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迷茫中真正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四年有缘由师尊亲自办班面授的老学员,得法后短短几年时间,整个心身发生了判若两人的变化。

正当我想在做一个好人基础上再往前走,用大法“真、善、忍”的更高标准衡量和要求自己修炼提高的时候,以江魔头为首的中共邪党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由于当时被从天而降的恐怖邪魔所迷惑,生出担心、怕心和自我保护的私心,尤其是受邪党文化的毒害,邪党历次政治运动产生的恐惧心理的影响,以一种“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变异观念来对待这场迫害,中断了学法炼功,心想等环境好再炼。不久,我又回复到了常人状态,烟又抽上了,酒也喝上了,想干什么又干上什么了,我不但又成了一个常人,甚至是一个比常人还不好的常人。

师父再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

就在我掉到了万丈深渊走投无路的时候,恩师多次以同一个梦点化我,期盼我能够自己醒悟。梦中我全身紧贴在一个黑乎乎烂泥状的堆上拼命往上爬,可是无论怎么用劲往上攀,非但爬不上去,反而越用劲上面倾泻下来的烂泥越多,眼看就要淹到我的胸口了。这个梦不正是我目前的处境和将来的下场吗?再不立马回头,跳出泥潭,很快就要葬身泥海了。就在这时很多同修都来帮助我,有面对面来谈的,也有写信或打电话或发短信的,更有同修及时送来师尊的新讲法和新经文,和我一起学法谈体会,使我终于认识到自己所犯的大错,爬起来从新回到大法修炼的行列。

现在回想当初为什么竟坠落到这一步?原因众多,从法上对照,主要原因就是人心没去,执著没放,学法时带着人心去学,并没真正学進去;修炼后不干坏事做好人时,不是修炼人的无为,为别人着想,而是常人的强制行为,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就动摇,甚至见风使舵。特别是像我这种五十多岁的人,经历邪党历次政治运动和强行洗脑,被党文化毒汁浸泡,中毒不知毒,着魔不知魔,人性恶的一面全被调动起来,被恶党利用,所以邪党喊什么干什么不分对错好坏,一概顺从。要不是《九评》把中共的邪恶本质彻底的揭穿,不要说普通中国人,就是我们修炼人也一时难以从根本上认清邪党真面目。师父告诫我们,修炼就是修人的这颗心,不修好自己这颗心,谁也上不去。任何一颗人心,任何一个执著,都是挡在修炼路上的一座山。

用自己经历的事实和教训堂堂正正的讲真相

回到大法中修炼后,身体很快又从新恢复到一个修炼人的状态,停止修炼后变黑的脸又变的容光焕发,体重增加到一百四十多斤,到医院检查,返回来的肺结核又不治而愈了。一次,原来的一个同事问我是不是又炼上法轮功了?我回说是。他说一看就知道你又在炼了。

同事的询问启发了我,我就用自己经历的事实和教训堂堂正正、公开的讲真相,这也正是我在证实法中去怕心的好机会。于是我告诉遇到的熟悉的和不熟悉的所有人,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大字写在我的身上,刻在我的心里。工作性质决定我接触的人多,认识的人也多,加上我讲的是自己实践的铁证,他们绝大多都相信,讲真相时就容易多了,效果也强多了。

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做成两枚小印章,盖在真相纸币上,看上去整齐美观,付款时都乐于接受。平时“护身符”等便于携带的小资料随身带,见人就派发。发手机短信也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法子,由于吸取了经验教训,能做到以真诚的救人之心讲真相,并与对方作短信交流,感觉他们真的明白了,得救了。

现在我所有的同学、同事、亲戚朋友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所在的单位,所在的居委会,所在的派出所,所在的综治办,所在城市的“六一零”都知道我还在炼法轮功。奥运前夕,街道和片警找妻子(未修炼法轮功)去居委会问话,去前她问我怎么样对他们说,我说,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们,我白天上班,晚上在家里炼功,身体好的很,谢谢他们的关心。老婆去照我说的说了,主任笑嘻嘻的说,好,好,好,我们知道他在家炼,只要不去北京就行。单位党委书记和机关党委书记也找我问话,因他们熟悉我修炼前后的情况,委婉的对我说,你认定好的就坚持呗,我们不会为难你。他们都相信我讲的的确就是事实的真相,接受了我送给他们的“希望之旅”。

