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障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当九九年迫害开始时,我对师父的法理认识不清,听到有的学员说到“北京证实法就能圆满”,其实当时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圆满,就抱着一颗圆满的心跟着大家一起去了北京,结果被北京的警察绑架送回原地。后来多次被中共迫害,几次被关進看守所,最后还被非法劳教二年。

几年下来,通过学法修心,悟到一个法理,就是自己的各种人心太多,遇到问题没有用师父的法去对照,没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而是用人心看问题,由于有漏,被旧势力迫害找到了借口。一次次的被迫害,给正法進程拖了后腿,很大成度上影响了救度众生,然而长期以来自己认识不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邪党开十六大的前后,全国抓捕了大批大法弟子,那时候有的学员就认为十六大开完是不是就给我们平反了,我们就能圆满飞升了?我当时没有指望邪党平反,当亲人来看我时,父亲叫我写“三书”,我不写,邪恶指使我父亲替我写了“三书”又签了字,让我按手印,说按了当时就放我回家。我坚定的不配合邪恶的指使,父亲无法理解,哭着离开了我。之后我被非法劳教。

在被劳教期间我常想为什么会被劳教?直到二零零四年的五月份从劳教所黑窝回来,我还没有悟到我“很坚定”为什么还会被劳教?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在看守所时和同修说过的一句话:“我宁可去劳教也不按手印。”这不是完全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吗?还怨师父不帮助我,多么糊涂呀!师父讲:“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师父讲的这法的内涵。

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本地某公安人员又带领三个外地警察突然闯入我家,问我叫什么名字,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正面回答。当时生出了怕心,过一会儿终于镇定下来发正念除恶,由于当时善心不够,没有和他们讲真相,带了一颗怨恨心,当作是人对人的迫害,没有认识到这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又被绑架到北京某处看守所。

恶警说:有人告诉我们你如何如何,要刑拘你一个月,让签字。我不签,他们又把我关進看守所,在连夜审讯的两天多的时间中,由于正念不足,在邪恶的威胁、诱惑下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当时怕心很重,怕再被劳教。后来回到号里觉的 自己做错了,很是伤心和痛苦,一想这样下去怎么能行,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应该振作精神,不承认我说过的错话,这都是邪恶迫害造成的。后来我每时每刻集中精力发正念除恶,坚定正念,信师信法,只承认师父的安排,其它的都不承认,就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出去救度众生。二十天后正念闯出魔窟,溶入大法洪流中。自那以后没再被迫害。

在学法、背法真正实修过程当中,心性在不断的提高,时至今日,我才悟到师父的法理,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管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都相信师父就在你身边看护着你,用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正行,就能破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去年邪党借用奥运抓捕大法弟子,有的同修说“注意安全,这次邪恶迫害也不亚于七二零”等等,当时我就是不承认它,因为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诫弟子:“目前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很足的情况下,邪恶的生命已经没有招架能力了。”“这段历史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安排的,你们为什么不去唱这个主角?为什么把被邪党文化灌输了的常人说什么放在第一位?为什么把邪恶的迫害看的那么重?”“看上去很邪乎,我说那是回光返照。”师父讲法告诉众弟子们如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在法中都告诉了如何去做,只要信师信法,坚定正念就能走过来。当时我和同修学这篇讲法,我俩都认识到了如何去做,心性升华上来了,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都没受到干扰。

悟到了正是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好机会。这几个月来我就利用工作环境每天都在讲真相救世人,时刻想着救度众生,有机会我就给世人讲真相,让他们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知道大法的美好,使他们真正的被救度。

八月奥运前单位领导两次来我家告诉我不要去北京,在家里好好炼功。他们和我要身份证我没有给他,后来我和单位的几个同修悟到了这正是给他们讲真相救世人的好机会,我们就分别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明白后也保护了我们大法弟子,邪恶所谓的洗脑班被解体了,破除了邪恶的阴谋计划,解体了邪恶,同时救度了众生。

今后在证实法中,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归正自己的变异观念,以法为师,放下自我,去掉各种人心,正念救度更多的众生,走好最后的路,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