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来洗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我今年五十六岁。可不熟悉的人说我也就只有四十多岁。我的健康,我的状态,就能证实大法。我的邻居说:“别的功法都不学,就学淑芬炼的法轮功。”

得法前,我是一个为了个人利益,为了一口气,就去争、就去斗的人。八二年秋,单位分房子。按人的理不论从那一方面来看,我都够资格分到房子,可是单位领导偏偏不分给我。我就找他干仗,还把他告到上级主管部门。主管部门派人来把他狠狠的批评了一顿,不长时间他就退位了。

但从那时起,我口腔里就有点不舒服。有时就背着丈夫吃点药,也不告诉他,硬是这样挺着。一直拖到九一年底,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去医院看。经过几天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却不告诉我是什么病,让我再到外地去检查、治疗。我又去了上级医院检查,这我才知道我得了牙龈癌晚期。

经过放疗、化疗和做手术,整个右侧下牙床骨都变成象肥皂泡状的疏松,全是粉碎性的骨折。面型塌陷,就只好用钢丝固定手术后剩下的几颗牙。那真是生不如死--不能说话,不能吃饭,不能活动,为了保持不动,只能坐在墙角处。就这个姿势共坐了六十多天,结果病情没有丝毫好转。因为做手术把唾液腺给破坏了,不能再生出唾液来,口腔总感觉干燥,需经常用水来滋润,所以身边总是带着一个小水壶。

医院准备给我做第二次手术,我不同意。因为我对麻药不敏感,所以用多少麻药都不能止痛,第一次手术就是在这种极其痛苦的状态下做的,手术后,右下牙床骨只剩下二公分,包在肉里都能感觉到骨头在动。住了五个多月院,钱没少花,罪没少遭,我和丈夫的眼泪也没少流,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

我对医院治疗失去了信心,忽生一念:找气功去治,只有气功能治我的病。与丈夫一商量他同意,再找医生要求出院,他们也同意,因为他们也看透我这个病只能回家等着了。

在我生病期间,丈夫外出回来经常带回点稀罕的东西好让我开心。有一次,他拿回一个小“看瓜”,色泽好看,线条分明,我很喜欢它。我拿着瓜反复看,突然发现瓜上面有块斑痣,我用手指甲轻轻的把它剥掉了。过了几个小时后,它又长出来了。我心里想:“看瓜”早已脱离瓜秧了,它还有再生能力,难道我就不如它吗?通过此事,给我增添了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勇气。从此以后,我强迫自己多吃饭,不管怎么艰难,都要把流质用输液管吸進去,因为胃肠没有病。从那时起,经常在睡梦中梦见来一个人,看不清他的脸,领着我飞呀飞呀,飞到很远很远的大海里,立在水面上,或者飞到大森林里,坐在石头上,给我调整身体,然后再把我送回来。修炼后我才明白,是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

九七年五月我家亲戚的儿子结婚,我公公非要我去参加婚礼不可,他说让喜事冲走病魔。我就去赶集买衣服,准备参加婚礼。在集上老远就看见原单位同班组的工友老珍,她非常热情的跟我打招呼,问我身体怎么样?我说:“还能怎么样,等死呢!”她说:“你炼法轮功吧,你的病会好的。”我说:“好,我炼。”

赶完集她就把我领到炼功点上,正好有一本别人刚退回的大法书,还见到了一些同修,心情非常好。同修还告诉我修炼要不二法门。为了治病我以前还学过其它功法。当时我就想到家里还有别的功法书和资料,一定要把它清理掉,再把大法书请回家。当我捧起大法书看时就不想放下他,丈夫看我看书似乎出了神,忘记了一切,他也想看,我就不给他看,还把书藏了起来。当天晚上我参加了学法小组,听完师父第一讲讲法之后往家走时感觉身体非常轻松,好象有离地的感觉。到家后,看到茶几上有花生米,拿起来就吃,把丈夫吓的够呛。他大声的喊着:“你不要命啦!”一把夺下花生米摔在地上。他的声音和举动也吓我一跳。但是我很冷静,发现自己真的能吃东西了,几乎高兴的要喊起来。

我学法炼功不到七天的时间,身体就基本康复了。原来的牙龈癌、脂肪肝、妇科病、眼角膜炎、痔疮、阑尾炎等,所有的病症一扫而光。身体恢复快的使人不敢相信。我切身体会到大法的超常、神奇。

