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才能解决矛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我被邪恶关押了两年,这种被迫害经历对我的影响是我刚离开劳教所时没能意识到的。获得自由的当天我特别的高兴,庆幸自己没有被折磨的精神变态,也没有糊涂。当天晚上,我就开始看师父在那两年期间的讲法。

我回家的第二天,以前的一个同修朋友就来看我了,提醒我要多学法、看看明慧,尽快提高上来。因为在劳教所里看到、听到了一些以前在明慧上发过文章的昔日同修失去理智的恶意攻击大法,所以我对看明慧有点抵触。好在自己一直坚持学法,也不知是哪一天起,自己就很想看明慧。之后我找到了上网工具,几天下载一次来看,一直坚持到现在。

回来后,我在家和公公的矛盾日益尖锐,直至发展到当我爸的面和公公大吵一顿。争吵完后,觉的自己不太对,但又觉得是“忍无可忍”了,现在想想是用公公对大法的态度为自己的失控找借口。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另一个同修,他也有被迫害的经历,他提醒我一定要把自己被迫害的原因找出来。和他的谈话促使我开始反思自己这几年的言行。出事前,我和丈夫的矛盾已经到了破裂的边缘。用他的话来讲,他感觉不到我对他的关心、对家庭的关心;而我呢,因他几乎放弃修炼而唠唠叨叨,尤其是在他喝酒之后。当时我的思想也很不清净,长时间的看书犯困,走路时脑子都胡思乱想些情中的事,同时怕心一直没有什么突破。虽然在出事前,师父有数次点化,但自己都没能反应过来,陷入了旧势力安排的陷阱中。

这次向内找,促使我下决心改变自己,缓和与公公的矛盾,找出了是什么心促使我和他争吵。自从我九六年走入修炼以来,还没和人这样吵过。我发现我从内心看不起他,甚至是一种鄙视。我看不起他对婆婆指手画脚,看不起他受恶党文化毒害甚深,等等。我隐约觉的自己和他有类似的问题,所以两人才如此难相处:争斗心、自以为是、付出想要回报、希望别人把自己当回事等等。其实对公公来讲,他有这些想法都是正常的;但对我而言,这些心是必须要去掉的。

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视频出来后,我的思路更清晰了,就象师父说的,和常人有矛盾的话就是炼功人的问题。意识到和做到是两回事。每当我心里为公公的事翻腾时,我都想一想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情绪。有时能控制住,有时还是做不好。做不好的时候,爱面子的心使我很难开口道歉,我努力一次次尝试去做。渐渐的我会在在生活中为公公考虑,买他爱吃的,并端到他面前,陪老人说话,遇事主动听取老人的意见。其实这些事,一个不修炼的常人都能做的很好,而自己却才开始一点点做到。渐渐的,家里的矛盾日益缓和下来,公公对我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在家庭关系中,我老有一种自己受委屈的感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能意识到这种自谓不公的背后是妒嫉心。好几次,我背着师父的经文“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百思不得其解,我就问丈夫,听听他的理解。丈夫在大法被迫害前是个非常精進的学员,在个人修炼方面做得好。他说这当然是妒嫉心啦,并帮我剖析了我的问题。那天上午我捧着《转法轮》,把妒嫉心那节读了很多遍。读着读着,自己的思路慢慢清晰起来。“中国人过去受儒教影响比较深,性格都比较内向,生气了不表现出来,高兴了也不表现出来,讲涵养,讲忍。”(《转法轮》)我就是这样的性格,修炼前把“生气了不表现出来,高兴了也不表现出来”视为有涵养和能力的表现。和家庭以外的人交往时,习惯于顺着别人的意思说话,不怎么直接去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这种性格的一个直接弊端是我的很多心都很隐蔽,并老是自觉不自觉的去掩盖自己的执着。

我剖析一下自己,发现我内心深处老为自己的婚姻后悔,觉的自己是下嫁到了他家,还时不时感慨一下婚姻应该门当户对,否则和公公沟通起来不会那么费劲。和同修交流,甚至和常人聊天时,把公公说过的一些话、做的事当笑话讲,因为公公的很多话都有恶党文化的毒素,如他曾说:我看所有的什么庙、什么观,我看都得砸了;家里来老家的客人,客人走后我把床单被罩摘下来洗洗,他说我是和他没有阶级感情。一直以来我拿他的不足说事,而不是在矛盾中找自己的原因,真正提高上来。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你把自己的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难啊都当作是坏事,那就是常人。痛苦是偿还业债,不顺心的事会使心性提高,作为常人来讲其实也是这个理。都是在消业,消去业了有一个好下一生,只是人不明白。作为修炼人,消去业力,修炼中心性提高上来了,最后圆满。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这是最基本法理,最基本的。”

学师父讲的法,明白道理后,就是实修了。我遇事后,经常的反思自己,错了就承认。用丈夫的话来讲:一般五个小时之内能认识到自己的不对。我心里知道五个小时太长了,要好好修,在不好的念头一出现时就正视并去掉,直至遇事反映出的第一念是正的、是在法上的。

我自己的体会是一个不好的心会在很多问题中反映出来,只有把这个不好的心去掉,遇到的矛盾才能真正的得到解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