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真正向内找才是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可是我真正的学会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却是在我第二次遭绑架之后。

一、学会向内找

零八年五月一天早晨五点三十分,派出所恶警突然闯進我家,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住了,想发正念,心里却发慌,根本就不起作用。恶警让我穿好衣服跟他们走,我不听,我当时正告他们:“迫害好人是要遭报的,而且还要连累自己的亲人,我没有犯法,我凭什么跟你们走?”他们说:“是省里的命令!”因丈夫认识他们,怕我再说些别的就难办了,不让我说话。我当时被情牵制,所以就没有再说什么。

我在心里求师尊加持我,不跟恶警走。然后我就出现了病态,浑身发冷,全身上下全都不能动了,只是心里明白,头脑清醒。恶警所长见状,派人叫来医生给我检查,医生说我血压有点高,是因为情绪太激动造成的。当时我人心太重,没有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丈夫及女儿怕心特别严重(其实是因为我有怕心才促使他们有怕心的,这是我后来悟到的)。在恶警的哄骗之下,他俩帮我穿好衣服,一边一个把我架上了警车。就是这样,我被自己的亲人亲手送進了牢笼。我真后悔都是因为自己没有修好,使自己的亲人对大法犯了罪。

我被带到当地派出所后,不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拒绝回答问题,拒绝签字,持续发正念除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但因当时家人始终在场,我执著亲情的心较重,打不开情面给世人讲真相,所以错过了当天就能回家的机会,没有真正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最终导致我被关入拘留所。当时,我对丈夫和女儿的做法很是不理解,是他们亲自帮助恶人把我送進了黑窝,因此心里对他们产生了怨恨之心,使我的情绪几天都没有过来,而没有找自己的原因。

在登记处看到在当天我市被绑架的同修就有十多人,当时,负责登记的警察问我们:“是否绝食?”我回答:“我不绝食!”我心想:“不绝食我也一定能闯出去!”

在牢室里,我和被绑架的同修们進行切磋,其实,在此之前我还没有与外地同修接触和切磋的机会,我悟到要利用好这次机会,让坏事变成好事。同修们一致认为我们要整体否定旧势力对我市大法弟子的迫害,既然我们来到了邪恶的黑窝,正好是我们近距离发正念除恶的好机会,所以我们就半个小时就发一次正念,其余时间学法、背法,给同牢室的犯人讲真相,使她们改变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误解。

我们都查找自己的执著和漏洞,我在向内找时,找到了几处漏洞,在此之前,我很长时间忽略了学法、发正念,而且在被绑架的前两天,我在给世人讲真相时,一天讲退了十人,起了欢喜心,让邪恶钻了空子,这是遭迫害的最大借口之一。

通过背法归正自己的不足之处,同修间互相提醒哪没做好,形成一个小整体,使拘留所的环境也得到了相应的改善。

刚進拘留所时,有一种无形的压抑感,就感觉有很大的邪恶之场,拘留所里的警察也是相当邪恶的,对我们特别凶,我们就对着她们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纵警察的邪恶生命、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使她们清醒起来,我们每时每刻的都在不停的对着她们发正念,我用意念往最邪恶的警察前身、后背上写正法口诀,只要搭着她们的影子我就往她们的身上写,后来那些警察的态度就缓和很多,最恶的那个警察都不敢靠我们的边,许多时候总是绕着走。在几天的时间里,拘留所里的邪恶就被我们强大的正念解体了。

在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在里面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拘留所这个黑窝里的邪恶越来越少。我想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绝不能在这里听之任之。我在到拘留所的第二天早上,告诉当天值班的年轻警察我要炼功,当时那个警察发火了,骂了我很难听的话,我并没有生气,心想:“你不让我炼功,你说了不算!”不一会,来了一个岁数大的老年警察,她问我们是谁要求炼功的?我回答:“是我!”我告诉她说:“我浑身无力,只有炼功就能好。”她看了看我,然后说:“在白天,你们就想炼功这也不可能,因为领导都上班,也会看见,而且还有监控器,你这不是让我们为难吗?这样吧,你可以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偷着炼,我们可以装着看不见。”就这样我争取了能炼功的环境,同修们看见我炼功,也都陆陆续续都跟着炼功,始终无事。

