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之以恒的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是一名七十五岁的老弟子,九七年十月八日我与大法结缘,正式走入修炼场。没得法前是个典型的药罐子,什么心脏病、高血压、腰腿痛、总之,浑身没个好地方。

就是这样的一个身体,一下子净化下来谈何容易,别人一个月、两个月、有的半年、双盘的、单盘的都盘上了,可我这个老腿总是翘的很高很高的,每次搬腿炼功,疼的我直冒汗,我忍苦精進,“吃苦当成乐”,一年下来我终于能双盘了,并且还能坚持一个小时了。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时更是难受,扯肝裂肺的天天呕吐,总之,是凡有病的地方师父都给我从根本上清理了出去。使我感到了无病一身轻。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第二次生命是来干什么的?是我助师正法的!

二零零一年有同修给了我一百份真相资料,我出去一张一张的送到有缘人手里,他们都乐意接受。小学生接过资料说声“谢谢奶奶”,年轻人接过资料说“谢谢阿姨”,有的还给我一个温馨的微笑,我为得救的人发自内心的高兴,觉的这样面对面的送真相是个救人的好方法,我一直这样的做着。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从那时起,我不等不靠。有材料我去发,没有材料我自己动手制作出去救人。我把旧挂历拣回来,剪成一条一条的卡片,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天安门自杀是假的”等大法真相标语。用不干胶粘好,晚上出去贴,多则四、五十条,少则一、二十条,每天都坚持着出去粘贴。师父说:“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我听师父的话,不管白天黑夜,刮风下雨,从不懈怠。下雪我在冰上走,下雨我在泥里骑。我骑起三轮车来象有人推我一样,走起路来生风,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乐悠悠的走在大街小巷的救度众生的正法道路上,一点也不觉得苦。为了多装真相资料,我的上衣,紧腿裤子都成了装大法资料的大兜子。有时一个晚上出去四、五次,散发《九评》一百多本。

为了救人我想尽一切办法,时时处处想着救人。白天出去买水果、买菜,使用真相币,讲真相劝三退。到家里来的每个人,能接触到的、有缘的,我更是不肯放过。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为什么三退……。大多数都能三退。这些年来,我一直这样紧跟着师父救人,同修们说我散发的真相资料用车装一装了。我淡淡的一笑,觉的救人还太少、太少,距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

在做三件事的正法修炼的道路上,师父时刻在看护着我,爱护着我,出现过不少神迹,我的三轮车自我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始终伴随着我,我把它视为我的法器。一晃十多年了。三轮车车厢后边连接的铁板上的螺丝长锈松动了,骑起来咣铛挡的直响,一天发资料回来,发现两边的螺丝都掉了,可车厢后铁板好端端的在车厢里,看到这一切,我很激动,知道是师父把已掉的车厢档板给我放在了车子上。

有时骑着在泥水里翻了车,甩在地上的我一点事也没有,我坐在地上乐出声来。修炼这些年来每当我做的好时,在学《转法轮》时,那书中的字往外跳,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我做对了。我不生欢喜心,显示心,一如既往的做着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以病的形式干扰我、迫害我。有时去讲真相或去同修家,突然间腿疼的不行,上不去车,一步也不能骑,有时步行几个小时才能走回家,我知道自己有漏了。在面对面讲真相时也有不接受的,没有好语言的,我牢记师父教我的法宝——“向内找”, 哪颗人心出来就去哪颗心。学法除恶发正念,正念正行,有时在沙发上坐着一下就不疼了。很快恢复正常。也有反复的时候,可我不怕,我坚信师父,坚信法,我的一思一念有师父有大法归正,任何生命都不配考验,休想干扰我做三件事,我就要做我要做的。

师父肯定了发真相资料救人的重要性,我更是不敢懈怠,时刻想着师父对众弟子满怀期望的神情,正法一天不结束,我发真相资料一天不止,要抓紧时间,与旧势力救人抢人。

在师父的教导、慈悲呵护下,我一个七十多的人,天马行空,紧跟师父正法路,度过了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一段最不平凡、最难忘的日子,不辱使命,持之以恒救人急。同修啊,让我们精進起来,兑现我们各自的誓约,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