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三丰的木屑说起

按师父说的做,修炼的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记得在北方有这样一个故事:当年张三丰在洞阳宫修道的时候,有一年民间整修道观。到完工时,张三丰把几个工匠请来说:“你们要走了,我也没什么东西给你们,我就给你们做一顿菜豆腐饭吧。你们等一会儿。”说完就進了隔壁厢房。工匠们知道张三丰从不起灶,乐呵呵的等着,也没当回事。转眼功夫,张三丰从里面端出几碗烫呼呼的菜豆腐饭。工匠们很惊奇,就吃了起来。只有一个工匠很怀疑,没有吃。吃完饭,张三丰抓了一把木屑分给工匠们说:“这些木屑就当是付给你们的工钱吧!”工匠们都乐呵呵的接了,只有那个工匠没有接。回家的路上,工匠们发现手中的木屑都变成了金子,再走着走着,那几个吃了菜豆腐饭的工匠都飞升了,只有没有吃菜豆腐的工匠在地上。

小时候,我最爱听这种神话传说,得法后,特别是在随师正法,否定旧势力迫害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中,大法的殊胜使我更相信这是真实的事。

在修炼中,许多时候都存在着是不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的问题,在这种选择中,我们逐渐去掉了人心,知道了用法理衡量、用神的状态做事,而不是用过去人的观念、人的逻辑推理事情的因果,渐渐从人中走出来,走向神。就象那些工匠,接了张三丰的木屑,最后变成了金子;而按人的观念与道理推理,木屑怎么会变金子呢?

有一次我们地区两位同修被绑架了,大家立即行动,有的动员家属见人、要人,有的上网发消息,其余的很快将曝光邪恶迫害的传单同小册子广泛发放。有一天,听说有人向恶人举报了,国保大队和派出所在一条街沿街门面收了好多真相资料。这是第一次大面积曝光邪恶,我的人心来了,继续做还是暂时停一停、把机子收起来?不能停!师父说了揭露当地邪恶的法,我们要按师父说的做。怕被迫害,停下来,那不是不信师不信法,不是选择了旧势力的安排吗?我看看同修,同修正在正念十足的工作着,没有丝毫犹豫,更加强了我的正念:我们在随师正法,没有谁能阻挡。其他几片的同修也丝毫没有受到干扰。过了两天,又一个楼内发的资料被国保大队搜走了,这次我心没有动一点。

国外的同修很密集的给相关的派出所、国保大队、看守所、公安局打真相电话,也震慑了邪恶,给了非常大的帮助,不久同修被营救出。一些参与迫害的恶警很心虚,还找借口说:“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呀”,“我也没有干什么呀,还把我也写上了!”通过这件事,大大的清除了邪恶因素,大法弟子也得到提高。

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救度众生迫在眉睫,半年时间我们几乎走遍了我们这一地区所有的地方包括偏僻山村,把精美的真相资料送到家家户户。下大雨了,怎么办?去!一切都是围绕救度众生这一件事而来。即便淋湿了也没关系,救人要紧。可是天气预报往往在我们这儿就不准了。要出去准晴。

有一次计划到一个较远的地方,提前几天发正念,到了头一天晚上,雨下的很大。去不去?准备东西吗?去!第二天早上,雨还下的很大,我们冒雨骑车到了目地地,天终于晴了。可是大白天到处都是人,这怎么办呢?找地方溜达一下,到了傍晚人進屋再说吧,能做多少是多少。没想这时雨又下了起来,溜达一下也不行了。那就冒雨找几个地方熟悉地形。到一个地方一看,乐了:人都進屋了。我们就冒雨一家一份很方便的把福音送到了,比晚上还方便。同修更是登门把神韵光盘都送到窗台上。雨下一会儿晴一会儿,到人家多的地方,雨就下大了,又是太阳又是雨的情况很多,人就马上進屋,没有人关注外面了。到下午几百份发完了。同修说:“师父一直帮着我们呢。你看,发完了,天也晴了。”我们都很激动。我一摸,夹层还有二十份呢。当我们走了不远,雨又下了。二十份发完了,雨停了,天晴了,再也不下了,一直回到家。

例子很多。那想歇一歇的心,等一等,怕这怕那的心,会拽着人想让你不精進,消沉下来,人心越来越重,就更看不到闪光的金子,这就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们要全盘否定。按师父说的做,修炼的路越走越宽。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