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云刚等被判刑 佳木斯法院追撵恫吓家属(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在佳木斯看守所对参与用“小喇叭”讲真相的于云刚、付裕、刘秀芳和吴志刚非法开庭后,一直不给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判决书”。七月二十九日,付裕年过七旬的老母亲来到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遭到法院工作人员、庭长赵玉斌的追撵和恐吓。后来,家人辗转获悉,向阳区法院已对于云刚非法判刑八年;吴志刚六年;付裕五年;刘秀芳三年。向阳区法院人员作恶心虚,欲盖弥彰。


佳木斯大法弟子付裕


佳木斯大法弟子刘秀芳

七月二十九日,付裕年过七旬的老母亲,在亲属的陪同下,来到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找刑一庭庭长赵玉斌,准备就此事来咨询一下。当时赵玉斌不在,与他在同一办公室的一位女工作人员,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起初态度还算客气,可一听到来者是咨询有关法轮功的案件,竟立马一反常态的质问:“谁叫你们進来的?!你们没有权力来问(这事)。”她还一边赶他们快走,一边给门卫打电话。当付裕家属提出还要再等一等赵玉斌时,她竟恐吓道:“你们再不走,我就叫人带你们下去!”

恰逢此时,赵玉斌回来了,当他问明来因后,蛮横地一口回绝道:“要问,就到看守所找当事人问去!”他还撵他们快走。付裕家属一看如此,就想再上五楼去找院长打听一下。

可当赵玉斌发觉付裕家属没有离开法院时,就开始到处追找他们。一直追到院长办公室门前,不容分说的一下将他们拦劫住,还叫嚷道:“这是领导办公的地方,不许你们在这儿!就是不许你们在这儿!快走!”付裕家属见状只好无奈的离开了法院。

当他们走到法院侧面,发现那里设有信访接待室时,就抱着一线希望准备進去打听一下。没想到法院的工作人员和门卫在赵玉斌的唆使下,一直尾随其后。一见他们要進信访接待室时,就赶紧去阻拦,还逼问他们是否也炼法轮功。最后,付裕年过七旬的老母亲只好失望的离开了佳木斯向阳区法院。

后来,上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辗转获悉,向阳区法院已对于云刚非法判刑八年;对吴志刚非法判刑六年;对付裕非法判刑五年;对刘秀芳非法判刑三年。于云刚、付裕和刘秀芳都对向阳区法院的非法判决不服,已经提出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无罪并立即释放的上诉。

赵玉斌曾紧随邪党在先后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李绍志和崔胜云时表现十分卖力,特别是二零零九年在参与过对用“小喇叭”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邪党法院特为其配备了一台“现代”新专车,企图怂恿其在对法轮功学员犯罪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事件回放

今年二月初,邪党恶首之一周永康以保“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为由,坐镇黑龙江直接操控迫害,邪党暴力机器开足了马力在佳木斯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从参与的部门——国家安全部、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直至佳木斯市安全局、佳木斯市整个公安系统的所有警种以及其它一些相关部门,甚至还从外地调集来了警力;到利用的无线电监控等设备;再到采取所谓的喇叭事件不能让当地公安介入、对所谓的重点24小时监控和蹲坑;对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吊铐、毒打、“熬鹰”等酷刑迫害,甚至绑架家人做人质。其参与人员之多、手段之恶劣,可以说自二零零二年电视插播真相之后,在当地还未曾有过。

从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用“小喇叭”讲真相的形式是自电视插播真相之后,对邪恶又一次有力的震慑,令末日到来前的邪党非常惶恐和胆寒。

法轮功学员于云刚、付裕和刘秀芳等人都是因为利用“小喇叭”的形式向世人讲真相,而遭到邪党疯狂的迫害。他们均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被佳木斯市检察院强制批捕,于次日被佳木斯市公安局非法逮捕。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在佳木斯看守所对参与用“小喇叭”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于云刚、付裕、刘秀芳和吴志刚非法开庭。向阳区法院对外谎称是公开开庭,却不敢把“法庭”设在法院,而是设在了地处郊外的佳木斯看守所。

于云刚和付裕还在以绝食的方式抵制邪党的无理迫害,目前他们的身体状况十分虚弱。付裕在被公安非法提外审期间,曾遭佳木斯市公安局高东旭的毒打,并经历了五天五夜不让合眼睡觉(又称之为“熬鹰”)的迫害。于云刚曾遭到吊铐、毒打等残酷迫害,身上伤势很重。据见证人讲,在看守所被公安非法提审时,于云刚的头上还缠着绷带。


佳木斯向阳区法院 赵玉斌 手机:1329876222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