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邪党迫害 拒绝去北京领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回顾近一年的修炼历程,三件事做得都不理想。在不同层次法对我的要求也不同,没有做好,感到惭愧。但走在神回归的路上,相比以前还是有所提高,下面举两个例子。

一、参加同学聚会讲清真相

二零零七年十月初,大学同学在长沙聚会。为了救他们,我参加了这次聚会。

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在读大学时得法的,同学们都知道我在当时每早在图书馆前参加集体炼功,他们也都知道炼功者要按“真、善、忍”修身养性做好人。炼功前我的身体不好,学习成绩也不好,考试不及格需补考,但炼功后这些都变好了,还通过了两个专业的考试,取得优异的成绩,毕业时拿到了两个毕业证。当时班上有个同学脾气不好,把另一个同学的眼睛打坏了,此时班上的其他同学都劝他来炼法轮功,说只有法轮功才能改变他那坏脾气,后来他看完大法书之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从此以后脾气变好了,同学们都说法轮功按“真、善、忍”修身养性,真是太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时,同学们在电话中关心询问情况,因为他们亲眼目睹班上的几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同学在毕业前一年半的时间里,身体变好了,脾气变好了,成绩也变好了,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征兆,也没有反党,因我修炼后又入了共产邪党组织(二零零二年已公开退党),更没有反科学,因为我们在大学里学的知识都是科学,而且我们的学习成绩变好了,这肯定是没有反对科学,所以同学们对邪党新闻媒体的报导表示置疑。在电话中我把真相告诉了他们。

但后来天安门自焚伪案和其它伪证反复的在邪党媒体中给他们洗脑,他们中毒太深。尤其是二零零六年,邪恶的旧势力把我的妻子迫害致死后,邪党特务制造谣言说我炼功走火入魔导致妻子去世等等,并在我参加同学聚会之前就在我的同学之中散布了这些谣言,毒害我的同学,我的参与能够破除他们心中的迷雾。

回到母校,同学们见到我时,用奇异的眼光对我说:没想到你也会来参加同学聚会。我听到这句话时觉的他们深受共产邪灵的毒害。见到了相别十年的老师,他们竟然都认识我,还说我比十年前消瘦了很多(注:二零零六年我的妻被邪恶的旧势力迫害致死后,我的体重相比十年前轻了十多斤),我回答他们:这是因为江氏流氓集团在残酷的迫害我们。

在见面会发言谈离校十年的感受时,我用自己的亲身体会讲述了大法的美好,破除他们对大法的误解。我站在“道德”这个角度讲了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修身养性能够提升社会道德,而江氏流氓集团采用残酷的手段迫害这群善良的民众,实质上就是在破坏道德,道德败坏的人类社会是非常危险的,破坏了环境,导致环境恶性循环,最后到灭亡为止。

发言时间不长,效果却很好。一位学院(“学院”属大学中的第一级子单位)主管学生工作的书记听了之后,觉得我讲得非常好,在会上向大家道歉,说他自己在这方面做得不足,以后要做好一点。另一位同学在会后对我说:用这种方式做宣传非常好。

我带去一大包真相资料,用节日贺卡包住,送给了同学,剩余的就发给有缘人。在宾馆发资料时,我不乘电梯,走楼梯,从一个安全门進去,再从另一个安全门出来,每层楼只发几份真相资料,所放的位置也各不相同,近二十层楼,只留了一份用于坐车时发,其它的全部发出去了。

从长沙回来后,炼功受到了很大的干扰,心静不下来,不能坚持参加全球集体晨炼,三件事也做得不象以前那么好了。为什么呢?我想起来,在同学聚会的系列活动中,有一项是看文艺演出,另一项是同学联欢晚会。这两项活动中都使用了高音喇叭,声音大得惊人,声波震得整个房屋和座椅都在动。我闭着眼睛,念着正法口诀,用意念堵住耳朵,不看也不听。邪灵烂鬼却指使我右边的同学用拳头打我的腿,不让我发正念清除邪恶。我想离开,但又被情魔缠着怕同学不理解影响他们得救。我的主意识不强,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去做,顺从了旧势力的安排。

正如师尊所说的:“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人通过眼睛、耳朵看到听到的都是文艺作品中的暴力、色情、勾心斗角和现实社会中的利益争斗,拜金观念以至其它魔性的表现等等,装進的都是这些东西,这样的人就是真正的坏人”(《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我明知道常人的娱乐场所不好,充满着魔性,却以“怕同学不理解影响他们得救”为借口,進入魔场接受魔性熏陶,结果回来后炼功受到了严重的干扰。

后来我在梦中得到点化:我回老家,在一条弯弯曲曲的非常熟悉的小道上走,看到新建的又宽又直的大道想走上去,再怎么努力也上不了大道,因为在小道和大道之间有一个沟,越往前走,沟越宽越深,我不得不沿原路回来,回到分叉路口重新选择,走上新修的大道。

通过这件事情,我体悟到:救人时必需以法为师、把握原则,否则就会走上魔道。

二、拒绝進京领奖 破除谎言

在二零零六年上半年,我的妻子被邪恶的旧势力迫害致死后,邪党特务却制造谣言说我炼功走火入魔导致妻子去世等等,栽赃陷害大法,毒害众生。我向世人讲述着真相,却没有一个人相信我讲的。我想起了师尊所说的:“我们搞个科研项目,领导交给什么任务,完成什么工作,我们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而恰恰在我们自己那点个人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的冲突当中,我们看的淡。谁会说你傻?”(《转法轮》)我想,要救这些中毒很深的民众,只有一个办法,用我的实际行动来告诉周围的人:大法修炼者不会走火入魔,用我的实际行动来否定邪党特务的谣言。

我在单位是做科技工作的,领导安排我的工作,我都是非常认真的去做,完成得非常好。在二零零六年下半年,我在做科技工作时得到了灵感,利用超出我专业的知识,取得了创造性的科技成果,每年能够产生两千万元以上的经济效益。写了两篇论文在国家级学术交流会上发表,获奖后又在国家级杂志上发表了这两篇论文。领导和同事看到这些情况之后,改变了他们对我的看法,我再次与他们讲述真相,效果好了很多。

在二零零八年六月下旬,邪党“七一”前夕,正是北京戒严时期,公司通知我去北京领奖。说我发表的论文再次获得优秀科技成果奖,还给我评了个“专家”称号。我拒绝去北京,告诉领导北京非法抓人的事情,讲本单位另一位大法弟子“進京探亲遭绑架”后反而被诬陷为“進京造反”的故事等等。其他的同事也来问我,为什么不去北京领奖?这样的名誉为何不要?我把共产邪党秘密绑架人的真相告诉大家,同事们都能理解我的做法,并谴责邪党在北京的邪恶做法。此时讲真相的效果好。

我没有去北京领奖,领导去代替我把奖领回来了。领导回来后非常高兴,还在单位里组织了一个大型的颁奖仪式,一百多个领导和骨干参加,把奖颁给了我。从此以后,他们彻底改变了对我的看法。我再去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时,效果很好。

后来向内找,发现自己当时不去北京的想法,在内心深处也隐藏了一颗怕心,怕被绑架。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时,他们为了去北京证实法,有步行去的,有骑自行车去的,有绕过一道又一道关卡進京的等等,费尽了周折才来到北京发正念、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等。而我可以用单位公差的名义去北京时却不去,相比之下差距太远。

结束语

静思修炼往事,向内找,能找出差距来,这是修炼提高的一种表现,也是我提笔写心得体会的一个收获。一年的修炼,要写的内容很多,写出这么两件事和大家交流,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