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明慧网建立十年了,读同修的文章经常使我受益匪浅。同修鼓励我把修炼路上的几件事和体悟写出来,经过努力终于成文,目地是支持明慧,证实大法,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

我是一名九四年十二月末得法的老学员。得法前我一身是病,最严重的是胃病、神经衰弱、心动过速,经常胸闷气短和失眠,每天必须吃药,家里常备着一堆中药、西药。九四年末,我幸运的得法了,修炼后,师父把我一身的病都拿掉了,再也没吃过药。

二、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动用整个国家机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不准许修炼法轮功。我当时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许炼,我一定要炼。于是,我就和同修一起到户外炼功。我们正炼到“抱轮”时,警车来了,车上下来一个巡警说:都广播不让炼了,你们怎么还炼?上派出所!不由分说把我们带到派出所。我们给警察讲真相并问他们:为什么不让炼?警察不听真相,说:上面说了不让炼就不能炼!蛮不讲理的把我们关到看守所。

到看守所一看,房间里有二十多位被抓的大法弟子。晚上,大家炼功,警察赶来制止,把我们拖到走廊上用手铐铐在了窗栏上。大家心很齐,一齐背《论语》,警察一看不管用,又把我们拖回室内,俩人一对,背靠背铐在一起,铐的太紧,一活动俩人都痛,上厕所时只能俩人一齐去,一个人往前走,一个人往后退。就这样,我们坚持坐了一夜,都没有屈服。手铐卡在肉里很深,手肿的象馒头,但我没感觉痛,是师父在保护我。

一次我到同修家串门又被警察抓走,以我们聚会商量上北京为借口把我送到看守所关了两个月,强迫我参加奴役劳动,使我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零一年,我与同修去北京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被抓到看守所,两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教养院。检查身体时,查出心脏病、高血压的症状,教养院拒收。派出所把我接了回来,但要罚款一万元,后改为五千。那时,我每个月只有来自工资卡上三百八十元的生活费,老伴每月只有四百元收入,孩子刚找到工作,片警以我修炼法轮功为借口到孩子工作单位骚扰,把孩子的工作搅黄了,所以,我的生活比较困难。

派出所片警明知我的情况,还是从我老伴手里骗走了我的工资卡和身份证,我多次索要,他不给,我的生活陷入困境。为解决“吃饭”这个最基本的生存问题,我只好出去打工。半年后的一天,街道伙同派出所从我的工资卡中取走了三千元。我向他们要卡和身份证,他们只给了我身份证,说还没扣完罚款,卡不能还。我要罚款收据,街道的说:你还想要收据,没有!工资卡上写的支取三千元就是收据。他们根本不讲道理!我认为他们这么做是对我的迫害,我不能承认,得制止他们继续干坏事。

第二天,我拿着身份证复印件到银行办理工资卡挂失。银行柜员问:昨天取钱那俩人是谁?我说:一个是派出所的,一个是街道的。柜员害怕不敢办。我站在那里发正念解体邪恶因素,然后向柜员们讲: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是坏人,因上北京表达自己的心声被派出所和街道迫害,扣留我的工资卡,强取我的生活费,致使我生活困难,卡是我本人的,可以挂失,他们没有权利拿我的卡,而且手续齐全,他们不会来找你们麻烦的。

最后,银行给我办了挂失并补办了新卡。这样,派出所和街道再也没有取走钱,也解决了我的实际困难。

三、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九评》发表以后,通过不断学习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我觉的自己除了经常使用真相币和坚持散发真相资料,还要面对面的跟世人讲真相和劝“三退”。

我先在家学法、发正念,再到街上见到陌生人找机会跟他(她)搭话,如问路、问几点了,讲几句溶洽气氛的话,再说“三退保平安”的事,问对方加入过什么,起个名字退了吧。对方同意了说谢谢我,我说要谢就谢谢我的师父并记住“法轮大法好”。

刚开始劝退的时候,有的人接受并退了,有的人不接受也不退。我回去对照法与同修切磋找出不足,调整心态,从心里慈悲世人再去讲,效果好多了,大多数人都能退。我体悟到讲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

有一次,在某风景区遇到五个小女孩,我想人多不太好讲,算了吧。立即发现自己这是有分别心,分人多人少。马上调整一下,发正念,随后我迎上前去跟她们搭话,问她们是来旅游的吗?她们说是本地学生来玩的。我问你们在学校都入过团吧?她们都点头。我说入团的时候宣誓在身上就留有印记了,起个名字退出,印记就没了,将来有什么灾祸可以保平安,阿姨帮你们几人退了吧。她们说:退了吧,保个平安,谢谢阿姨!我说你们要谢就谢谢我的师父,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从那以后我再遇到人多的时候也开口讲。

有时也碰到不听真相要举报的情况,但只要没有怕心,发正念,师父都能帮助化解。举个例子,有一天在街上,我跟一对年轻人刚讲“三退保平安”,男的一听就大声说:你别讲这个,我挂“一一零”了!说着就拿出手机开始挂。女的说:阿姨,你别讲了,快走吧,他是国安。当时,我没有怕,在心里发正念让他的手机不好使,打不出去。结果,他真的打不出去,拉着女朋友走了。

还有一次,我给三个小伙子讲真相,其中一人要拿手机挂“一一零”,嘴里还说着:你别走。我说:你的手机不好使。就站那儿发正念。一会儿他们都走了。事情过后,我找到自己当时有追求数量的心。

四、向内找

最近,学习二零零七年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在讲法中,师父一再强调向内找,到讲法快结束时,又拿起麦克风说,一定要向内找。我猛然觉的好象师父就是对我讲的,突然醒悟自己在许多时候都没有向内找,没有从根本上向内找,影响了做好三件事,甚至身体出现病状,让师父不放心。例如,看到同修高声说话,告诉同修师父在法中说不能高声很刺激人的说,要向内找。可是回头我自己高声说话,不向内找;发正念时,说这个手歪了,那个迷糊过去了。其实自己那时不静,才能看到别人有毛病。

几个月前,我事先未与老伴商量就请人安了接收卫星电视的“大锅”,想让老伴看看新唐人电视节目,以为他会高兴。可是,老伴下班回家看了立刻就生气了,大发雷霆并剪断了电视连线,正在此时,邻居找上门来硬说我安装“大锅”踩漏了他家房顶,要钱赔偿,老伴与邻居争执起来,惊动了四邻。当时我并不去向内找而是觉的老伴不理解我的好意,邻居太不讲理,还想请在公安部门工作的亲戚帮忙解决纠纷。现在,我悟到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事,向内找之后,找到自己在家庭中一贯说了算,没有顾及老伴和亲人的感受,这是强调自我的私心;争斗心不去才会和邻居发生争执;找亲戚帮忙是依赖常人的心。

师父在经文《贺词》中说“邪恶完了,环境变了,更不要放松自己的修炼”,为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会按照师父的话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