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问题以大局为重 突破困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难得开一次法会,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在这个项目中修炼的心得。认识有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慈悲指正。

加入这个项目的时候,明慧已经走过了邪恶刚开始迫害时那种最艰苦的阶段,很多方面都日益成熟,基础已经打的很好了。可是即使是压力减轻了那么多的情况下,对我来说,这依然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让我有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山雨欲来,到后来邪恶疯狂的迫害,最艰难的日子里,我和很多同修一样,都从明慧网获益甚多,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了解国内最新情况,各地同修间的互相交流和鼓励,点点滴滴伴随我们走过正法修炼的路程。

可是一旦加入这个项目,思考角度不得不发生转换,由一个从网站上吸取养分的读者变为如何能更好的给读者提供协助的服务者。也才猛然间意识到,原本看似简单的每一句话,每一篇文章,每一个真相材料,背后要经过如何的斟酌考量,那不仅是体力上的辛劳,更多的是要用心,要求在法理上的清晰认识,对方方面面的考虑周全,大局上方向不可差池,细节上照顾到对不同层面读者的影响。而且作为一个证实法中的项目,必须不断的提高,才能充份达到救度众生的效果,这就需要不断的开拓。要做好,还不只是自己努力,要和别人合作,使认识、思路、个性不同的同修的努力聚拢在一起,既保持整体的协调性,又充份发挥各自的特长和特点。

这样的事情对我而言无疑是充满压力的,虽然惰性使我很讨厌压力,可是我也清楚的知道,没有压力的事情通常在证实法中也没什么救度众生的实际价值。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这是我们的职责和使命,必须做好,没有商量的余地。

看问题以大局为重

人人都知道明慧网是大法弟子办的,上面的内容也都是与大法和修炼直接相关的。无论是每一篇文章还是整体的呈现,在很多读者眼里就会被解读为大法弟子的态度。大陆的大法弟子在迫害环境中没有畅通的交流渠道,明慧的态度对他们的修炼导向有很大影响,明慧上的资料是他们讲真相必不可少的弹药;常人不了解法轮功,明慧文章的角度、论点、写作质量都影响他们能不能接受真相;邪恶也在盯着明慧网,要看法轮功有什么动向,我们做的好可以直接窒息邪恶,也可以挽救那些被邪恶驱使但一线良知尚存的人,我们出的疏漏,却会被邪恶利用去干坏事。对明慧的特点、作用了解的越清楚,态度就会变的越严肃。涉及到那么多方面的读者,我们不能不为他们考虑。

开始参与明慧,很短的时间里,最明显的改变之一是看问题的角度,从局限于个人修炼、地区效应,转变为一切以大局的形势为重。虽然有时候会把握的不太好,但思路上的转换是本质性的区别。有疏漏的时候,别的同修都在帮助弥补。转换看问题的角度,我想也是每个参与明慧的同修,无论分工如何,都必须要做到的。每个人都把整体装在心里,才会更有效的发挥作用。

比如在报道方面,从措辞到文章选材的比例,取舍都得有所考量。有好几次,记者花了很多心思,写出来构思精巧的文章,可是法理上不够扎实,容易产生误导,就不得不狠下心来,大片删减,甚至不用。一次,一位记者采访了一个学员,内容丰富,文笔也不错,描述了这个学员在大陆时遭受的迫害和她的修炼历程。可是这个被采访者的修炼上存在很大的问题,面对酷刑时想自杀,受到迫害时消极承受,当作人对人的迫害等等,在她接受采访时描述自己的经历中,这些修炼上的问题在字里行间处处都显露出来,而且脱离了迫害出国后在这些问题上也没有认识提高上来。这样的文章即使文笔生动,也许常人看了会被迫害事实所触动,但却给常人社会提供了大量负面理解大法和大法修炼的信息,对学法不深的学员(特别是在迫害中的大陆学员)也会起到误导作用,认为那些认识和行为是明慧承认的,等等,所以不能作为正面洪法的修炼故事来刊登。

文章和报道的准确性也很重要。修炼的人不是神,还会有各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些执着在投稿中都会显示出来。特别是遭受迫害严重的学员,修炼和对法理的认识,都有比较明显和严重的漏洞,对于有些情况有比较复杂的历史背景,当事人可能不知情、没认识到,也可能由于执着或法理不清而导致夸大或情绪化,还有一些宣扬自己的东西。对这些复杂的情况,我们在采访前、写报道中,都要心中有数,审稿时格外用心,不然,一旦报导失实,邪恶之徒往往就会拿去断章取义给明慧网造谣,给当地学员讲清真相带来麻烦;当地知情学员会着急,大陆一些环境还不那么好的地区学员中会产生争论和困惑,从而干扰了大法弟子整体在中国大陆的救人。