有一同修在被当地“六一零”、国安机关抓捕后,在审讯她时把她打的很严重,头发被拽掉好多,头上有肿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不能吃东西,吃啥吐啥,走路都很困难,而且她家在这些年中被当地警方给罚得什么都没有了,家庭生活很是困难,她丈夫早就和她离婚了,家中只有老父老母,同修们得知她的情况后,对她照顾的很是周到,缺啥就给她买啥,饭菜都是特殊定的,就连上厕所都要别人扶着,生活用品都是大家给的。我们的这一做法使常人感到我们是一个真正的好人群体。其实我们在此之前都不认识,这样常人更是难以理解,她们说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好的群体。我告诉她们:“因为我们是同修一部大法,是同一师父的弟子,我们是最亲的人,别说是同修间有困难,就是你们有什么困难,我们也会无条件的伸出援助之手的。”那些常人犯人在同我们的接触时间里,真正体验到了大法弟子的善,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我们告诉她们:“我们的师父就是这样教我们的,让我们与人为善,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什么事首先替别人着想,才能把事情做好。”通过我们的言行和我们同修之间的互助行为,使常人对大法弟子都产生了好感和敬佩之意,有的表示出去后也要修大法。

通过不断学法我悟到,监狱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外面还有很多与我有缘的世人等着我去救他们呢。我就每天早上起床后在窗前对着外面发正念:解体三界内所有操纵我市所有参与迫害我的邪恶生命、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与因素,使被操纵者清醒理智起来,不要再参与迫害我,使所有被操纵的世人发出善念,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灭!连续发了四、五天。

有一天,同室里一个同修被提审,结果她没有把握好,在“转化”书上签了字。我当时就发了一念,我连你提审这一做法我都不承认,到此为止。当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看见拘留所的房子没有了屋顶,早上醒来我悟到我要出去了。结果真是如此,在当天我的家人在接见时告诉我,马上就接我出去,就这样家人办完手续后把我接了出来。

我在拘留所里呆了十天,最终闯出了魔窟。当然,如果没有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也是达不到的,在此,我向那些曾经在我遭到邪恶的绑架期间,给予我大力正念加持的同修们表示感谢!

因我这次的被绑架,家里受到了几万元的经济损失。通过向内找:问我自己,我家为什么能受到这么大的经济损失呢?没有偶然的事情,深挖根源发现,是因为我执著钱财的这个心造成的。我开商店几年了,效益还算可以,但是在救度众生的时候没有尽心尽力,在往出拿钱时,潜在的心里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而且在给雇的店员开资时,心中也觉的有些舍不得。

打那以后,我每天晚上在给师尊上香的时候,向师尊检查自己哪没有做好,需要改進,找差距归正自己的不足,尽量多学法,努力做好讲真相的事。

二、放下自我救世人

今年五月孩子要结婚了,我想利用这次大好的机会救度更多的有缘人,我想利用在给来宾讲话的机会给大家唱一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可是在婚礼的前一天,我一想这事心里就害怕,觉得有一种害怕的因素在牵制着我。

晚上我就问我自己,我修大法到底为了什么?只是为了自己能圆满吗?你还有那么多的有缘人等着去救度,你害怕什么?难道你不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来吗?什么叫放下生死?难道只是献出生命是放下生死吗?怕什么呢?难道因为害怕就不救世人了吗?不行!我一定要迈出这一步!来参加婚礼的人都是与我有缘的人,我绝不能放过这次救人的机会!我在心里求师尊给婚庆场所下个罩,不让外面的邪恶干扰众生得救,求师尊正念加持我。

因为我放下了自己,没有了怕的心,师尊看到了我为了想救有缘人的诚意,因此就把我害怕的因素拿掉了,我在孩子婚礼的当天,坦坦荡荡的上了场,而且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说出的话都是善,我把新年祝愿歌的歌词稍加改动了一下,虽说唱的不是很专业,但是却把当场的观众感动的热泪盈眶,我唱完后掌声特别热烈,反映特别好。参加宴会的亲朋好友都说我唱的好听,我只是笑笑,我心里清楚的很,这不是因为我唱的好,其实,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改变着人心,是大法在唤醒迷失的众生啊!

原本预备二十几桌,可后来却办了四十多桌,是师尊的法身把与我有缘的世人都带到了我的身边,使他们都有得救的机会了。

世人渴望被救度,只要我们真正放下人心,真正有救人的心,师尊就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这件事一直都在激励着我,鼓励我能救更多的世人,我现在努力的在做,希望我们同修都能发挥自己的能力和特长,做好自己应尽的责任吧。因初次投稿,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