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事不能停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去年奥运到来之前的七月份,我所在地区的形势突然严峻起来,绝大部份同修都被当地中共有关部门看管起来,有一些还被劫持到乡村和单位办所谓“学习班”(即洗脑班),失去了人身自由,给讲真相、救度世人带来了严重的干扰和障碍。

由于我处在流离失所中未被监视,就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做了两件事:一是到各地与同修切磋,维护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鼓励大家别被邪恶制造的假相带动,救人不能停;二是亲自去讲真相救人。

我去到一个镇上和那里的同修切磋,我说,别被这些邪恶迫害形势的表象所带动,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堂堂正正的去面对邪恶,正念去解体邪恶。我每次去和同修一起学法交流都没有碰上那些监视的人,可是我刚一离开,乡村和派出所的人就到了,我心里明白,只要弟子做的对、做的正,邪恶是挡不住的。

当我知道一位老年女同修被派出所叫走扣下了后,心里想应赶快找同修的家人联系把人要回来,不能让邪恶迫害得逞,同修不回来,讲真相救人会受多大损失啊。尽管也有怕心,怕去了再遇到恶人自己被迫害,但还是正念占了上风,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来到了同修家里。同修的儿媳在家,我说明了来意,同修儿媳说:“派出所来说去说个事就让回来,我当时不让婆婆去,怕警察骗她,她还是跟去了,结果给扣下了。”

我说:“你婆婆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一点错,在家里好好待着,凭什么被抓去?他们扣人是违法的,去跟他们堂堂正正的要人!”同修的儿媳很有正念,说我这就去,我就在同修家等着消息,同时发正念。

同修的儿媳到了派出所和他们说:“我婆婆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帮我们看孩子,给我们照顾家。我丈夫有精神病,如果不让他妈回去,他犯了精神病,你们管吗?”“今天不放我妈我就不走了!”

警察说:“那好,你们就在这吃饭吧。”她儿媳说:“我们有家,凭什么在这吃饭。”警察说:“那你就给她出去买点饭。”她儿媳说:“我们家从来没买过饭,我就叫我婆婆回家吃饭!”

警察们看着没办法,就说:“你丈夫得精神病,有病历吗?拿来看看我们放人。”

儿媳回家把病历拿上送了去,派出所只好把人放了。临走时,警察又说:“把你婆婆交给你了,出了事你负责!”

办完这件事情后,我就走到街上去讲真相。见一家门口坐着一位老大爷,我就走过去说:“大爷,您听说过办奥运了,把我们法轮功都看起来吗?”

大爷说:“我听说了,还要收你们的身份证。”我说:大爷,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积德行善,处处为别人好,可这××党就怕好人多,把这么多好人都抓起来,迫害死了成千上万的好人,您说它邪不邪呀,所以天才要灭它呢!”

大爷点头认同,我又问:“大爷,您是党员吗?”大爷摇摇头,我又说:“那您入过团吗?”大爷说入过。我说:“大爷,您看咱们俩缘份多大呀,碰到我给您讲真相,您就把这个团退了吧,退出来才能保命保平安啊。”大爷点头说:“行,退了吧!”

这时大爷的孙媳妇出来了,听到我们说的话,很不高兴的说:“现在什么时候了,奥运这么紧,你还讲这个,你就不怕人家来抓你?”

我微笑着说:“大姐,我哪能不怕抓呢,可是像你们这么多的好人还没有得救我不忍心呢!”我见大姐不言声,脸上的表情也不恼了,我想这又是一个有缘人。

我微笑着问:“大姐,你入过党团队吗?”大姐不言声,我又说:“那你肯定入过少先队了,我给你退了吧,咱们老百姓谁不图个平安吉利啊!”大姐说话了:“行,退了吧。”

这时又走过来一个老太太,我又给她讲了真相。

离开那三位得救的有缘人,我出了那个小巷,见前面一个园子里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锄地,我信步走到了他的跟前,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有事吗?”

