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师父讲法深深触动

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提到的关于最后大审判时,也要对正的生命审判的法,让我的心触动非常大。我在向内找,为什么我的心被触动的这么深?

在我写这篇心得体会的过程,我才清楚的意识到:原来这段法深深的触及到了我的根本执著:执著于圆满,执著于层次,执著于自己。那么强烈的一颗私心,这颗心我以为去掉了,实际上是深深的被我藏了起来,连我自己都不敢想它,不敢碰它了。

九九年三月,我正式走入修炼。在“七·二零”之后由于学法不深,带着一颗强烈的求圆满的心去北京证实法, 以为这就象“六四”事件一样,可能面对枪林弹雨,也可能真的会死,想如果死了也就圆满了,那死了就死了吧,也就痛一下,师父不是讲要放下生死嘛。進京之后发现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样,警察便衣到处都是,到处在抓人,几经辗转,我去了河北遵化。在遵化被抓,一个警察在喝醉之后开始打我耳光,打了多少下我不知道,我的脸又青又紫又肿,由于强烈的怕心,我妥协了。

二零零零年我回到学校继续读书,看到新的经文,通过学习我知道我做错了,这时我和几个同修也是我的同学又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大学的保卫科的人抓回,在四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段时间后,我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以为在那里会受到酷刑,可是却没有,周围全是被转化的人,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没被转化的根本不让我们看到。我以为邪悟者悟到了更高的法理,以为决裂可以消去自己执著于圆满的心,就写了三书,为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几年后由于看不到法,慢慢脱离了修炼,掉在常人之中,甚至连一个常人都不如,慈悲的师尊看到我尚未泯灭的本性,给了我走回来的机缘,可是走回来以后,安逸的环境却让我变的不是那么精進了,就象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的那样:“尤其在现在这个社会中,大家看到了,负面的东西太多了,带动着人执着,牵动着人的心魂,把世人不断的往下拖,这是很可怕的。大法弟子是修炼的人,不是修炼的神,是修炼中的人哪,所以也会或多或少被干扰。如果把握不住自己,那和常人一样,在干扰中的表现与常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有些学员并没有碰到什么魔难,渐渐的就不精進了,实际上就是对常人社会的各种诱惑产生了执着,被社会中的吸引给拖下去了。”

虽然我带修不修的,可是我的心在想:虽然我做的不够好,但总能有个好的去处吧,我觉的自己一直在修啊,总不至于下地狱吧?在看到关于大审判这段法时我觉的说的就是我,我该如何面对这场审判,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了吗?在考验面前我坚定的守住了我的正念了吗?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做的到底怎么样呢?曾经冒着天胆为法而来,在万古不曾有的佛恩浩荡之下,作为一个正的生命,我能说,我完成了自己来在人间的使命了吗?可是我的心里还在想“得”,根本就不珍惜众生,想的还是自己的果位,层次。因为自己这样肮脏的私心,我真是无地自容了,如果正法结束,我真的要下地狱了。我也奇怪为什么最近一静下来眼前黑黑的,有层层的黑暗包围着我,我却不知道自己误在哪里。原来这是我强烈的求心引起来的。

师尊讲过这样的理:“也有一些得了癌症的,得了其它绝症的危重病人来炼我们法轮功的,他照样死。为什么呢?他嘴里说着我炼法轮功,可是他思想中根本就没有放弃他的病。那么有的人想了:他炼的挺积极呀,他也告诉我们不吃药呀,他也叫我们放弃那个病的执著呀,还帮助大家学法,可是他自己不一定放弃。你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就这么复杂。他叫别人心里头放下,他知道老师能听见,给老师听,说白了是在骗老师,而他真正的目地是想:我做了这些事老师一定能管我,我在看书,我在炼功,我也叫别人修,老师一定会把我的病去掉。你看,他表面上不吃药了,嘴里也这样说了,表面上按照我的炼功要求去做,可是他实质上没有真正达到炼功人的标准。他心里还在想:我只要这样做了,师父一定给我祛病。他在心里还在想呢。可是根本上是让师父给他祛病的想法去没去呀?不还在心里埋着、藏着吗?那表面上不是骗人吗?骗我?实际上就是骗了自己。那他能够好了他那个病吗?”(《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收获很大,法理也明晰了好多,我要真正以一颗纯纯净净的无求之心真正的做好三件事,真正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自己的私心,也希望同修们不要走我这样的弯路。由于层次所限,有很多不足,希望和同修交流。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