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路上很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很长一段时间我看到有一些同修总是在盼望着修炼的结束,觉得修炼的路寂寞漫长,还感觉有点煎熬。就此我谈一下自己的认识。

我在平日的生活中丝毫没有寂寞漫长煎熬的感觉,而且还很开心。因为师父保证了我的基本生活,虽不富裕但吃喝没问题,所以我没有任何的经济压力,自然就觉得很轻松。在我未得大法时,在日常生活中会经常看看书刊杂志或电视,而我现在是修炼人,这些看书刊杂志或电视的时间我就改看大法或炼功了。所以我觉得并不需要专门挤出时间看法或炼功,很自然把看书刊杂志或电视的时间改一下就可以了。常人在日常生活中每天会和很多人交往,交往中他们会谈那些常人的事情。而我现在是修炼人,我在日常生活的交往中就不和常人谈家长里短的事,就改讲真相。常人在日常生活中会经常出去走走,叫遛弯。我现在也出去遛弯,但随身带一些资料在遛弯中就发了。

有时本地的政府工作人员来我家里看看我(有些同修认为这是邪恶骚扰或迫害,但我不这样认为),我首先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不正因素,然后努力的善心的顺着他们的思维去和他们讲清道理。我觉得接触众生的方式不一定非要以正的方式,反面的方式也可以拿来正用。例如政府工作人员的所谓“家访”,如果有些不明真相的人非要迫害我一下,那宇宙大法也有威严的一面。

其实只要修炼者心怀慈悲的正念,没有人会对你有想迫害你的想法,有迫害你的想法都是自己有问题造成的。

在零五年,有一次,几个不明白的政府工作人员把我叫到办公室去,问我现在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当时心里在想:请师父帮助,请师父帮助,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有师父在谁也动不了我,等等等等。脑子里反映出来一大堆全都是如何保护自己不被迫害的念头,满脑子全是这些东西,都不知道怎样去理顺思路讲真相了。但是,那也得开口说话啊,我说:“炼!”然后开始说镇压法轮功怎么不对,一些警员怎样用刑具残害学员,等等。

我讲着讲着便逐渐的专注了起来,脑子里忘记了在常人中我是谁、我面前的人是谁,忘记了求师父保护自己,脑子里只剩下了一样东西:我要讲真相,其它的什么也没有了。当时我感觉我身边的一切连空气都凝固了,我看见我面前的那几个人个个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一声,只是默默的坐着呆滞着。

就这样我持续的讲了一会,当我停住时,我感觉像出定一样,感觉刚才一切的凝固现在化开了。而我面前的那几个工作人员像大梦初醒一样,面面相觑,脑子从呆滞状态恢复了常人的思维。这时我心里也十分惊愕我刚才做的事情。此时这几个工作人员对我笑着说,好,很好,你回去吧,有什么问题或困难就联系我们。然后我就走了。

在这件事情之后我明白了,当我真正一心一意、心无杂念的救度众生时才会展现佛法的神力。伟大的正神是不会考虑邪恶会如何迫害自己的,他只会去考虑如何为众生负责,如何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现在是一个修炼的人,但我要努力向神看齐,达到大法的要求。

说修炼的路寂寞煎熬的,其实就是怕被迫害,如果没有迫害这件事,大法弟子正常的修炼到现在,我想没人会说自己寂寞煎熬。迫害出现了,持续的时间长了,觉的煎熬了,其实不是修炼的路让你寂寞煎熬,是执着迫害的心让你寂寞煎熬。

迫害到现在已经十年了,但我没有那种寂寞漫长煎熬的感觉。我总是在想得了大法了真是幸福,生活无灾无难,身体金刚不坏,吃喝不愁,天大的好事让我赶上了,修炼的路上很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