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什么难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九五年十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炼,找到人生真谛,决心一修到底。随后几年沐浴在大法之中,心中无比平静、安详、踏实快乐。

可好景不长,九九年四二五后,本地不准炼功,当地炼功点只剩下三人,当时我想大法弟子应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我一直想恢复集体炼功。“七二零”后,狂风暴雨接踵而至,电视新闻二十四小时诬蔑大法。我和周围人争辩着,大法是好的,是冤枉的,可没人信我。第二天,派出所的人找我谈话,不要我学大法,并想搜走大法书籍等,我不给,心想不能让他们得逞,结果他们真的没搜走。临走时丢下一句话:明天上午到派出所去,由于怕心,还是去了派出所,所警劝我别学了,我和他们理论起来,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他们并没有为难我。

在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护法,约好几个学员去。当准备好了要出发时,其余人都不去,只剩下我一人,当时打电话问地址,电话中说许多警察到处找我,要抓我(其实是假相,没那回事儿),但我说无论如何我也要去,后与外地三名同修一起去了北京,但心理压力还是很重,单位工作、家里不知怎样……?在北京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翻开师父讲法,象从没看过一样,明白了许多法理。其实仅是突破了邪恶旧势力的破坏、干扰,可这对一个修炼者却是至关重要的,至今未走出来的大法学员,只要相信师父,按师父要求去做,其实没有什么难的。返回家乡在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出来后没几天,我又被抓起来,太重的显示心导致被非法关押了七个多月。院长和舅舅担保后,我继续回医院上班。

与同修交流,才知道发资料讲真相。我也开始学着他们去发资料。第一次夜间准备发资料,先把资料放在医院外面,再去扛自行车,出来一看资料不见了,急得四处找,隔壁店老板问我是不是找这个,把它还给了我。我顶住怕心出去,坚持发完。后来只要决定出去,不论什么情况,都出去,越做越有经验。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们一行三人再次去北京证实法,我单独一人拿小横幅,从天安门门洞打横幅出来,见没人注意便喊“还李洪志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立即来了几个警察将我抓到一个地方,那里陆续非法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我们一起背法。不久我被送到海淀分局看守所。怕连累单位及家人,我不报姓名,结果在北京被劳教一年半,送入团河劳教所,在监狱挨打,冬天洗冷水澡,强迫吃精神药物奋乃静,不让睡觉,被逼疯(许多都不记得),最后保释,提前一年回家。

邪党对法轮功的镇压、诬陷、造谣,导致父母亲不要我学法炼功,跪着哀求、哭诉、劝说,用棒打、威胁,抢我的书籍资料,干扰我学法炼功发正念,动用亲朋好友等软硬兼施,几年来都没有用。大法弟子对大法的坚信,返本归真,唯有按师父说的去做,才是真正对他们好啊!随着我心坚定,渐渐干扰很少很少。劳教回来后,部份大法弟子说我是特务,到处散布谣言,很多学员躲着我,疏远我,甚至赶我。我没理睬,去外县弄资料,到处发资料,贴不干胶,渐渐的改变了同修的看法,环境越来越宽松。

从劳教所回来,学习师父新经文,知道我给大法抹了黑,重回大法中,心里那个痛楚与不甘久久不能抹去,急躁的怕失去机缘,想尽快迎头赶上。旧势力极力干扰,同修的疏远,无法拿到资料。自己手写标语到处张贴,一个多月后才能联系到外县同修,给我大量资料。此时写了严正声明从新修炼。

为了更快更好提高上来,每天学三讲《转法轮》,大量阅读师父经文、明慧文章,尽量多发正念,整个人全身心投入大法中。

我家在农村,四周全部是山,交通不方便,当时只有一辆自行车,晚上一个人经常翻过几座山,往来于山林荒野之间,资料一发就是一整夜,脚痛、疲惫、饥饿、狂风暴雨、冰天雪地、人生地不熟、狗咬、家人阻拦,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对师父的坚信,我前進的步伐。如果必要,骑自行车出发,白天很少休息精神仍非常好。一般一个星期二次到四次。那时也在家帮人看病,经常利用看病时间在病人家中放真相光碟,讲真相。随身常带着真相资料,走到哪儿,发到哪儿,走到哪儿讲到哪里。

一次半夜一点左右到一所中学内,刚发几张资料,被一个老师抓住,我当时有些害怕,但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做,给他讲真相送资料,他不但不听不看,还不让我走,于是我便对他发正念,他立即让我走。还有一回在一个村子内被人追赶抓住,我对他发正念,然后讲明我是大法弟子是好人,在发资料,给他一份,他非常感激我。

其实,只要心系众生,按师父的要求讲真相、发正念,理智的去做,是非常安全的。

找到工作后,我在诊所内面对面大量讲真相,发现众生都渴望得救,越讲越爱讲,越讲越知道如何讲了,常人也爱听了。我也时常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经常给人讲三退。

二零零四年,一车站墙上贴有邪党诬蔑大法的宣传画,我看到后,心里难受,总想清除,可车站白天人来人往,晚上大铁门紧锁,下不了手,心里非常着急,天天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晚上翻门又怕有闪失。师父在梦中几次点化,很安全。于是我在一天凌晨三四点钟進去。但有的画贴的太高,无法全部撕下,怎么办?在车站内找来一辆自行车垫脚,努力全部撕下,装了两大袋子,拿回家中全部烧掉,心里那个高兴啊!

我二零零四年结婚,妻子也是同修,刚开始配合去发资料,还没出发总是先争论起来,甚至影响到不能走出去。向内找,是争斗心、看不顺眼别人、欢喜心、强迫妻子接受我的意见。我下决心改好,逐渐的文明配合越来越默契,我骑摩托车发正念,她发资料、碟子,或一起张贴不干胶,喷真相标语。

随着经济的宽裕,我们有了电脑、打印机、印机、刻录机等工具,家庭资料点也良性运转。在此只想给师父和同修作个简短的汇报,不足之处还很多,离师父要求差的太远,唯有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