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过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直到提笔的这一刻,我还不知道该写点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从哪些方面和同修交流,只感到自己修的太差……但明白的那一面告诉我:必须写!

一九九八年,在贫病交加的情况下,我听到了大法的福音。第一天看师父讲法录像,师父就开始给我清理了身体。炼功不久,类风湿性关节炎、慢性支气管炎、低血压、贫血、血小板减少等多种慢性病不治而愈,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了出来。当时由于工厂不景气,难以维持正常生活,我就一边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做点小生意,一边还要管教孩子、料理全部家务。从没一次把五套功法炼完,三天也难看完一讲《转法轮》,而且很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尽管这样,师父还一直慈悲的看护着我。

不久迫害开始了,但我已从骨子里认定大法是正的,我走的路没错,天塌地陷也不能放弃修炼。因为我早把身体变化的根本原因详详细细的告诉了领导,单位领导对我说:“听说这功如果不炼了,你过去的毛病还会还给你。回家好好炼吧。”在那段最邪恶的日子里,我一直在家坚持学法炼功。

零二年由于邪恶迫害,母亲流离失所了。面对亲人同修的被迫害,我知道应该站出来,向不明真相的人讲真相才能减轻迫害。我正告找上门来不明真相的警察和“六一零”等有关部门:你们迫害好人,切断我家人的生活来源,我的亲人偌大年纪,流落在外,她出了什么问题我决不会放过你们!同时把我们全家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实情况告诉给他们。

在反迫害中,面对邪恶上门纠缠,跟踪、监视、审问,我们没有被吓倒。我深知:面对邪恶,就按师父的要求做,揭露邪恶,正视恶人,邪恶就会胆寒。正念十足的大法弟子,邪恶是不敢迫害的,它们真的是想躲还来不及呢!魔难中,我渐渐成熟了,一直智慧的做着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我们地区大部份同修依赖心较强,大法资料一直非常紧缺。从外地得到一些大法资料也不敢再传递,只是小范围内十分谨慎的互相传抄。不少大法弟子被旧势力的黑手烂鬼钻了空子,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状,大家都不知形成整体、消除间隔。直到有一天我的妹妹同修被旧势力迫害,失去了肉体。由于法理不明,我内心产生了极大疑惑:她“三件事”都一直在做,怎么“病业”就能把她带走了呢?大法弟子难道还不如一个喊了“法轮大法好”的常人?师父为啥不保护她?第二天功也不想炼了。睡梦中,我清楚的看到,小妹从远方飘来,站在窗外,手指向闹钟,正好4:45分,那是我们平时起床炼功的时间,“你死了吗?”她笑着摇摇头飘向远方……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我赶紧起床去炼功。

大法弟子为什么在这期间会失去肉身,师尊早已讲过这方面的法,而我却没有实修,在妹妹过生死关时,我却一直认为是正常的消业,不知在法理上帮她提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更不能慈悲的给她指出不足,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修炼是严肃的,在这件事上我信师信法的正念打了折扣,被旧势力找到了迫害的借口,摔了很大的跟头。 “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这件事本身就是对我信师信法成度的考验。

不久我被邪恶干扰了,高烧不退,全身发冷,连呼吸都会感到寒气从汗毛孔往心里钻,拿起书就想睡觉,只要一闭眼就会看见一些没有面孔的黑衣人来打我,同时全身还长了许多硬块,全身已从脚肿到了头,行动也十分不便了。我一下子震惊了:我不能给救度众生带来障碍。我在内心不断的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我的史前大愿还没完成,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我不能走!不能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呀!那时我连拿书的体力都没有了,丈夫就给我读。

通过静心学法,不间断的发正念,从明慧交流的平台上,我学会了真正的向内找,想到师父的法“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旧势力立刻就解体了。一个月后高烧退了,身上的硬块也渐渐消了,打坐的时间由咬牙都坚持不了半小时,一下上升到一小时,我又恢复了健壮的身体。

从那以后,我才真正开始静心学法,用心做着“三件事”。如果不是师父慈悲,我可能又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们只要听师父的话“向内找”,就没有闯不过的关!在此,我衷心感谢为大家付出太多太多的资料点同修,是他们给我送来了师父的经文和明慧资料,让我在迷失中找到了师父,帮助我走过了难关。

我现在也成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啦!因为我知道“大法弟子整体走过了个人修炼的阶段,目前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也接近完成,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再也不会离开整体了!

在此,我想借助这个交流平台呼唤我身边所有的同修:精進吧,放下怕心,世人急盼着我们救度,师父在等我们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