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事要尽力做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在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干扰中,自己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经受了各种各样的考验,特别是刚开始发《九评共产党》及面对面劝“三退”时,碰到的人什么样的都有,有信的,能理解的,这些人自然容易接受;不信的,不理解的就会反对,甚至还有指鼻子骂的。但是,只要用善心对待,人们的态度会不一样,他们会相信你;即使是那些骂你的人,当时他虽然不退,但看你真诚善良,最后也会给你一个笑脸,这样他就还会有得救的机会。

在这几年救人的过程中,我也劝退了不少人。他们中有工人、农民、打工的、公安老干部、现役军人、离休的部队老干部,更有村长、村书记、村委员、大队书记,也有厂长、居委会主任、教师、大、中、小学生等等。能做到这些,全凭自己对师父、对大法的一个“信”。当然有时自己心性不到位,人心出来心就会有波动,这时就会失去了很多救人的机会。但是对师父、对大法坚信的心我从没动摇过。

我每天坚持学法,尽量多学法,就这样平稳的走过了这几年。为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也确实走的不容易。师父说:“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我感觉事情真是这样的。

派出所门前的考验

有一天我看到六、七个民工在派出所门前种树,就过去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几人很快接受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但其中有一人不但不退,拿了两个光盘还说少,叫我把所有的资料都给他,并大声喊叫:“你再不给我,我马上叫派出所的警察来抓你!”当时我的心也一动,其他民工叫我赶快离开,说这人真能干出这种事来,现在派出所里的警察不就专干这个吗。看到他们几个都焦急的看着我,我的心反倒平静下来了,心中想起师父说的:“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马上笑着说,“这次带的不多,大部份都给了你们这些人,下次多带点给你好吗?”他一看我对他不急不恼,马上就松开了那紧紧抓住我的车把的手,也笑了。这时其他民工才松了一口气,还不时的朝派出所里望。这一关就这样过了。

正念否定便衣的跟踪

一次在做完当天的“三退”骑车回家的路上,迎面开来一辆轿车,开到我对面时从车窗里探出一个人头,瞪着双眼瞅我。我没在意,依然骑车向前走。这辆车马上就掉转车头在我身后一直跟着。我骑车很慢,这辆车一下就开到我的前边去了,但开的很慢,还不时的伸出头,朝我看。那个时候跟踪大法弟子的车很多,我有点警觉了,心想是不是碰上便衣跟踪了?我赶快请师父加持,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心里对师父说,我的修炼路只有师父安排,谁都不配干扰!车到没人的地方停下来了,从里面下来两个人直盯着我看。当我骑到车边时,一个人打开车的后边门,探身到车里,和车里坐着的人说着什么,我象没事似的擦着他们的身边过去了,但心里一直在请师父加持,并发着正念。在他们的目送下,我骑车跨过了公路,过了公路我回头一看,他们还呆呆的站在那里。摆脱了他们的跟踪,我想,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那是因为自己就认定当时“跟踪大法弟子的车很多”的那颗执著的心起了作用,也是自己求来的。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多次遇到过便衣,但在师父的帮助呵护下,都化险为夷,平安无事。刚开始发《九评》时,我们地区来的《九评》很多,多数同修不敢做,管资料的同修很着急。当时我想,只要是师父叫做的就没有问题,所以每次出去发资料都带上几本。一天看到一个人骑辆三轮车在路边停着。我上前递给他一本《九评》,他接过书一看,问:“还有吗?”他又抢了两本,并凶相毕露的说,还有多少都拿出来,再不我把你铐起来,说着走到我的面前。当时我没有害怕,我想只要是师父叫做的,谁都不配干扰,谁干扰谁就有罪。我就用手指着他平静的说,我看你象个好人才给你的,你反过来还这样对待我,你这是在犯罪知道吗?他一听这话就更大声的吵吵开了,这时围上两个人来问发生什么事?当时由于自己心性不高,用了人的想法,怕他们受他的影响对《九评》不理解,所以也没给他们讲真相,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发正念了,只在心里背正法口诀。这时只见他一下跳到车子另一边,低着头蔫了。正如师父讲的:“目前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很足的情况下,邪恶的生命已经没有招架能力了。”(《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看到这个情况我就很快离开了,只剩下一本未发出去。回到家想今天做的这个事很不好,没有给围上来的那两个人讲真相,救他们,使他们失去了这次得救的机会。而且心里还有点后怕。

又一天在菜市场,我递给一个人一份真相资料,他看着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就是专管这个的(指抓法轮功学员)。我说,“干什么的也有好人。你是党员吗?”他回答:是啊,我都干了二十多年公安了。我一点也不怕,还给他讲“三退”,他不听,接过资料扭头就快走了。我想既然师父把他送到我面前,是叫我救他的,我怎么叫他走了呢!可市场这么大,怎么去找他?我就求师父帮我找到他,我一定救了他。果然,一会儿,看到他在路边呆着呢。我上前很友好的跟他说:“我看咱俩是有缘,你和大法也有缘,给你起个化名,退出恶党保平安好吗?”他看着我笑了,说了声“谢谢!”并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太好了。他跟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我给他讲了很多真相。我非常感激师父帮我救了这个生命。

奥运期间有些同修不敢出来讲真相了,并告诉我,现在邪恶在到处抓人,让我小心。我想只要按照师父叫做的去做,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谁也不敢动我。一切由师父掌握,我们尽管去做就是。记得有一天在路上给一个老者讲真相,劝三退,这时过来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推着自行车在距我们两米地方停下,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一直看着我。给老者办完三退,我就过去给他讲。他不听,给他资料不要,给他《九评》更不要,只跟我说:在这期间你还弄这个,你知道现在便衣很多,你宣传这个你不是在反党吗?我说我不反党,我也不叫你反党,我只是告诉你灾难快来了,叫你快躲出来。天要灭中共,你也不愿去给它当陪葬吧,为了你自己有个好的未来和家人的幸福我才跟你讲的,“三退”就能保平安。这时他反问我,“你看我象党员吗?”我笑着说,最起码你小时候戴过红领巾吧,那小时谁不带啊!咱们见面就是缘份,给你起个名字退了吧。这时他说话还很生硬,说了句“行啊!”于是给他起了个名退了。他再次叮嘱:你不要再宣传这个了,赶快回家做饭去吧,现在便衣很多。我接着说谢谢你的关心!我想管他是便衣还是特务,我们救的是这个生命,他做了什么,那是他的工作。

去掉私心,快去救人

有一天,孙女发烧没去幼儿园,我在家看着她,就不想出去救人了,在家里和她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女儿(也修)去上班时告诉我,你不要和她看的太多,看一讲就行,看多了她呆不住。我一听,心想这不是师父在点我吗,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为了孩子就不出去救人了,那还行?看完一讲,孩子不发烧了,好了,我心里对师父说,孩子要照顾,世人也得去救,我带着孙女就去救人,请师父给安排。我们出去走了不长一段路就劝退了两个党员,两个团员,一个队员,师父真的给我们做了安排,我不知怎样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