我说:“我有几句话想跟大哥说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吗?”他说:“我知道,我们村就有被迫害的。”

我说:“你看现在××党多不讲理呀,你办奥运就办奥运得了,谁不希望办好奥运啊。可它无端的把我们这么多人都抓起来,看起来,法轮功不就信仰个‘真善忍’,做个好人吗?不就人多了点吗?哪有怕好人多的道理呀!”

他接过来说:“我没少看了你们的资料,我知道法轮功好,现在社会不顶了,坏人当道,好人受欺侮,没咱老百姓的活头了。”

我接上来说:“所以呀,天要灭它。大哥,你入过党团队吗?赶快退出来保平安吧。”他说:“我不是党员。”我说:“那就退出团队吧。”他说:“退了吧。”接着他又说道:“现在形势可紧了,你们可要注意安全啊!”我说:“谢谢大哥!好人一生平安!”

走出园子,我体会到师父说的:当你真的善心、慈悲心出来了的时候,完全是为了他人,为了救度对方,没有任何人心的时候,不用几句话就能救了对方,而且对方不但感激你,还会生出善心,为你的安危着想。因为这时我们的念在法上。我们的慈悲、善心是师父赋予的,所以实际是慈悲的师父在救人。

过几天,我又去了另一个乡镇,在邪恶的迫害形势下,有一位同修在家里呆着,因为不交身份证、不写保证,就被抓走劳教了,还有的同修被看起来,大家都不敢出来讲真相了。

有一位同修过去炼功已经好了的腿疼病又犯了,连走路都困难,讲不上真相在家急的哭,我就搀着她上街去讲真相。

我们来到街上,见有五、六个人在那里坐着聊天,见我们过来后,其中一人说:“你看炼法轮功连路也走不了啦。”

同修说:“我过去腿疼病走不了路你们都知道,后来炼法轮功炼好了。那年警察把我抓進去,睡在水泥地上,致使腿病又犯了,是他们把我迫害成这样的。现在借口办奥运又来迫害我们,你们大家给评评理,这是谁的错?”

那人又说:“你们别参与政治,别反对××党啊!”

这时我接过话头说:“我们法轮功只是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手无寸铁参与什么政治啊。它把我们这么多无辜的好人给关起来,成千上万的人被迫害死,难道连句冤也不让喊,连句真话也不让人说吗?这位大哥,如果你的父母都是好人,他们却被无端的抓起来,关起来受冤枉,你该怎么办?”

我见他不言声,其他人也都静静的在听,就接着说:“你们中好多都是从运动中过来的人,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革都经历过,在这些运动中八千多万人都失去了生命。你们都知道,八九年‘六四’大学生反腐败多得人心啊,可是××党硬是架着机枪,开着坦克压过去了。没过十年,它们又把屠刀对准了法轮功,上百万人被关押,数十万人被劳教、判刑,成千上万的人被打死、酷刑折磨死,还活活的被摘取器官卖钱。你们大家说说,××党它邪不邪,坏不坏?老天灭它不应该吗?”

这时有一个年轻点的人说:“人家说的有道理,真是这么回事儿。”有两个人不声不响的起来走了。我又对着一位老大爷说:“大爷,您是过来人,什么都经历过,您千万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赶快退出中共,要不,真要大难来时,××党只能害你,只有大法才能救了你啊!”大爷压低声音说:“我已经退了。”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邪党把世人蒙蔽太久了,又借奥运给它涂脂抹粉,把它干的坏事都掩盖住了。特别是住在乡村和边缘山村的老人们,他们一辈子都很少出门,除了看中共的电视节目,其它什么信息也不知道,如果我们不去给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谁去救他们啊!

带着救人的紧迫感,我又马不停蹄,赶到另一个乡镇的一个村子,那里十几位同修学法修炼都很扎实。我在同修家住下来,晚上和大家一起学法切磋,白天一起到周围的几个村子里去讲真相。

一天,我们六个人分成两组去讲真相。我们组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来到一个村子见街上有几个人站着,我们就开始讲了。其中有一个年轻人对着老同修说:“您这么大岁数了,不在家好好呆着,跑这么远来干这个事干啥?”

