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师父引我从回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回首我修炼路上的桩桩件件,感激的泪水淋湿了稿纸。师父一次又一次的点悟,为我承受,使我从一个满身业力的人,一步一步走向一个越来越成熟的修炼人。

每去一个执著都剜心透骨的痛苦,流泪、委曲;在我痛下决心再去执著的过程中,有过害怕,出现过气愤,产生过麻木,还一度的消沉过。咬牙再精進,经历了那么多,最后留在心中的是只有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感激。

师父的慈悲点悟

我是一九九九年春天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刚得法不懂得佛法是干什么用的,更不懂得修是修什么。只听同修说大法有超常的强身健体功能,觉的新鲜,同时好奇。

等请了《转法轮》后,通过学法慢慢的知道了修炼是要修心向善,做好人,最后修得正果。做一个好人我当然愿意。因为当时丈夫体弱多病,能够对丈夫关心照顾,不吵不闹,夫妻和和美美,又能达到身体健康,这不是很好吗?带着这样的根本执著我走進了大法修炼。从此在言行上我极力克制,严格要求自己,关心丈夫,尊敬公婆,以苦为乐,得到家人的好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镇压,由于严重的怕心和学法懈怠,我放弃了学法,随即又加入了世风败坏的常人行列,跟他们学的变成一个常人。从此和丈夫言不和语不顺,经常吵闹。我学的是她们在家怎样管制丈夫,压制公婆,导致了婆媳不和,本来和睦的大家庭变的冷冷清清

二零零一年八月在师父的点悟下,在同修的提醒帮助下,我又渐渐的走入大法中。那时女儿还小,家务多,只能抽时间学学法。至于炼功,发正念就做不到了。由于长时间不炼功、学法,邪恶因素不断阻挡,干扰。每当看了书,就觉的法好,可心里害怕被抓。就想等孩子长大了,外边环境宽松了再学。就这样一拖再拖到了冬天,总是心里想学,但克服不了劳累一天的疲惫和怕心。

直到一天想看看儿子的寒假作业做完没有,却看到这样几句话: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事事待明日,万事成蹉跎。是啊,这短暂的一生能有多少个明日啊。看书学法等孩子长大了再学;炼功要等环境宽松了再炼,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这不是师父在点悟我吗?我心里一动,真的,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学法炼功,不能再让邪恶因素干扰了,不能再愧对师尊了。我虽然曾经不争气放弃了学法,但是师父没有抛弃我,还慈悲点悟我。我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学法炼功。

这天女儿睡后,我带着怕心和一天的劳累坚持了第一天的学法炼功。就这样,在以后的日子就坚持了下来。

二零零二年丈夫外出打工,家里的一切家务都落在我的身上。这时女儿刚满一周岁,正费人精力。繁重的家务,别说做了,就是想想都压的我喘不过气来,真有天塌的感觉。公公偶尔帮帮,还得听婆婆的冷言冷语。我的修炼又走入了断断续续。整天围着家务转起来。晚上学法犯困,发正念,炼功静不下来。老是想着这个活干了,那个活没干;有时梦中也常常因为炼功被人追捕,看管。

直到一天夜里,我刚刚入睡,我的脖子被重物重重的打了一下,还能感到那重物的反弹。我猛一下睁开眼,摸摸自己的脖子并没有疼痛的感觉,仔细想想并不是梦,确实有重物击中了脖子。只是觉的奇怪,是什么东西要置我于死地?

