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坚定”是不够的

也谈大法弟子是不应受迫害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能在十几年修炼的风雨途中走至今天,可以说大法弟子都是坚定的。可是,为何大法、大法弟子及众生至今还遭受迫害?!师父一再的等待,是否我们整体上思想观念里还存在着意识不到的承认迫害的因素?!如果我们整体上大部份学员不能跟上正法的進程,不能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还停留于个人修炼状态;如果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入门时为私的修炼目地、那个根本的执著;那么我们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就不能走正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就无法从根本上否定和解体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所以说,在承认迫害之中反迫害,仅仅“坚定”是不够的,必须走出个人修炼状态,溶于神圣的正法修炼,才能彻底解体迫害。

今年五月,大法弟子卢玉平、朱洪兵相继被泰来监狱和大庆监狱迫害致死,痛心疾首啊!了解这两位大法弟子的人都知道,他们是非常优秀的异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可以说他们在黑窝里真的是在用生命抵制邪恶的迫害,种种精神与肉体酷刑中反迫害的壮举可歌可泣。可是,旧势力到底抓住了他们的什么把柄竟敢在抢人救人的紧要关头夺去他们的宝贵生命?!根本原因是他们在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之中反迫害,在个人修炼、提高、圆满中“坚定”。

卢玉平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因病重住院,生命告急,家乡学员营救。可是家人到监狱见他时,他却说自己没病,还“坚定”的站了起来,身体状况似乎好转了(旧势力利用其个人修炼认识的不足,为阻止其被释放,阻止其溶入正法洪流,制造身体良好的假相)。其间狱方于零七年七月曾到他家乡办理保外就医事宜,可是营救未能成功。表面上是当地“六一零”等部门不同意放人,而真正原因在于他自己。因为宇宙中有一个理:你自己要什么你自己说了算。如果他不是在旧势力险恶的安排中一味的无意义的“坚定”,而是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认识问题,有一定要出去正法救人的正法修炼的一念,他就会在师父的安排加持下,走出黑窝,结果零七年他错失良机;两年后的零九年五月,他在监狱的医院里、在持续的反迫害的坚定中离世……。

卢玉平在监狱里不穿囚服、拒绝奴役劳动、坚持炼功等等反迫害中百折不回,监狱里的同修、警察、犯人无不对其坚忍超常的意志、用生命捍卫法的壮举感到由衷的敬佩。可是,“修炼是严肃的,我叫你们修成的是神,同时能证实法,才把大法传给你们,给予你们从未有过的永远的荣耀。不是为了叫你们单纯在反迫害中成为常人的英雄呀,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中证实法,从而走向神。”(《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卢玉平在狱中用生命开创了自己较宽松的修炼环境,也能学到法。一次他与一狱中同修说:“我现在就差炼功我就能达到标准了。”试想一下,他所说的标准正是旧势力安排的为私的、个人修炼、圆满的旧宇宙的标准,也就是说,他修炼的根本目地是为了个人的圆满,而不是正法救人。旧势力也死死的抓住他这一根本执著,为其安排了诸多魔难与死关,直到夺去他宝贵的生命;而师父正法的标准,不是让我们在邪恶的“破坏性的所谓检验大法”(《精進要旨二》〈预言参考〉)中如何的坚定,是根本不承认它的,是要求我们在大道无形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形式的修炼中,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过程中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成为新宇宙无私的为他境界的伟大的生命。

正在被大庆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张奎武、被大庆监狱酷刑虐杀的大法弟子许基善、朱洪兵,被泰来监狱夺去生命的大法弟子卢玉平、被泰来监狱“保外就医”目前生命处于危急状态的潘本余,以及许多正在非法关押的、或者已经释放的学员,可以说他们都是人中了不起的硬汉。可是他们都没有走出旧势力为私的个人修炼的险恶安排,宝贵的生命、大法的巨大财富就这样的在 “坚定”与所谓的“迫害中建立威德”中无意义的消耗着。面对长期高压迫害中旧势力强加的身体病业反应,他们中有的变的茫然,甚至对师父和法产生怀疑,认为师父不管他了,以至产生放弃肉身的念头……。

面对旧势力的险恶安排,仅仅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抑或用人的方式坚定是远远不够的,大法弟子的思想惟有溶于正法中时才是金刚不破的,惟有溶于正法,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解体迫害,从而走向神。

以上只是目前修炼状态下的个人浅见,谨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