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与修炼

我参与明慧海外报导的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我读高中时喜欢写一些散文、小说在报纸副刊上投稿,偶而会有一两篇登出来,那时心里就想,我现在只有十八岁就能够写文章在报章发表,十年后成为一个作家应该没有问题,到现在已经翻了好几个十年了,也没当成作家,可是在修炼大法以后,文字却成为我做讲真相工作的工具。

记的三年前,我第一次将文章投到明慧网编辑部后,隔了几天,我在阿里山采访台湾同修办的「正法之路摄影展」的时候,接到一位台湾同修的电话,告诉我,我那篇给明慧网的稿子没传好,要我再传一次。当时我非常感动,只是一篇短短的文章还劳驾同修辗转找到我,让我感觉到明慧编辑锲而不舍要找到这篇文章的精神,感觉到明慧编辑这么珍惜各地的每一篇报导,这是第一次明慧网给我的感受。

过了几天,我的报导文章在明慧网登出来了,我很兴奋的认真的再看一遍,却发现稿子被删的删,改的改,又添加上新的段落,让我觉的失去了文章原来的味道,觉的有点失望,我又连续投了几次稿,每次都是这种情况,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习惯了以后,我却觉的我的卖弄文笔的显示心消失了,更重要的是,我了解到,假如没有不断学法,没有在大法中不断提升,我是没有办法写稿的。

我过去写文章喜欢在文字上雕琢,认为这是基本功的锻炼,比如说写报导腰鼓队游行表演时,认为只是游行也没有什么好写的,就专注在腰鼓队员服装的鲜丽、鼓声的震撼的描绘上;在写报导法轮功功法的表演时,觉的同样的报导写太多了,须要来一点变化,就刻意去描写功法的动作;当然登出来的文章都经过编辑同修调整修饰了。这样一段时间下来,加上我不断的学法、体悟了法理,也看了许多明慧网上的报导文章、并且深入推敲,我慢慢了解到,明慧网须要的是简洁质朴的文字,真实直接的表达风格,要展现的是光明深邃的内涵。这样,从写作明慧海外报导中,改变了我的写作思路与文字风格,同时也提升了我对大法法理的体会。

接着,我也采访了学员的修炼故事,从访谈、录音、拍照,一直到打成录音稿,对我来讲是一个比较繁复的过程。觉的把一个字一个字的录音变成文字打到电脑上,是最艰辛的工作,因为我不愿因为疏漏了一段话,而搞错了受访者的意思。我在听打的过程里,一面构思着修炼的故事,思考这个故事要表现的是什么,文章结构要如何铺排,有时候会被录音机里面的谈话感动,当然那是最好的了,被感动了更能够把这篇报导写好。经过几次的访谈、听打录音、写作的过程,我觉的都是在去我的烦躁心,去我的怕心,当然我的文字组织能力,对大法的体悟也在无形中提升,我感觉每次写作的过程就是一次修炼的过程。

二零零七年神韵艺术团第一次到台湾来巡演时,协调人要我去采访观众,接到电话时,真是有很大的怕心,我又不懂艺术、不懂古典舞、不懂音乐,而且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访问,还要拍照,我觉的是一个高难度的工作;我问他须要在什么时候完成报导,他告诉我说,通常是演出结束后就要接着写,我了解到,那就是要熬夜了,那时,我的怕心出来了,怕采访不好;安逸心出来了,怕熬夜吃苦。当然,我还是咬紧牙关做了,那天晚上我持续工作到隔天中午,终于圆满完成了任务,一夜没睡,身体虽然非常疲倦,心里却充满了胜利感。那一次我的体悟是,过关前是一座大山,过了关就是广阔的大地平原。

二零零八年及二零零九年神韵艺术团世界巡演时,台湾明慧记者参与了世界各城市演出的编写报导。第一次接到这种工作,总是想把它做到最好,协调人发过来的原稿有好几篇,把所有的原稿看过一遍,然后思索着如何把这些原稿兜在一起,而且要写的有头绪,又好看,又能感动人,这样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心里就开始慌乱了。经历了几次以后,心里有了领会,写作时不要贪多贪高,看到这个观众讲的好,那个观众讲的奥妙,心就浮动了,什么都要,那就会慌乱而无序;首先,心要静下来,把这些精彩纷呈的篇章理出头绪,抓住主题,抓住你想要呈现的神韵表演的内涵,以简驭繁,这样写来就能思路顺畅,就可以借着观众对神韵的赞赏去呈现中国文化的美,去烘托神韵超凡的艺术内涵;在这个过程中,我体悟到整体协调的效果,更体悟到“大道至简至易”的法理。

在神韵报导的写作过程中也有许多乐趣,自己会跟着受访的观众喜而喜,跟着观众悲而悲,“看”到观众在描述《开创五千年文明》舞剧的辉煌时,自己也好象進入了天国世界;“看”到观众描述《龙泉鼓舞》里青年欢快喜悦的舞蹈时,自己也感受了龙腾虎跃的英姿;“看”到观众赞扬天幕变化的神奇时,也仿佛飞上了浩瀚的天宇;“看”到观众为《迫害中我们屹然走在神的路上》舞剧里面的修炼人被无辜迫害而义愤填膺时,感受到善良的人们了解了真相。参与一次神韵的报导写作,等于神游了一次神韵殊胜的艺术境界。

从三年前参与明慧海外报导以来,我从握着滑鼠游标就飞到天上的窘态,到现在,虽然打字的速度还是很慢,但对电脑已经能够操作自如;我深深体悟文字对洪扬大法、揭露迫害、讲真相的重要性,这几年来的报导写作经验,觉的要做好这个工作,除了在文字上多下工夫,多读、多写、多思考以外,最重要的还是要学法实修,遵照大法法理去对待文字世界里遇到难关,这样才能在写作中提升报导的水准,也才能在写作中修炼自己,在法上提升。

(明慧十周年法会发言稿,二零零九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