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安排的是最好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我于一九九三年得法,那时对法理认识的很肤浅,只知道大法好。炼功后,曾经令我非常苦恼的、医学上治不了的股癣,炼功后十几天就好了,再也没犯过;还有体弱多病的我炼功后身体强壮了,没再得病。

迫害开始后,从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到二零零一年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也曾轰轰烈烈过,但有一部份是基于人的勇气和维护正义,没有完全从法上认识法。从拘留所出来后,我到外地去上学,失去了和同修的联系,也无法得到师父的经文,在巨大的压力与对时间的执著中,看不到结束的希望,学法越来越少,最后就放弃了修炼

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又给了我一次新生的机会。上学期间,我学会了电脑,一次打开邮件时,发现了海外发过来的破网方法,我迫不及待的上了明慧网,看到了真实的一切,把几年来落下的师父的讲法全都下载下来,如饥似渴的看着。我震惊了,原来这场迫害是这么回事,这回我什么都明白了,无比的悔恨,恨自己不争气,人心太重,我下定决心,从新走上修炼的道路,这次绝不回头。但时间已是二零零四年九月。

刚从常人中走回来时,整天学法,一有时间就学法。那时候学法时一学就進去了,什么都不想了,眼睛看着法,耳朵里都是师父讲法的声音,等于师父亲自给我讲法。工作中、骑车中,无论干什么脑中装的都是法,一刻都不愿意离开法,那感觉这个美妙啊,自己就觉的那功呼呼的往上突破,有时一天突破好几个层次。再看人世间觉的一切都是虚幻,毫无意义。别人刚一动念,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想什么。

那时候,教技术,建资料点、买耗材,做什么事情一做就成,根本不用去想怎么做,也不知道什么是怕,干什么事都是一路背着法就做了。我曾经到一个城市,在没有房子、没有任何设备、没有懂技术的同修,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租房子、买设备、教技术,用了三天两夜的时间把一个资料点从无到有建立起来。同时还在公开场合劝退了一个朋友,而且找到了昔日的一个同修,已经不修炼六年了,跟他谈,一下子就把他拽回来了。那几天我记的就简单的吃了三、四顿饭,睡了几个小时的觉,也不觉的累。真是神在人中啊。现在知道了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只要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那个资料点到现在还在稳定的运转着。

还有一次,我骑自行车给一个资料点送耗材,带了满满一车子。刚到她家楼下,正好看见她推车子。我心想:真巧,还怕她不在家呢。她看见我时却很惊讶,说:“你怎么这时还敢来呀,你知道吗?这楼里死了一个警察,刚才办丧事,楼下有上百名警察,你如果早来五分钟就碰上了,要是晚来一分钟我就走了,你真是太幸运了。”我一听就明白了,这都是师父的安排。类似这样巧合的事还有很多,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我深深的感到只要你有这颗心,师父什么都给你安排好了,而且一定是最好的。

二零零四年,到单位上班后,单位要求每个员工佩带胸卡,是党员的胸卡上印上“××党员”几个字。当别人因我工作态度好感谢我时,我总觉的不是在证实法,而是在给邪党涂脂抹粉,于是我就找到单位相关人员,把胸卡换成了没有“××党员”字样的胸卡。

二零零五年,我上网三退了。可是单位要开展“保鲜”运动,要求每个党员包括预备党员开会学习、答卷、交心得体会等等。我想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啊,我已经声明退党了,怎么还能参加邪党的活动啊,给邪灵补充能量?可是我那时是作为人才引進的,是单位一把手亲选的,要作为重点培养当骨干的,而且还许诺给我一套房子,在常人眼里我就是一颗璀璨的星,前途无量。单位同事都羡慕的不行,妒嫉者大有人在。可是这一切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我要公开退党!证实大法,也给世人做个榜样。

我每天大量学法,感觉正念足以抵挡一切。我问自己:能不能放弃常人的一切:工作、名誉、金钱、房子等等,答案是:能!为了修炼,为了这万古的机缘。定下这一念之后,我平静了,该干什么干什么。

领导找我谈话时低着头,不敢与我的目光相对,好象犯错误的小孩一样。在我强大的正念下,他几乎说不出话来。最后我告诉他们:我要退出共产党。象刮了几级旋风,这消息传开了,人们震惊了,领导层震惊了,人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善良的人跑过来问我:你疯了?单位领导们就这事开了几次会议,最后电话通知我取消我预备党员的资格,把入党申请书、预备党员资格等有关一切从我档案里撤走,问我同意吗?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同意。

没多久,单位分房子,我把要房子的心放下,只是找到领导问了一句:当初给我的允诺还算不算数?问完后,我不再想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结果张贴出来了,全单位只有三个人分到了房子(不用自己花钱买),这三个人中两个是单位骨干、中层领导,第三个就是我,而且我分得的房子面积最大。有同事愤愤不平,找到我问:你是不是给领导送礼了?我摇了摇头。常人怎能理解修炼人?

就象师父说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转法轮》)

我在实践中证悟了这一法理,并在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的公开退出了邪党组织,不但没事,而且还在上千人的单位中分到了房子。这真是,“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二零零五年刚走出来时,我租一间房子做资料。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这个资料点建成了。就在这时,一位同修想跟我学技术,我不认识她,之前听别人说她现在流离失所,没有固定的住处,是邪恶定的省重点人物,现在邪恶到处找她,有的同修都不敢在家留她。我就想:如果我要是她,我希望别人怎么对我,那我就怎么对别人。

定下这一念之后,我就决定让她住在资料点上,教她技术。可是怕心返出来了:她是省重点,一旦找到她就会牵连上我,资料点暴露了,工作、家庭可能就都失去了。后来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那还算什么大法弟子啊?“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几个字展现在我脑海中,我把心一横,就算因此丢掉了常人的一切,我也不后悔!从此以后,这位同修就住到了资料点。

我的善行以后得了善果,在以后的多次过关中,这位同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而且她就是我的一面镜子,当我看到她身上有什么执著心时,反过来看自己,发现都有。

经过了三年的心性磨擦,我现在终于学会了向内找,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现在我们在一起坚持背法,并能善意的给对方指出不足了,路越走越正,自己也感到经过这几年的魔难,人心少了,做事成熟了,稳重了。

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师父安排的是最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