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最近一段时间,接触了从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出来的同修,这些同修在被迫害期间曾被迫违心的写过所谓“三书”之类的东西,所以心里比较消沉。他们的消沉不仅仅来自对自身修炼的悲观,还来自于外面同修对他们的态度。由于我们身处中国大陆,在共产邪党文化的影响下,自身多多少少都带有邪党文化的思维,致使说出来的话带有强烈的挑剔和指责,比如指责同修“简直是错到底了”,或者指责同修“为什么配合邪恶”,或者评论同修“留下了污点”等等。于是被迫害的同修就表现出消极甚至绝望的状态。与这种指责相反的是,一旦哪位同修正念闯出了邪恶的黑窝,就会有同修表示佩服,无形之中这也是对迫害存在的一种承认,好象在承认邪恶的考验一样。

如果我们真的不承认迫害,那么我们就不必要把同修被非法劳教、劳改期间表现的如何看的过重。如果同修是违心的写了所谓“三书”、“四书”并在学法中清楚这个行为是错误的,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象共产邪党的思维所呈现出来的那样,带有强制性的要求被迫害的同修“深刻认识到这个错误”。因为这些同修被迫害之后最大的压力就是自身的惭愧之情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加强、放大,最后消极自责,而消极是一种极其邪恶的魔,它能够从一个修炼人的内心摧毁他(她)的正信和正念,甚至有的同修因此都产生了轻生的想法。

虽然作为修炼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记住“以法为师”、不过于看重同修的评价,不看重个人的成败荣辱,但是我们不能以此为借口、以帮助同修提高为名、放松自己“修善”的意志。我们得考虑到一个走错路的修炼人最需要的是周围大法弟子的关怀和鼓励,他(她)需要的是尽快在法上提高,尽快形成正念,而不是指责。

在苦难中,在迫害的压力中,我们各自走着修炼的路,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不是来给彼此“当魔”来了,真正切身考虑同修的感受和需要同样重要。就象那个著名的“有感知的水”试验一样,对水说善意的话,水会在瞬间降温后形成美丽的结晶;对水说恶意的话,瞬间降温后水会形成丑陋的结晶。其实修炼人也是一样的。如果我们讲出来的话对同修的修炼提高带有负面影响,那还是别说为妙。如果说出来的话能够象明慧网上的同修交流文章那样使同修产生正念,那就说。

其实要说到“走弯路”和“有污点”,没被非法劳教劳改、没有写过所谓“三书”、“四书”就一定不会有污点吗?在环境较为宽松的状态下,修炼的意志一旦放松,那魔难就会象“温水煮青蛙”一样,温吞吞的、不知不觉的将一个修炼人带到不符合大法要求的状态里去,比如:沉迷于常人生活,长时间不学法不炼功不去讲真相,长期的遇到问题不向内找,导致执著心不去并因此使常人对大法修炼者有看法;甚至出现男女关系的问题,出现挪用资料经费的问题,或者出现其他有损于大法弟子形像、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的问题却不去归正等等。这个时候虽然没有人的所谓写“三书”“四书”的表面行为,但是也已经跟“三书”“四书”里“保证”的什么“不学”了、“不炼了”、“不去发资料了”等等,没什么区别了。邪恶要的就是这样的状态。所以,有时候看到不精進、不出来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好象表面没什么魔难,其实,也许邪恶认为这个修炼的人已经在自毁了。

我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开始接触大法的,直到二零零四年,我一直是一个人修炼,跟其他同修没有什么接触。二零零二年我开始上明慧网,虽然一直没有实质的跟同修接触过,可是阅读明慧网上的同修交流文章,就感到大法弟子不断的修心断欲从人中走出来捍卫宇宙的法是那么伟大,我感到深深的敬服并且坚信大法弟子的环境是最正最纯净的,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一定都能够从心灵深处珍惜生命、尊重生命,因而体现在世间,也一定是能够尊重和理解他人,能够原谅别人的错误,真正慈悲的对待同门弟子和世人。

从二零零五年起,我已经与很多同修接触并共同修炼,这个过程中我们有过矛盾和过失,但是总体上我们是在提高之中,对大法的正信和彼此之间的真诚使我们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好。我身边的每个同修都是独特的,他们每个人在这宇宙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大家共同在大法中修炼,每个人证悟到的法理都不同,可是每个人都有符合大法不同层次标准的正信和正念。看到他们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听到他们谈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正见,感受到他们慈悲救度众生的那颗心,我就由衷的感叹:这个法真是伟大啊!生命真是美好啊!我几乎是带着欣赏和赞叹的心情看他们,无论他们是年老的、年轻的还是年幼的,我都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生命溶于大法中的那一部份如此强烈的散发着瑰丽的光焰,我感到师父造就的生命是无以言表的伟大、壮丽和辉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