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世人接受的是慈悲不是观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昨晚和侄女的谈话,对我触动很大,联想北美同修算帐的交流文章,才意识到大陆同修讲真相做不好、做不开,有好大部份同修与我一样抱着观念在做而又不知道是自己的观念在起作用所致。在这里把我的感想写出来,希望能在此问题上有一定的认识,突破它。

侄女说:你们甲同修在坐席(吃饭)时对一常人说:你入过党、团、队吗?入过就要退出,退出才能保命。(真实情况怎样不知道,她也是听人说的。)常人一听被吓住了,认为甲同修在搞政治、恨邪党。刚一听,我心里就抵触。类似的谈话以前有过,也是心里有抵触,有反感,谈话没法進行下去。

昨晚我强按情绪,冷静听她说话,慢慢的认识到自身存在许多问题,同时对救度众生在法理上有了更深的认识。她说:大法好,为什么大陆这么多人怕?我说是历次运动把人搞怕了。她说就算是人被搞怕了,其它宗教也有挨整的,为什么还有人信呢?“真善忍”好,是真好,世人为什么这么怕你讲呢?我一下反映过来是我们没做好。老是抱着与人斗与恶党斗(我说的是内心的反映,自然的流露),能做好吗?世人是不把我们当常人看的,他看的是一个修炼人的状态。一群修炼人的状态,以至更大一群人的状态,象我一个人有这样意识还不是大问题,如果普遍存在这不是大问题吗?

侄女又说:我最反感看到你们说这里闹事、那里闹事,或说这是假的、那是假的,给我的感觉就是在搞政治。我知道我该怎么说了。我说:这次师父讲法说了,我们关注社会,社会动向,是因为我们要救人,基点在救人上。但是我以前是抱着观念在做,现在才明白。我又给她讲了《圣经启示录》关于大审判的事情,为什么抹去兽的印记才能保命。她说你这样说我相信。这又说明了一个问题,在救人上要站在他人角度上去考虑他人的接受能力才能救了他。我和甲同修一样想救人,想救更多的人,也想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但抱着观念去做能做好吗?决对做不好。

在社会中,我们是一群修炼人,如果都能按照法的要求,法的标准去做。常人看到的是一群好人,真正的好人。他们不接近你,亲近你吗?但是我们只注重自己的感受,只注重个人的修炼,没考虑家里人,社会上的人,也就是没考虑他人,那么别人能承认你吗?他会说:看,好自私。记的有一同修的交流心得,我说给了侄女听。我说:这同修在家炼功打坐,发正念,他媳妇就干扰,一会要他做这,一会要他做那,他就不听还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不允许来干扰。过一段时间后他悟到,我这不是太自私了吗?为什么不能帮她做一做呢?他改变了自己,只要他媳妇喊,他马上就去做,尽管打坐要结印了,他也不会拖一点时间,这样一段时间过后,他媳妇由原来的反对到后来的理解、支持。我侄女说:那当然啦,她看到了一个好丈夫。这里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同修做好了,是因为他放弃了自己的观念、发挥了善的力量。

同修们,我们也知道越到最后越要修好自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难就难在放不下自己的人心,自己的观念。但并不是我们不想放,是意识不到自己的人心,观念。这方面同修交流文章很多,但总是触及不到自己,认为与己无关,看了也就看了,不是不想修好自己,就是不知道遇事向内找。有时同修切磋时也意识不到自身存在的问题,你在说这,他在想那,不静心听同修所说,也就不可能去想自己的问题了,我发现身边有这样的人,我们地区有。那放大讲,一地区,一市、省、乃至全国都有的话,这不是整体存在的问题吗?(可能是我的想象吧,不一定是这样)能做好三件事吗?师父也讲了舍弃就是得到的法,为什么就不能舍弃它呢!我们舍弃的是执著、是私,而得到的是功德,是圆满,这个账我们也应该算一算。当我们真正修出慈悲心去救人,讲一个退一个,讲十个退十个,不是很快就破开了不好讲的局面吗?

真心希望所有同修放下为私为我的观念,去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