有一次,我躺在床上,似睡非睡的,就感觉有一只大手伸進我的身体里,一把一把的往外掏脏东西。醒来后,感觉很舒服。

从九七年五月得法炼功以来,是师父的法轮大法使我由一个即将结束的生命变成了一个健康的生命,我是多么的幸运!在这里我向师父合十磕头!我要用正念正行来回报师父给予的一切。有人劝我去复查身体,我说身体好了,有什么好复查的,我现在是一个最健康的人。即使身体有什么不适的反应,我也没当回事,因为我知道它不是病,是消业,消业就是好事。师父的话我都听,百分之百的相信。有一次,全身的皮肤象被火烧过一样疼痛难忍,不能触摸。两只胳膊不知放在什么地方才好,坐立不安。尽管如此,我也不理睬它,学法炼功照常,其它事一点也没耽误。

有时和丈夫聊天我问他:从八二年秋到九七年五月,十五年病魔没有夺走我的生命,我的命为什么能延续这么长时间呢?其实我是在等大法,修炼法轮功七天我身体上所有的病都没有了。这是师父护佑我,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是师父从污浊的深渊中把我捞出来再洗净。如果你不是亲眼所见,你是不会相信的。所以,你一定要明白,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是让我修炼法轮功用的。

在迫害初期与外界隔绝,没有任何联系,不知道怎么修炼。所以,大法书看的比较少,五套功法基本也不炼了,更不知去讲真相揭露邪恶编造的无耻谎言,整天无所适从的待在家里。过了很长时间开始做梦,家里的水管子漏水,有时是嘀嗒水,有时是哧水,有时盛水的杯子突然炸碎,更有甚者是从地里往外冒水,等等。梦到这种现象也不往心里想,不去悟它。有一天,忽然想到是否是师父用这种方式点化我,让我振作起来,不能颓废下去呀。我还经常梦到捡蘑菇,这都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能在磨蹭下去了。我有漏啊,而且这个漏还挺大的。我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常人都知道“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大法遭难,我不能袖手旁观。于是我就去了北京信访局,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最好的功法,法轮功是冤枉的。结果我被恶警绑架,带回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邪恶让我签字不炼了,我就写了“坚修大法到底,永不改变”。恶警姚××看后,暴跳如雷,口出脏话:“我若是她男人,非把她的腿踹成三截不可。”其他人都放了,我被带到单位里关了起来。关了几天之后,儿子上大学前来看我,我就动了人心,违心的签了字。当我抱着被褥走到门口时,突然跌了一跤,脚脖子崴的挺厉害。我在心里想,赶快起来,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虽然做错了,但是我会从新做好。

认清签字是不对的,我就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从那时起,就给学法小组送《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不管是刮风下雨、严寒酷暑,还是白天黑夜,就是过年过节也从来没有间断过。有时找不到人,送不下时,就自己发出去。修炼人应该做的三件事,认认真真的做好。当我懒惰不精進时,保证会有同修来找我谈修炼的事,师父借用他们的嘴来棒喝我一顿。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话一点也不假。我得法前,我丈夫在单位里是有名的腰拐子(腰椎炎),而且每年重感冒得轮上几回,还得去医院治疗。现在这些病都离他而去。他经常对亲朋好友讲:“法轮功真神奇,妻子炼功我也受益。”有一次他外出办事,回来时,他乘坐的汽车出事了,汽车接连撞倒三棵大树才停住。车头都撞瘪了,人躺在路边。交警以为人可能不行了,其实人一点也没伤着。这是他明真相、讲真相得的福报,大法护佑他遇难呈祥。

婆婆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她今年八十一岁,能通读《转法轮》,经常让我教她炼五套功法,修炼的决心很大,学法炼功也很主动,见到邻居就讲真相,还劝三退呢。教育儿子不要跟着邪恶跑,不要去干破坏大法的事,那是伤天害理呀。

以前给我治病的那个医院做CT的大夫是我村的,他打听我是否还在世。当他得知我是修炼法轮功把病修没了,他非常吃惊,觉的不可思议。他让我做着各种动作给他看,在事实面前他不得不佩服法轮功。村里有一些老太太也开始修炼大法了,看着我因修大法而康复的生命,我想还会有更多的人修炼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