又或者,一件事情,在正法中应占的比例不大,甚至在法理上站不住脚,或者撰稿思路不清晰,自说自话,未充份考虑文章所传达的信息在明慧网三类读者中可能会引起的效应,但是有很多投稿,那就得清楚判断,放弃不用。不然,大量相关文章登在网站上,会误导一些学员认为此事非常重要或得到认可,认为是明慧的推荐和方向,而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用错了地方。

还有时,一件事情该怎么做,学员中颇有争议,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都做不到圆容的看待问题、解决问题。其中一方会采用投稿或反馈的方式,但基点中掺杂着为自己做法的辩护,对别人做法的指责等等。这时候,就不能人情用事,放在正法大局中看一看,再确定我们从明慧网的角度应该怎样表达和取舍。

要在看似复杂的情况中做好,就必须保证自己的修炼状态,学不好法,根本就看不清这一片眼花缭乱背后的真正实质,就更谈不上给读者提供保质保量的服务了。我很珍惜在明慧这个环境中修炼的原因之一,就是在这个项目中的同修都很注重学法和在法上看问题,虽然不能保证从不犯错误,但是一个人只要坚定的在法上修炼,就一定会提高,会越走越好。这个环境帮助我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督促着我尽量做的象个修炼人。

突破困难

参与明慧的协调工作,颇有一段时间我不能适应,因为我觉的自己没有能力。我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类型,也不擅长跟人打交道,更不愿意做协调。本部门不少同修也是因为证实法需要而不是因为个人爱好或专业对口而来做的,大家都是新手上路,有时同修来问我的参考意见,我心里想:“我还不会呢,怎么告诉你啊?”烦恼不已,我就很想把协调的工作和我认为自己不擅长的部份转让给比我有能力的同修,可是试了几次,很多责任还是回到自己头上来。我不得不面对现实,那就是,证实法的事情很多,有能力的同修都很忙,即使一时有空,很快也会有更多担子要挑起来。没有能力就得修出能力来,这样我们作为一个整体才能发挥更大作用,不然,有能力的人累死了,也做不完我们该做的事。

正法和救度众生对我们的要求很高,没时间等我们慢慢進步。能力不足,条件受限制是我们需要克服的困难,却不能成为我们做事情设定标准的考虑因素。

有一次,中共高官到我们当地去,当地主流媒体的记者们给我们打电话,问我们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高官来的时候有什么抗议行动,他们要采访。当时我们还根本不知道这个消息,也没有任何行动计划。一位一向支持我们的常人记者好意的替我们找了个理由,他说,“是啊,你们还得上班,赚钱维持生活,所以不能总有时间。”

虽然最后电台和电视台都做了采访和对我们很正面的报道,但这件事情令我很惭愧,也受到很大的震动。是的,我们受到种种条件限制,人少,能开车的要上班,不用上班的不会开车和讲英文,办活动经常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是,社会各界对我们是有所期待的,虽然没有说话或采取行动,但人们始终在观察我们。海外社会对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问题的反响表面上平静,但实际上人心是在不断变化着的。我们做的好,能得救的就多;我们偷懒,不去克服困难,那损失就在沉默中加大。这些变化一时都看不出来,积累到一定程度显露出来时,却常常是积重难返了。该怎么做,要做到什么成度,我们的艰难、条件限制、能力问题统统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因为那是修炼人必须去突破的,而师父也早就在《转法轮》里告诉我们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一切都应该以众生怎么能真正得救为重。

从这件事情上,我也认识到我们明慧的工作,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每天所发表的东西,整体给读者的呈现,还有各种服务,是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的。以传播真相为主的评论、报道、图片、资料,这些的质量和水平最低也得达到专业水准。那些需要我们救度的众生是不会想到要体谅我们的难处的,很多人看到水平高的他们就愿意接受和佩服,水平不够高的他们就瞧不起和不接受。虽然,种种因素造成我们听不到多少反馈,不能立刻看到这些变化,所以不能依赖来自外界的督促和鼓励,但是我们要靠修炼人的眼光和精進意志去保证正确的方向和突飞猛進的提高。

