所谓的帮教,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把我的一身病根除了,让我做无私无我的好人,百分之一的错都没有,法轮功洪传七年了,他使人心向善,去病健身,为国家节省着医药费,对国家、对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都不说什么,只是听着,临走时,社区主任说,以后再来看你。不能无视身边的邪恶的存在,不能再给他们行恶的机会了,为让他们明白真相,转变对大法的不正看法,使他们能得救。我从跟踪我的街道居委会主任先讲,因为是邻居,讲的时候必须用善念,还有同修和她讲,经过多次面对面讲,她真的转变了对大法不公的看法,完全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她不跟踪我了,还经常告诉我注意安全,她负责街道植树绿化工作,要求各家出人力,我率先以大法弟子的风貌做好植树绿化,街道、社区负责人都参加了,这一次他们彻底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而且还说,修炼法轮功的人真是名副其实的好人,江××不该镇压呀!上面二次给街道下命令让通知我進邪恶的洗脑班,并带二千元钱,社区为我写了保证,没有送我進去,表面看是人保护我,其实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着坚定的大法弟子。遇见派出所的片警,不能错过救他的机会,我叫住他(因是早上上班时间),没多说,告诉他三退保命的事,心里退出党、团、队组织,灾难来了神佛就保你,他说那就帮我办了吧,我给他起了名字,他点头同意了。为他能跟邪党划清界线,生命得救而高兴。今年原社区主任和街道主任也都退出邪党组织,周围的正法环境正过来了,就能把邪恶的迫害抑制住,开创出宽松的环境,更有效的救度众生。

2.讲真相找准切入点

一次等公交车,当车到站时,司机没让我上车,其实车厢里并不挤,我身后还有一位中学生也没让上车。这时我悟到是师父给我引来有缘人,让我救她,第一次向孩子讲三退,切入点应讲明白,可我问人家爸爸妈妈都是做什么工作的,家里几口人,小孩不高兴,反问我,你搞社会调查呢?我马上向她道歉,对不起,奶奶想告诉你三退保平安的事。小孩又说:你就直接说呗!这是师父在点我。其实你们学生也很辛苦,背着很重的书包,学校现在费用也多。孩子说我们学校特别能收钱,同学们都有意见,没办法。我告诉她这是共产党腐败造成的,是团员吗?是。心里动一下念退出来吧,灾难来就能保命。她说我姐姐也是团员,我说你回家告诉姐姐心里动一念,退出团、队组织。她反问,不退能怎样?我说你加入了团、队就是党身上的一份子、一粒子,共产党亡,你就跟着遭殃,就没命了,就这么重要。她说那我爸爸妈妈怎么办呢?都不知道这个事。我说你把我说的告诉他们,同意退把自己的名字写上,贴到公共场所就有效,记住发自真心的退出邪党组织。小孩高兴的谢我,这时下一辆公交车过来了,我俩同时上了车,因孩子头脑单纯,在车上又问天安门自焚案怎么回事?刘思影怎么样了?我说你是聪明的孩子,刘思影气管用刀子切开了,还能唱歌说话吗?她说不能。那你看电视演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她说不是真的?但是我家人都相信了。我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她护身符要了,高兴的谢我,望着学生的背影,我为她能得救,心里很高兴,一直认为向孩子讲真相怎么突破的畏难情绪突破了,以后每遇到学生都不放过,抓住孩子的特点先表扬他们,然后开门见山的劝三退,因孩子单纯,很愿意接受,好讲,按师父的要求“千万不能讲高了”。

3.讲真相不能起欢喜心

去年我去个人诊所给孙女打吊瓶,進去看屋里有六个人,我发正念,清除诊所空间场的一切干扰及迫害众生得救的邪恶,铲除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对他们讲三退,有四个人很快就同意退了,另外俩人没表态。我心想不急,明天我还来再劝退。第二天我带孙女又来诊所,一看屋子里坐满了人,欢喜心就起来了,今天人多,都劝他们退,我先对要走的人讲,有二个人退了,又進来一家三口人,年轻女士看上去就不善,我对旁边人讲三退,她也听到了,我告诉他们只有退出共产邪党组织,神佛就保佑你。她问我,你是法轮功吧?我说是。也只有法轮功才敢救人,敢说真话,因为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师父教我们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请问真、善、忍和共产党的假、恶、斗哪个是善的?哪个是好的?她没有回答,跑外边打电话去了,我意识到她举报我了,考虑到安全的重要,孙女的吊瓶没打完,我俩就离开了诊所。过后去诊所,大夫告诉我,警察来了。大夫“七·二零”前修炼过大法,镇压后,他不炼了,可是很有正念。这都是师父在呵护,向内找,这次是起欢喜心让魔钻了空子。教训告诉自己,今后一定注意,欢喜心很容易被魔利用。

