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所遇 只为今朝得法


我是二零零七年八月得法的新学员,很多同修鼓励我把我得法的经过写出来,证实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

得法机缘,师父苦心安排

从小我就受到所有长辈亲戚的宠爱,上学后,功课好与老师又都合的来,老师也都喜欢我。邻居觉的我长得好,都叫我「小美人」。考试运气奇佳,越大的考试运气越好,北一女、台大、出国留学一帆风顺。钱包掉了都会有人捡到还给我;工作从来不用找,都是工作来找我。我觉的我的运气太好了,可是这一帆风顺的人生在三十岁那年来了个大逆转。

二零零一年“九一一”事件后,美国经济不景气,但我还没毕业工作就找上了门,薪水高、福利好,同学都羡慕我运气好。可是才上班一个月,就在开车下班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被人从后面撞上。

车祸发生后,我并没有任何外伤,连瘀青都没有。但是就是全身关节痛,X光也照不出问题,可就是越来越痛,走路都有困难。等了九个月还不好,我觉的西医太差了,只好辞职回台湾看中医,把先生一人留在美国。经人介绍了一个手艺精良的中医骨科医师,当场就让我关节归位都不痛了。原来车祸让我所有的关节都错位了,但不到X光看的出来的程度。错位造成疼痛及发炎、韧带受伤,因为延误了治疗的时机,已经很难好了。因为韧带已经无法固定关节了,一使用就又错位。我门不能开,衣服不能自己穿,连碗也拿不住,全身关节酸痛。每隔两三天就要找医生把又错位的关节扳回去。

更糟的还在后面。慢慢神经方面的后遗症出现了。得了一种叫「纤维肌痛症」的病,痛觉神经失调,全身只要是有痛觉神经末梢的地方都痛,放大的痛,只有吗啡能止痛。我觉的这么日日夜夜的痛已经很不幸了,要是再染上毒瘾岂不是更惨,所以就算药量不足以止痛了也不告诉医师加量,就忍着痛少吃药。另外中枢神经也失调,造成血糖、体温、呼吸、内分泌控制失调,动不动就眼前一黑昏倒,随身要带氧气瓶,失眠,还有了四公分大的卵巢巧克力囊肿。

目前西医对「纤维肌痛症」是束手无策的,只知道给吗啡止痛,也不知道怎么治。就把作用在中枢神经上的药都拿来试一试,每天要吃十几颗药,我看跟我一起住院的病人,过不久性情都变了,胃也坏了。我怀疑吃这些药是不是命会缩短,但不吃又一天都过不下去,痛苦又无奈。

在台湾求医一年半无效后,我决定放弃寻找治愈的方法,回美国与先生团聚,「忍痛」过一生。回美国三天前在网路上找止痛用的耳针穴位图时,搜到了一位中医师的文章。因为我在美国总是看大纪元,特别喜欢看这位中医师的专栏,从她的文章中觉的她医德很好、人很正。这时发现她对关节疾病也有研究,中医医理也有独到见解,就想再试最后一次吧。

这位中医师的病人很多,我拜托她一定要在我回美国前看我一次,她人很好,在我回美国前一天中午的时间挤出了四十五分钟出来给我。她果然医术精湛,在探测肾、肝、胃、骨和骨髓健康状况的穴位扎针,发现挤出来的血都是黑的,这表示我这些器官都不好了,已经病入骨髓了。医师脸都绿了,轻轻的问我:「你是不是有心结」。最后她说,你要回美国了,没人能救你了,你自己救自己吧。炼法轮功,炼了什么病都会好。她大概看出来我不太相信有这种好事,只把大法传单和一张精美的真相资料给我,就打发我回家自己上网学。当时我一点也不知道,这两张纸将改变我的生命,就带着它们回美国了。

回美后没有马上开始学,我愿意相信炼法轮功能百病消,不过我想那也要像练太极拳一样练个十几二十年才会好吧,那我都五十岁了,人生都结束了。我还是赶快找个针灸医师止痛,让我马上能工作比较实在。结果我的医疗保险没有给付针灸,再加上白天先生上班,没有人帮我打理自己,我马上就把自己关节弄错位了,躺在床上两个礼拜才好一些。我发现根本没法生活,就要求妈妈让我回台湾继续求医。结果妈妈说别回来,钱已经全给我用光了,再治要借钱了。我哭了三天,想我这么辛苦念了三十年,拿了两个硕士,到头来却连自己的一碗饭都赚不来。活着除了忍受痛苦,其它什么事都做不来,为什么还要活着呢?最后决定为了家人,痛苦也要拖着活。但是到底要不要放弃寻找根治的方法呢?可能债台高筑了也找不到,但是不找以后会不会后悔?心里非常挣扎。

这时想到来炼炼法轮功吧,反正没其它事能做了,也不可能炼坏,因为不会更坏了,又不用花钱,死马当活马医吧。因为把大法当一般气功来学,直接下载教功录像就开始照做,这一下就坏了。我的髋关节是松的,平常双膝稍微一岔开就错位,第四套功法要蹲下去做,我想如果相信法轮功,动作就要标准才会有效,就双膝岔开往下蹲,结果就错位了,躺床上痛的起不来。

我这下真的害怕了,心想完了完了,西医治不好、中医治不好、连气功都治不好,我真的下半辈子要残废了。我想我哪辈子或好几辈子一定做了很坏的事,才让我余生都要以日夜不停的疼痛偿还。这个身体就是我的牢房,也是折磨我的刑具。难过了一晚上,突然想到那位医师人品这么好,她郑重推荐的法轮功,我应该再研究研究,不要这么快放弃。

第二天到台湾学员办的介绍大法的网页上,看到要求新学员都一定要看《转法轮》。我只看到第三讲就去休息了,只是觉的很震撼,一扇窗打开了。隔天又上大法网站看来看去,但是就是不想看《转法轮》。这时看到建议新学员一口气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我照做。这一次就不一样了,当我看到:「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转法轮》)我的心大大的一跳,度人?我遇到末世下世的觉者了吗?修炼?我遇到修炼的法门了吗?我有这么幸运吗?