不能被困难障碍住,可是怎么去克服呢?人力少,项目多,那些难处看起来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说过就过的去的。有一次,面临资源匮乏需要聚拢人心的处境,同修好心的建议我适当的采用一些常人的手段。我有些动心,这样做,效果肯定是立竿见影的,可是考虑再三,觉得方向不对劲。用人的手段达到的效果,通常难以长久。更重要的是,这些年的修炼经历告诉我,那样做会消磨我对法的正信。我决定,无论多么难,只能从修炼上突破,向内找,去掉自己的不好的东西,虽然一时还不知该怎么解决问题,但不能因此把心思放在人的东西上。具体措施上,真正把心态摆正后,各种方式倒是都可以善用。跟同修交流了我的想法,她也很赞成。之后不久,我感到相关的压力无形中变小了。

明慧项目的工作量很大,日常的工作量,各种文章的方向和构思,每年的大陆法会成千上万的稿件,期刊、周报,为不同层面读者以及大陆各地制作的真相传单等等,很多同修都是同时处理多方面的事情,出于安全原因又必须保密,所以一般情况别人也看不出来。日复一日高强度的工作,还得耐得住寂寞,不能跟别人提及,还得处理好常人社会的工作和生活,是很不容易的。在这样的环境里需要而且也能修出更大的承受,同时处理多种事情的能力。

有一段时间,在项目上的工作量很大,進展上又不能突破瓶颈,当地的讲真相环境也出了问题。压力一起袭来,只觉得要做的事浩如烟海,而我心力交瘁,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突破。做事的效率也严重下降,以前十分钟可以搞定的东西,现在干一个小时也弄不出来。事情越积越多,恶性循环,心态越发烦躁不安,对人的态度也变的很恶劣。一次,在电话上和同修争执,被公司的同事听到,问我:“你一向都是和颜悦色安抚别人的,怎么现在把人骂的狗血喷头?”

我觉得自己严重透支,这种状态很危险,必须加强学法和修炼,同时向内找。在静心学法了一段时间后,我看到自己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对事情的悲观态度。这是我从记事起就有的问题,对事情的前景从来都不乐观。修炼后,这个问题还在持续,我知道这是生命走向衰败的表现——没有充份的信心,就没有面对困难勇往直前的勇气。而我在修炼中对法的正信不足,过多看重虚幻的表面事实,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解决具体问题,怎么完成这个事情,怎么让这些麻烦烟消云散,我好能清静下来歇会儿,却不知道,我的修炼恰恰就是要始终面对着千头万绪,不断的修正自己,最后达到心态稳如泰山,不被任何外在环境牵动,只遵循法的教导。我有那么多的业力要还,还有那么多众生等着了解真相得救,这个过程怎么可能风平浪静呢?修的就是心态啊,而大法给众生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的。

看清了这一点,我安定下来,其它的很多问题,我也知道怎么解决了。麻烦是一定会有的,困难是一定存在的,不是这样就是那样,但这些都不是坏事,都是机会,每一件事出来了,赶紧抓住它,从中找到我的心态上的不正确的地方,改过来,以积极的态度去处理,坏事变好事。不让众生受损失。有的一时还没改过来,但是我会不断努力。现在面对困难和矛盾,虽然还会冒出不喜欢的想法,但我能感到在心底里的一部份,会很自然的有一种高兴,我又有机会找到自己的问题了。我想,随着继续学法,会不断的加强这种正的部份,把负面的东西去掉。

我很感谢这个项目中与我一起走过的同修,在我懒惰的时候督促我精進,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提供协助,在我疏忽大意的时候默默弥补。看到很多早期就做明慧的同修多年来默默承担的压力,看到我们的记者背着电脑到处跑,活动后还连夜写稿直到凌晨,看到埋头苦干却因为要保密而被当地学员误解的同修的豁达,都令我感动,也无时不激励我在修炼的路上精進。我们是一个整体,在世人眼中,他们看到的并不是单独的某篇文章、某个材料,他们看到的是明慧,他们也不会把明慧作为单独的网站来看待,无论是明慧、大纪元、新唐人,无论是街头发传单、国会里讲真相、领馆前抗议,或者炼功点的晨炼,在人们的眼中都是一个——法轮功的修炼者,但每个大法修炼者在助师正法大局中的誓约不同、使命不同。我们也要每个人心里都装着整体,虽然大家分工不同,不会面面俱到的什么都做,但为整体着想,互相扶持,我们一定能救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明慧十周年法会交流稿,二零零九年,有删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