4.讲真相破除旧的观念

一次外出坐火车,進车厢准备找个合适的环境好讲真相,列车员让往车厢里走,我找到一座位坐下了,旁边一人说这座是给你留的。我笑着说,是呀,咱们出门能坐到一起是缘份。因为我只有坐一小时车的时间,我准备抓紧时间多救几个人,我就引入话题讲起社会腐败现象,大家都骂共产党。我借机讲三退保命,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一人小声问我,大姨你是法轮功吧?我说是。现在你还炼吗?炼。国家不让你还敢炼?我告诉他们法轮功从九二年到九九年洪传七年国家让人们炼,可以强身健体,我原来一身病,中西医治疗都没治好,大把服药无效,炼法轮功后,一个月就感到一身轻,无病的快乐,直到现在一片药也没服过。一位农村妇女说,看大姨身体真好,大姨怎么炼呢?我也想炼。我告诉她回家找当地同修,他们都能帮你。她主动要我手里的真相资料,我身边几个人都退了,另外座位二名大学生让我过去讲讲,其中一学生说,我俩是农村孩子,报纸说上大学给贷款,结果一问学校办不了。我跟他们说,这共产党是假、恶、斗起家的,将来有一天你们就会看到天要灭这个党,请你们都要退出自己所加入的邪党组织,保自己的命呀!两位大学生都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在他们家乡从来都没听说三退的事。这时快到站了,一小时一瞬间过去了,列车员走过来坐在我对面,他是来得救的,但由于我被旧的观念障碍着,认为列车员受邪党毒害深,怕他不接受,再出麻烦,其实我给周围的旅客发真相资料,他已经看到了,也没管,当我想对他讲时,车已到站停下了,我真后悔,这事在救度众生中留下了遗憾!

5.讲真相让世人感到大法弟子的善

我去早市讲真相,有一辆汽车装满了红、绿萝卜,却只有一个人卖,现在人的道德真的没有了,有几位上了岁数的人偷萝卜,还有年轻人装上袋子就扛走了,我告诉他看住没过秤的萝卜,他说拿走就拿走吧,我忙不过来。我帮了他一会儿,因要给母亲做早饭,我赶紧买了半袋萝卜往家走,提着萝卜觉得较沉,这些萝卜收我三元钱,他肯定算错钱了。我又赶紧回早市,二十斤,二角钱一斤,应收四元钱,我给他一元钱。他说大姨你真好,人家偷还偷不来呢,你还往回送钱。这时一女的高声说,你看我们这儿的人觉悟多高,我也高声说,因为我是信真、善、忍的。我告诉在场的十几个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师父教我们做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遇事为他人着想,在场的十几个人都抬头看我,请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名四十多岁男士冷眼看我,为了安全,没劝三退。

第二天我又去早市,卖萝卜的青年主动向我打招呼,大姨你真善良。我告诉他今天特意来告诉你三退保命的事,他说他听几个人说过了。我问他你退了吗?他说没退,大姨我听你的,咋退呀!我说你心里动一念,我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灾大难来时神佛就保佑你。他愉快的同意了,还告诉我在家好好信吧!

在讲真相中,珍惜师父给安排的每一位有缘人,无论是走路、坐出租车、公交车、去批发市场、商店、科技城、学校、医院、公安局、派出所、幼儿园、早市、农村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场所,许多人都能得救,但是真有不听的、有举报的、出手要打的、大骂的、大声反驳的、导致围攻的,每当遇到险情,马上发正念,敬请师父加持,背师父的《洪吟二》〈怕啥〉。

奥运期间看到退党人数在四千二百万这上不去,我很着急,就和同修合伙到公共场所面对面劝三退,一人讲,另一人发正念,不执著数量,有的人即使没马上退出邪党组织,也给下一次讲真相的人铺了路,大家都走出来讲,邪党招架不住,尽快的就解体了。讲真相的过程是修去怕心,心性得到不断的升华的过程。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救度众生的需要在做,学好法修好自己,是为了救度自己世界的众生。在这最后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里,时刻把救人放在心上,用心去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向尊敬的师父双手合十!
向全世界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