同修说:“大娘,还不是为了救你们吗?这些年中共把咱老百姓蒙蔽久了,你们都是好人呀,不给你们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你们能明白吗?能得救吗?”

那一带真相真好讲,一天下来很多人都明白了,很多人都三退了。这是那个地方的同修平时辛勤努力的结果,使我也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多次讲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啊!

一天早上七点多,我们坐班车来到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下车后我和同修走進了一农家小院。進屋后见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大爷正在灶前做饭。我们刚一谈到法轮功,老人马上就翻了脸,大声咆哮着说法轮功反党,参与政治,立马把我们轰出了屋。同修说:“跟这老汉说不清楚,咱们还是先去别家讲吧。”

十几户的村子半天就讲完了,当我们走到村口时,见那位老大爷正在对面的小山包上坐着看我们呢。这时我心中生出一念:今天我必须救了他!

我于是和同修说:“我上去再和那位大爷讲讲。”同修担忧的说:“刚才都把咱们轰出来了,再和他讲能行吗?”我说:“一定行!”我一边发正念,请师父慈悲加持。

我爬上山包来到大爷的跟前,“大爷,您在这坐着呢?”大爷没有看我,嘴里却说:“你们还没走呢?”我说:“大爷,我还没救了你呢,我怎么走啊!”这时,大爷指指身边的一块石头说:“你坐这吧。”看的出大爷似乎被我的真诚所感动。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诗“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我在那块石头上坐下来,说:“大爷,我知道刚才到您家,您是因为不明白真相,不了解我们才把我们轰出来的,我们一点也不怨您,我们知道您是个善良的好人。大爷,您看看我们象是电视上说的那种坏人吗?我们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您看,今天我们从那么老远坐车来,又不要您一分钱,只是想让您明白真相让您得救,如果人人都是这样为别人好,这社会不就变好了吗?”

大爷接过来说:“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嘛!”我说:“我不是为了救您这样善良的人才出来的吗?如果我不出来您能明白这些真相吗?大爷您相信吗?我就是因为炼炼法轮功,说句‘法轮大法好’,被他们抓了几次呀!如果我违法乱纪了,他们怎么对待我,我都毫无怨言,可是我一点错都没有啊!大爷您这岁数经历过的运动也不少了,哪个运动最后不都是冤枉一批好人哪,不都是前边搞后边就平反哪。您知道××党搞这些运动害死了多少人吗?八千万呀!象这么坏的恶党,老天还不灭它吗?您是党员,就是它的一份子,和它是一伙的,当将来天要灭它时,能把您留下吗?您这么好的人何必和它一块去死啊!”

我见大爷木然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想他内心这时一定正在翻江倒海的作斗争呢,就進一步的说:“大爷,您说这人活在世上什么最珍贵,不就是命吗?可今天只有退出中共才能保住自己的命呀!大爷您就退了它吧。”“好,我听你的,退了吧!”大爷终于做出了最后的选择,我真为他老人家高兴啊!

这时,我从挎包里拿出几份真相资料,递给大爷,“大爷,您看看这些资料吧。”大爷说:“我不用看了。”我说:“您看看会明白更多的。”大爷伸手接了过去。

我站起身和大爷告别,大爷也站起身语重心长的嘱咐说:“姑娘,现在正抓这个呢,你可不能随便说,随便给人这些传单的,要注意安全啊!你们吃点饭再走吧。”

我含着泪说:“大爷,谢谢您的关心,我们还得赶路呢。祝您老一生平安!”

我转身向山下走去,耳边响起了师父的两首诗“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洪吟》〈助法〉)。

到了山下转过身去,见大爷的身影高大起来,还不住的向我挥手……

同修们,抓紧时间走出来吧,到农村去,到大山中去,去救度那些翘首企盼我们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