又看到「人的真正生命的产生,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转法轮》)

我大叹,我终于找到了。从一九九七年我开始明确的知道人是投胎来地球学东西的,经过这么多痛苦思索的日日夜夜,还出了个车祸,终于找到了。回想一九九九年七月回台湾过暑假在来回飞机上都看到镶着太阳一圈的「彩虹」,一回纽约就在法拉盛街头看到法轮旗、书店里看到一整排大法经书包裹在一团金光里。我那时在想怎么今天老是看到法轮功的东西,可是我看到那一团金光就觉的害怕,想绕开走。我也真的绕开走了,这一绕就是八年。

我看到《转法轮》中说「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的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它是导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这是最主要的一种病的来源。」

我看到这太高兴了,原来我这么痛苦果真是为了还业。那我痛苦了这么久,不只身体苦,心里更苦,我一定已经还了很多业了,太好了。那我也不烦恼要不要借钱寻找那渺茫的根治方法了,不找了,继续还业吧,再痛一些,再苦一些也没关系,快快还,千万不要留下一点再来轮回还债。

到了吃药时间,反射性的就要拿药吃。一想,等等,吃药就是把业压回去,这个理是作用在所有人身上的,不因为我还没修炼就不起作用。以前是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还吃药我不是笨蛋吗?可是把药扔了不是浪费吗,想来想去,突然想到,「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转法轮》)我想,把业压回去是比浪费更严重的事,就把中药都丢了。因为我的病还没有医生治好过,其实我就是个临床实验品,所有吃的药是治病还是害命其实没有人知道,副作用很大倒是很明显。不过止痛的西药还留着,耳朵上止痛的耳针也留着不敢拔,心想要是没人管我,哪天痛的忍不住止痛药可以马上吃回去,耳针拔了就找不到穴位扎回去了。

花了一天把《转法轮》看完后,真是激动不已。我感到胸口有一个小小的我在又叫又跳:「我要修炼,我要修炼,有没有人看到!」可是我觉的自己这么渺小、这么普通平凡,也没有过奇人来我家说我根基好、有佛缘,被选作入门弟子的可能性很低。觉的很遗憾,有幸遇到觉者下世,却入不了门。但是我就觉的《转法轮》里说的都是真的,就算我不能入门,没人管我,没人给我净化身体,病永远不会好,我也要用我的余生老老实实的自己承受偿还我自己的业,并遵照《转法轮》里说的方式过一生。

第二天早上醒来,正打算小心的活动开酸痛的肢体,却发现一睡醒都不听使唤的手竟然可以随意动,也不痛。感觉一下全身,哪都不痛。起床、走路、下楼,缠绕我两年的痛苦全不见了,好象只是做了一场梦。我脑子轰轰的响,心想不会吧,我被管了吗?原来神真的存在啊,力量还这么大,还真真实实与我接触了,就只差没看见了!我病到这一地步也是花了两年时间啊,那痛苦这么真实,那错位的骨头互相磨擦的恶心感觉是这么的真实,竟然一夜之间就全没了,连个过程都不用。果然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幻象啊,不但物质财富是幻象,连病都是幻象。

但是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被师父管了,怕会是心理作用。过了一个礼拜在看师父广州讲法录像时,听到师父讲不二法门问题时说「你脚踩两只船,什么也得不到。」我一惊,这不是在说我吗,我一方面说我相信大法,一方面又留着止痛的耳针不敢拔,这不是脚踩两只船吗。一方面偷偷享受着大法的好处,一方面又用着人的办法,来个双重保险;神的好处也要拿,人的好处也不放,多么不正、低下的心啊。我一刻也忍不了,马上把所有的耳针都拔了,这下可真是破釜沉舟,心放到底了。我只有完全相信大法了。

隔天早上起床,还是哪都不痛,这下我想自己大概真的被管了。可是还是不确定,不敢在家一个人学盘腿,要是没被管,那大腿骨就真的会完全跳开了,那可真是爬都爬不动了。所以我想去炼功点学盘腿,要是没被管,髋关节脱臼了,还有人可以帮我叫救护车。去了炼功点,一开始就单盘三十-四十分钟,不但没脱臼,还更舒服了。这下我确信我被管了,师父收了我了。

反观自己的一生,学到的、听到的、看到的、思考得到的,都是为了让我在看到大法时能认出他。师父为了引领我得法,苦心安排。而同修在世间以人的方式布下的场,直接牵住我与大法的缘。如果我不是因为常看大纪元,不会建立对中医师的信任,那么在一开始学功遇到挫折时,可能就放弃了。所以我也要谢谢所有同修的辛苦。不管你们做的是什么证实法的工作,就算是做娱乐新闻的,你都是为一个有缘人的得法或得救直接间接出了力,这不是安慰,而是真真实实的事实。

一个已经要申请残障补助的人,一夜之间全好了,不但好了,比车祸前还强壮。本来健康、事业、婚姻、家庭都没了,人生已经结束了,又被赐予第二次机会。师父不但替我承受了我自己都还不完的业力,让我能修炼,还赋予我救度众生的神圣职责,让我能建立将与宇宙同在的威德。师父为我付出了这么多,师恩之大,永远偿还不了。我只能珍惜大法、精進修炼、救度众生、毫无保留的献出我的心,同化“真善忍”,成为完全为别人好的生命。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美国华盛顿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