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七日】修炼的路走到今天,过病业关已经不是主要的问题了。可就在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经历的病业考验犹如过生死关,让我不能忘怀。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失去了工作,不得不每天到菜市场摆地摊来维持生活,经常风吹日晒。一天晚上感到身体不舒服,第二天早上还是坚持着出去摆地摊,快到十一点时,感到浑身无力,坚持不了。急忙用电话叫来母亲帮我看摊子,我想回去睡一会儿就会好的。

睡下之后,我只觉的万箭穿心,连手指都无力再动弹一下了,只有眼睛还能动了。一个意念告诉我:我不行了,我要走了。这时,我想:从表象上看,症状像常人的感冒。

我修大法这么多年,即使在最邪恶的环境我都不放弃修炼,这些身边的人知道,邪恶的劳教所及其他犯人知道,同修知道。我要现在走了,那就是破坏大法。我有愿啊。这一念一出,一瞬间,我全身所有的不适全部消失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助我走过了这关键的生死大关。谢谢师父。

修去欢喜心

今年九月的一个周末,我和两位同修到乡下讲真相,坐上车,我与同修说了一会话就开始发正念,清除障碍车上所有众生知道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车行出一半的时候,我和同修扮作常人聊天,聊法轮功真相。我问同修:有没有给家里小孩求护身符,同修说没有,我就说求大法的护身符最好,因为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我说的时候,两位同修发出强大正念并请师尊加持车上的众生都溶在纯正的场中。当时我认为我的声音并不大,可能只有身边三五个人能听清。到下车的时候,坐在后面的同修告诉我,其实车上静悄悄的,听的非常清晰,当时觉的挺好,心里挺美。

到达目地地后,我们分开讲真相,我一看面前这位女青年非常纯,认为三言两语就能讲退。事实正好相反,望着女青年清澈的眼神,我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两同修把我认为很难劝退的女青年的丈夫都劝退了,我这里却一塌糊涂,舌头都大了,怎么回事?细思量,我发现欢喜心出来了,是它挡在我的前面,让我说出的话说不到点上,打不到对方心灵深处,救不了人。当我清掉它后,再做事效果就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