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个家庭妇女,今年六十六岁。因为从小眼睛就不好,视力只有0.2,拼着命上了几年学,也是哭着上的,因为黑板上的字一个也看不见,每天全凭脑子记,就这样念了几年书。我家在农村,讲真相比较容易,我基本上都是面对面讲,开始从邻居做起,凡是我能進去的家,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他们都说,共产党就是骗人、贪污、腐败、没人性,把老百姓害苦了,说瞎话,谁信它的。我告诉他们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福报。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上午,我正在扫地。就听见我儿媳跟我儿子吵吵着進了我这院,“就因为你妈炼法轮功,派出所天天来扰乱”。(因为我和我儿不在一起住,我在村后,所以每次邪恶来先到他们那儿)我儿子進门气恨的说:大队又叫您,派出所下午来。我说你别着急,这回不用他找我,我找他去。

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我来到派出所,找到所长,给他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讲自焚伪案,讲因果报应,讲了两个多小时(当时同修在家给我发正念),所长明白了真相。可他又问:你腿折时,你们炼功的某某到你家去没去?我说时常去,可我告诉你,她为什么去?她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看到我不能下地烧火(那年冬天很冷)就和她老伴一起从地里给我拉了一车柴火,时常给我烧火去。我问他,你说她做的对不对?“对”!我说这事要放在你身上,你怎么做?“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

零六年的三十晚上,一个同姓的常人,吃完饺子准备去拜年,刚下一个台阶,就栽了个大跟头,头向后仰下去,当时摔的不省人事,送去医院抢救,一检查,头骨有裂纹,花了五千多元钱,住了十几天医院,回家后不会说话,头疼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不能动。他家人都说,这下完了。那天我到他家去看他,他闭着眼不动,他家人告诉我,他不会说话,成了废人。我说别着急,我告诉他你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师父一定能救你”。这时他睁开眼睛一笑。几天后,我去看他,刚一進门,他们家人和他都笑了,说大法太神奇了,他好了。我们全家谢谢你。我说你谢我们师父,是大法救了你!是我们师父救了你!从那以后,他天天念,现在他身体和以前一样好,什么活都能干。每当碰到我的时候,都小声说:我天天念,每天睡觉前念几遍,一会就睡着了。他们全家人都明白了真相,有时他还告诉别人:念吧!法轮大法就是好,李大师是救人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这条修炼的道路上,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来的。尤其是我自己,因为我一开始在炼动功时就感到法轮在小腹转,看到天上有无数个法轮在转,看师父讲法时,从字里跳出各种颜色的法轮,打坐时看到菩萨在前面领路,这些年看的太多太多了(不是执着这些),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有时做的好师父就鼓励我,在打坐中,在梦中时常点化我。记得有一次,在睡梦中,看到自己在冰上走,走在上面发出咔咔的声音,往下一看,吓了我一跳,看到冰下面掉下去很多人,我跪下去,一个一个把这些人拉上来,一下惊醒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救人!”。我向师父保证,一定要救更多的人。

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有时也会有很大的阻力,也有不明白的人。零五年夏天,我到一家讲真相,劝她们三退,一進门,她很高兴。可是我一讲三退,她大声说,我不退,它共产党坏,与我没关系。我虽然是党员,我没干坏事,它灭不灭干我什么事。我说你是它的一份子怎么与你没关系,当时她很凶。当时我心里很难受,为你们好,还对我这样。回到家中,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说:“我告诉你们,作为修炼的人你也在常人中,你就得听那些不好听的,你就得能听那些不好听的,(鼓掌)否则这个最基本的修炼问题你都没解决,自己还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低下了头,师父这不是在说我吗?向内找,找到了自己还有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我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心。我一定要救她们!最后,不但救了她,还把她的两个女儿也劝退了。她们说这回我们真明白了。

在这个世上,万物都是为法来的,大法弟子散发资料、发《九评》、发光盘、写劝善文、面对面讲真相、用真相币……想出了很多办法去救人。我最常用的讲真相就是发资料、发《九评》、发光盘、面对面讲真相、用真相币去讲。在这几年里,我所花出去的钱,基本上没有空白。钱只要到我手里,就必须写上真相。在这个过程中,也修去了我很多不好的心。例如有一次看《明慧周刊》时,同修提醒在用真相币时先发正念,我心想真相币我天天花,已经用了几年了,从没出过问题。这一念就被魔钻了空子,那天我到店里买东西,店主看了又看,说以后这钱别到我们这花来了,这样的钱花不出去。我当时吃了一惊,笑着说,这钱能花出去你看上边写的都是救人的话,谁看到这钱,他就会得到福报。“你常用这钱,是在救人哪!”他明白了真相,笑着收下了。

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平时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讲真相基本上是走到哪里讲到哪里,把福音传到哪里。我所遇到的有缘人,从不放过。我去过乡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凡是我接触到的人一般都明白了真相,有的还做了三退。几年来,我所亲身证悟到和见证到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我所写出来的只是其中的一点点,我知道和修的好的同修比差距很大,今后一定要努力去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