后来我从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中知道了发正念的重要,明白了是邪恶想要害死我,是师父替我承受了实质的伤害。我心里难受极了,第一次给师父敬了一炷香,心中对师父说:“谢谢师父,不才弟子谢谢师父。”同时想到了“重锤之下知精進 法鼓敲醒迷中人”(《洪吟二》〈鼓楼〉)。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能够由被动变主动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了。

向内找,去执著

二零零八年,婆婆因病手术,需要大笔资金。我丈夫兄弟四人每人要拿出一定的资金,于是丈夫向亲朋借来几千元钱。虽然钱数不多,但对于我们这样收入少、丈夫有病的贫困家庭,已超越了承受的能力。

几天后,我们妯娌四个聚在一起,闲谈中都在气愤的指责自己的丈夫花钱不和她们商量;婆婆往日对我们媳妇不好。又说婆婆那么老了得了那种病,花那么多钱也是白花,却不肯体谅儿子有病家穷,还不如给儿子看看病等等。

她们的话象尖刀一样扎在我的心上。婆婆那冷嘲热讽的说话腔调和那冷漠的表情,一幕幕展现在我眼前。本来因为家贫使我一直对钱很执著,她们张口钱,闭口钱,我的怒火一下冲到嗓子眼。但我强制自己别在她们面前失态,强装笑容说了一些假装体谅婆婆的话,目地是让她们认识大法的美好,让她们知道大法修炼出来的人多好。可心里却压着对丈夫、婆婆的怨恨。心里那份苦、那个怨,时时涌上来。学法,炼功,发正念也做不好,脑子里全是这些事情。我使劲想:那不是我、不是我,强制自己不要想这些,但那些坏物质一阵一阵的翻上来。学法象完成任务一样,也看不到法理,心里剜心透骨的难受。

直到第十天我问自己为什么这样苦,这样难受。我想起师父在讲法中千叮咛,万嘱咐讲的向内找,向内找。我努力的难受的向内找,从婆婆手术开始一点点向内找,一下子我惊呆了,一大堆的执著被我保护到现在。想让全村都说我这个炼法轮功的媳妇比那几个强的名利心、显示心;因为我丈夫比那几个兄弟都对婆婆孝顺,我怀疑丈夫背着自己给婆婆钱的疑心;魔难中不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牢骚满腹,一遇到过心性关就泄气的自卑心;老要强制丈夫把对他母亲的那份孝表现在我母亲身上,无疑这是对母亲亲情的执著和对婆婆妒嫉;要丈夫那份疼爱,把自己保护供养起来的求安逸心;在家里我要当所谓的老大,我说了算的争斗心;不慈悲却在人面前装慈悲的虚伪、虚荣心;不敢和同修交流怕被耻笑的怕心,等等。

许多的执著找到了,我的心豁然轻松了。是假我在难受在苦,我却极力保护它们。分清了真我与假我,我就极力的排斥它们,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并请师父加持。晚上学法也能静下来了。

第二天早上想起《洪吟二》〈普照〉中的一句法“截窒世下流”,我反复的重复这一句话,一下明白了,这不是师父要我截住这败坏的世风,不要再推波助流吗?想到这儿,我在心中对师父说:“谢谢师父,我会按师父的法去做。”

从这以后我静心学法,用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决心去掉这些执著,不再与丈夫争了,也不再怨恨婆婆了,也不与妯娌们比了,言行上归正自己,以苦为乐,用发自内心的善证实大法,而不是装出来的伪善。别的媳妇都不理婆婆,而婆婆不管对我多不客气,我也不记恨她,给她洗衣服等。对这个将要离世的老人我只觉她可怜。

我这些执著去掉了,心性提高了,也觉的生活的无比快乐,没有了那种贫困的无奈、没有了那种各方面都不如人的自卑感,只感觉到师父的佛恩浩荡。婆婆手术后,我借机让公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公公乐呵呵的答应了。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我想学一会法,随手一翻,一段法展现在眼前:“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转法轮》)。

原来魔难是冲着我的心而来的,就看我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心性提高了,关过去了,觉的修炼原来这么容易。这个关要想过就能过的去,就怕你放不下人心不想过。正如师父说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每次看到这段法时只是一念而过,从没有象今天这样震动过,今天一下子明白了这层法理。

同修们,虽然我的修炼过程时紧时松,但我深信有师在有法在,有自己的恒心在,我会坚持不懈的学法,去掉一切人的执著,勇猛精進的。让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微笑,坚修到底,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