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

一、“浪子”回头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得法前脾气很不好。爱打架、赌钱、骂人、说低级的话……有一次,村里一个孩子用土块冲了我的孩子,孩子哭着回家后,述说了情况,我的火儿就上来了,气冲冲找到他们家,两句话不投机,就动手打起来了,差点就把对方打死了。虽然在人中我不吃亏,但我却无法摆脱病痛的折磨。三十多岁的人就有好几种“病”,如心脏、腰、腿、肩胛、肠胃等处都有毛病,

这就是得法前的我,一个为私为我的我,一个打架不要命的我,一个承受着病痛之苦的我。

偶然的机缘我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在得法还不到一个月,浑身的毛病全好了,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也净化了我的心灵,使我知道今后应该怎样去做人。对我做的那些错事都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我不知道我的将来会面临怎样的下场。

得法后,我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教育孩子做好人,同化真善忍。原来我教儿子打人要狠,现在我教儿子不要打架,要能吃亏,要让着别人。以前所积累的恶习我们爷俩一起改。以前打过架的、有矛盾的,我都把关系又处好了。

市里某单位管设备人员给我捎信,有几台报废车卖给我,以前打过交道,只需给他两千元好处,我却能得七千元。因那时刚得法几个月,思想开始斗争,这样的脏钱还赚不赚?最后我选择放弃这个“机会”,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不能给大法抹黑,对于不符合大法的事,今后一律洗手不干了。

有一次在路上,外地的一辆小四轮车,把我的新买的三马车的后箱板碰坏了,一同去的人不干,非要他给钱,不给不让走。我学大法了,他又不是故意撞我的车的,车我自己修修就行,我不想要他的钱,却又说服不了同伴。我想了一个办法,把撞车的人叫到一边,把钱给他,让他当着我同伴的面再给我。他不敢要,他害怕,我告诉他,我是学法轮功的,他就照办了。他走后,同伴说,钱是你掏的。我说,不这样,你不让人家走,人家还有好远的路呢。同伴说我人实在,心好。

几个月之后的事让我体会到了“让着别人等于是让自己”。撞我的人那天跟车的同伴看到我,朝我走来想说个话,突然发现我车半轴螺丝要掉了,告诉我快拧拧。如果他不发现,不告诉我,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我那天也非得要人家的钱,一切也许就不会是这样了。

二、面对邪恶不要怕

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流氓集团诬陷师父迫害大法弟子。集体学法的环境没有了,红色恐怖中,心里真不是滋味。年底去北京上访,遭邪恶的非法关押,期间因学法不扎实,说过写过违背大法、辜负师父的话,现在想起来心里还难受呢?邪恶在敲诈了我两千元后,我走出黑窝。在梦里慈悲的师父点悟我并没有丢下我,要我做好。

我下决心要好好修,不负师尊的期望。努力学法、修心。师父教我做好人没有错,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一有机会,我就跟人讲大法真相,法轮功没有错,我不再配合邪恶。当地邪恶找我去写不该写的,我借口要种地没去。邪恶科长不干,说不来不行,我说我也得养家糊口。另一头儿说,让他种地吧。

随着学法炼功,心也稳了。二零零零年七二零前后,恶人办班又叫我去,我不配合没去。结果镇上的主管和村干部到田里找我,见到我,镇主管气势汹汹的问我还炼没炼,我说炼呢。他火了,说国家不让炼了,我告诉他不是国家不让炼,是当权者不让炼,某某人为了一己之私,不为十三亿人着想,哪有个好身板不好?现在做买卖的都在掺脏使假,真正做好人的却遭人管。江某某在陷害我师父,在迫害好人。镇主管吓坏了,让我快别说了,幸亏是和他说,可了不得的。我说你就是多高级的干部我也得说。他们老实了。几个人都上一边了,就留镇长一个人和我说话。他说好就在家炼,别上北京了,你的地还得你施肥呢,我们也给你施不了。一会儿,领头的过来再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头掉了都要炼。看守所写的保证是假的,不算。就这样,他们没意思就走了。过后我想起来是师父保护了我,抑制了邪恶,也给了我一个洗污点的机会。我从心里感激师父。

我去公安局要我的身份证,接待我的是科长,他说,某某某你现在是好了,原来太X蛋(当地骂人的话)了。我说我变好了,为啥抓我?他说改天还找你。我说我在这呢,把我撂这就行了。他说,你不怕死,没法,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说要在我修炼大法前,我非得整你完了我再说。他没劲了,说改天哥请你喝酒,身份证也给了我。我说,不喝,你以后对这些人(炼法轮功的)好点就行了。

零一年,因当地同修有去北京的,他们害怕,翻我家,我反问他们,偷的摸的你们不找,专找好人,我犯哪条法了,凭什么翻我?我告诉他们,街上沟里的死猫烂狗死耗子,我埋了,怕别人得传染病;路上有坑洼我填平了;别人做买卖掺假,我卖的东西大伙吃着都放心。连你们公安的人都买我的货,因为知道炼法轮功的不掺假。 这些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我原来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你们不是很清楚吗?他们说,你说的对,你签个字,我们看看就行了。我就写了要做好人的话。(当时的悟法,现在知道也是配合了,一个字都不应该写。)到了屋外我给局长讲了法轮功的让人做好人,让人有好身板,让人道德回升,他们就走了。后来还有按手印什么的,我都没有配合。几次面对邪恶之后,我都感觉自己腰杆硬了不少。

以上主要是邪恶迫害初期我面对邪恶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希望对同修能有所借鉴。让我们面对邪恶时不要怕,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怕什么? “正念对待一切,什么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什么!”《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应该知道“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议》)一切由我们的师父说了算。

三、兑现誓约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被大量的清除,也由于自己的正念正行,在师尊的加持下,恶人也不再找我麻烦了。村干部对大法、对我的印象也都很好,恶人打听我时,村干部替我挡着,说我很好,都象我这样,他们工作就好干了。因为我学大法前后的巨大改变,使很多人知道了大法好。虽然邪恶的迫害还没有最后结束,我的环境一直比较好。这也是师父给予我的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好机会。我正努力兑现我的誓约。

我知道我有很多心还没有去掉,离师父和法的要求还有距离,但我相信一切终将归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