我通过反复的学法悟法,对照惨痛的教训,更加深切的体会到师尊传给我们的一个至理,修炼根本上就是要修好自己这颗心,能不能修最终靠的是自己,任何一颗人心,任何一个执著不修掉就上去,修不成。我经常回忆师尊讲过的那个在山洞独修的人与一只小鹿的故事,寂寞的独修人仅仅因为执著这只可怜的小鹿最终半途而废没修成死去后投胎变成了小鹿,而我们还有多少比山洞人的执著大的多的执著存在啊!象我前段居然还被色欲执著的神魂颠倒,不知姓甚名谁,这样一个修炼中最基本的首先要修掉的执著拖到后期还在解决中,不但影响了师尊的安排和修炼進程,而且再拖下去山洞人就是我的前车之鉴。我体会到人心不是想修掉就一下能修去的,要从常人险恶的迷惑中“魔”掉人心,要时时、事事、处处以法为师,用神念取代人心。与人谈话的口气轻重,见到异性时的正邪眼神,想一个问题是为他还是为己的出发点,做三件事时带着一个什么心去做等等等等,就是常人中的这些个平常事,甚至是看似微不足道的细微小事,真修者从中看出玄机,平心而论道,如此日积月累,这颗人心修没了,什么大魔难小魔难的,什么梦中考验真人真事考验,对他来说好象“无”。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大法弟子去掉人心,意味着从迷中跳了出来,也就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的行为,非人所为。神无所不能,结果必天壤之别。我把家里不多的老本拿出建立了一个讲真相的平台,通过这个平台,就可以接触社会上从高层到低层的各类人等,使其中很多的有缘人被救度,其中有省、部级的官员,也有部队在职的将军,新闻界的报社总编、电视台长,还有原来积极参与镇压迫害的公安局长,粗略统计,仅科处级以上明白真相后退党的官员已达三百多人。

正念除恶

今年三月,我所在城市四个连片的居民区的大街小巷、所有楼盘的楼梯口以及所有的宣传栏全都张贴了诬蔑大法的画页、标语、文章和检举揭发的电话号码等,有如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后铺天盖地的邪恶气势重演,市民议论纷纷,引起一片恐慌。

我发现后马上给四个居委会主任写信,明确告诉他们这样做是错误的,中共邪党从一九四九年以来历次针对不同团体迫害的各次政治运动,没有一次不是错的,每次事后都予以平反,而历次运动下面的执行者却也受到了责任追究,有的被组织处理,有的判刑坐牢,有血债的还要杀头。文革之后的“六四”事件和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对法轮功长达九年的残酷迫害肯定也是错的,平反只是时间问题,从决策者到执行者谁也逃脱不了未来的惩罚,希望他们从一次又一次重演的历史中吸取教训,不要今天当枪使,明天当替罪羊。

由于我信中写的是全中国老百姓记忆犹新中的血的历史,击中要害,又是替他们着想,四个居委会收到信后的第二天,不约而同的组织人员将八个宣传橱窗更换了其它的内容。可是在一处三不管地段的一个宣传窗却不知为何并未撤掉,因外有厚玻璃罩着,一时弄不掉。我对着橱窗发正念,想用神通让纸张自动脱落,但我不知自己有没有功能,从未运用过,但我就这么一念,第二天清早过来看,纸页从上边卷起掉下来遮住下面,正好将整版文字盖住。我想真神了。

对各楼道口张贴的诬蔑传单,我和其他同修早上五点钟借散步,一栋一栋楼的進行了清理,整个前后不到一个星期全部清理干净。从那以后再也没出现类似事件。奥运期间各地邪党组织疯狂抓捕和升级迫害大法弟子,我所在的那一大片没有一个弟子被抓。

我在迫害开始并没有被邪恶从外部压倒,那时的国保、公安还把我当成一条“大鱼”,挖空心思想从我这打开缺口,企图找到他们需要的罪证,又通过记者采访企图让我做出“决裂”的姿态以造假欺骗舆论,还企图用重金收买当他们的“内线”,还一次又一次逼我写什么“保证”,我不但没有配合他们,相反用大法利国利民利己的铁证征服了他们,正义的警察竖起了大拇指,后来还从暗中保护过我。但是我却被自己放不下的执著和人心摔倒了,这一教训真是太惨痛和深刻了。我写出自己修炼中的教训,一是让自己记住这个教训,变成动力;二是希望类似的同修也能从我这儿吸取教训,抓紧最后的时间跟上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