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迷世中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八日】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二日从姨姨家我们一家三口都得法了,那年我七岁。因为年龄比较小,所以那时是在母亲的督促下進行修炼的。那段时间是我最难忘的时光,我时刻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在做任何事情上,我都在暗暗的提醒自己,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大法弟子。那时候贪玩的心比较重,师父就让我摔跟头,让我从中悟。有一次,刚刚放学,还没有写作业,就有小朋友叫我出去踢球,我想先踢会球,作业再说也不迟。刚刚踢了没一会儿,我在“防守”的时候倒着跑,跑的时候没有回头看,向着教学楼的水泥柱子跑去,等着猛地一回头的时候,我的头狠狠的撞在柱子的棱上,当时就倒在地上了,两个手一直捂着头。我自己慢慢爬起来,一看手上全是血,我就到妈妈的办公室,用卫生纸捂着,开始学法。

我开始向内找,肯定有什么事情做错了,还没有写作业就跑出去踢球了,往常都是先写完作业,然后再出去和小朋友们玩一会儿。办公室的老师都去开会了,所以我一个人在那里学法。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师要去接孩子,所以提前出来了,到办公室一看我流了那么多血,赶紧到会议室把我妈叫回来了,我妈一看流了这么多血,很是心疼,但她也是大法弟子,知道肯定没事的。用纱布简单贴住伤口,然后带我回家了。

在那时候我惰性比较强,炼功较少,但在妈妈的催促下,周六的时候早上到附近的点上炼功。偌大的广场上全是炼功的人群,在很强的能量场中,我感受到炼功时的平静与祥和。在炼功点上认识了好几个同年龄段的同修,利用暑假的时光,我们在一起学法,那段时间真的是难忘,现在再想有那么一个环境已经很难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环境变的恶劣,妈妈焦急的四处奔走,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由于自己的怕心,很为妈妈担心,在学法上也渐渐懈怠起来。修炼的人是离不开法的,师父曾说过:“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精進要旨》〈溶于法中〉)在上初中以后,我的成绩出奇的好,在初一到初二上学期的六次大考中,有三次第一名,其它也都在前五名。开始只认识到是大法赐予的智慧,没有想到是师父让我借此来讲清真相,渐渐的生出了欢喜心,名利心,妒嫉心,争斗心,整天想的是如何能考高分,如何能显示自己的能力,如何能争的过别人,以后如何出人头地,还用学习好能证实法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己开脱,在不知不觉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种状态持续到高三,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名利心,追求常人幸福的心,色心,各种执著心交织在一起,思想业力和一些干扰使自己在高中身心疲惫,常常晚上头疼难以入睡,那时才真正体会到师尊在法中讲的:“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转法轮》)那可是迫害最严重的几年,也是最需要大法弟子讲清真相的几年,可是自己却沉迷于常人的你争我夺之中,真是很后悔!

我开始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到底最初是什么心的作用進而衍生出这么多执著心。后来读到师父的《走向圆满》经文,对我感触很大。看一看每天在世上忙忙碌碌的常人,他们追求的不就是人世间的所谓“幸福”么?有更大更好的房子,豪华的车子,家里有娇妻相伴,孩子学习争气,父母身体健康,人们每天的奔波忙碌不就是为了这些么?在追求这些物质利益的时候渐渐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忘记了生命的真谛,忘记了千百年来人类存在的意义,以及等待着什么。然后教育自己的孩子也要如何“奋斗”、“拼搏”,逐渐的污染着孩子,污染的下一代,然后一代一代复制的相同的故事。师父曾说:“世间人都迷 执著名与利 古人诚而善 心静福寿齐”(《洪吟》〈放下执著〉)。

最近学师父的《欧洲法会讲法》,对这个问题又有更深的理解。是啊,我们大法弟子就应该按照正理修炼,我们修炼人把消业,去掉执著心视作是好事,常人因为想“幸福”,所以想要出人头地,所以想如何比别人过的好,如何能挣更多的钱,因为在迷中,所以也就不知道其实人的一生是已经定好了的,钱财只能用德去交换。因为在迷中,所以只顾眼前的物质利益,对于德这种在另外空间真实存在的而且十分重要的物质十分漠视,这就造成了常人在人世间为了“私”而不断的造业。作为一个修炼人要修去的心很多,对常人幸福生活的追求的心也是一定要去掉的。有许多同修在家庭环境上没有圆容好,或者是自己的配偶不支持,而自己也没有什么突破,我觉的是不是同修自己还有一颗执著常人中幸福和谐,美满的家庭生活的一种执着,生怕俩口子之间的“和气、和谐”的生活被破坏,因而不敢在家堂堂正正的修炼。当然对于家庭生活一定要理智的对待,千万不要偏激。如果家人不接受也不要着急,但是我想如果自己努力修去自己的执著,当自己真的放下心的时候,而不是在乎表面上关系是否溶洽,也许环境就会奇迹般的改变,那时的那种溶洽,是不需要你费尽心思去维护的,而是在自己修炼过程中圆容的,是自然而然的状态。总之,无论什么事,修心是关键,自己修去了执著心,也许事情就自然变好了。

上大学以后,属于自己的时间比较多了,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荒废时光,宿舍安上网以后,我就能经常上明慧网,阅读一下每日文章,感觉同修之间的交流真的很重要,确实能起到“比学比修”的作用。

我们家亲戚中修炼的人比较多,也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从最初的没有经验,到现在的独立运作,资料点都是妈妈,姨姨,舅妈,阿姨建起来的,他们有的基本上没有文化,但现在排版,印书,刻盘一样不少,资料点的建立少不了他们的努力,但其中不知包含了师尊多少的呵护。

现在的大学生被污染的比较重,尤其是在中国大陆,邪党的教科书是每个系的必修课,每一节课都在对他们進行洗脑。平时的生活大多很空虚,打游戏,谈恋爱,睡觉,逛街成了许多大学生消磨时间的方式。电脑游戏中充斥的凶杀,暴力,色情,那些恋爱中的男女也不注意行为的检点,被情搅的晕头转向。在刚上大学的时候,自己感觉很寂寞,没有可以交流的同修,因为大学离家比较近,所以周末时常回家,看一看周刊,学学法。但正如师父所说“不精進才能有闲情去感受这些常人的那种感受”(《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拿了电子书,里面装上《转法轮》和《九评》,因为宿舍人比较多,常常自己在被窝里看,后来到自习室去看,在此建议一下大陆大学的同修可以用电子书在自习室学法,周围比较安静,效果比较好。

在大一,第一次读了一遍《九评》,感觉自己身上共产邪灵的因素被除去很多。利用假期时间,在学法的同时,也学了师父在许多地方的讲法。那时候看到许多文章就觉的是说我妈的,回来后跟我妈说你赶紧好好看看这篇文章,就是说你呢。甚至和我妈出现许多争吵,那时候心想这明明就是说你呢,你怎么不向内找呢?现在看来当时的想法多么可笑,在说别人的同时也影射了自己的问题,那时候就应该问问自己,你自己怎么就知道挑别人的毛病,你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向内找呢?还埋怨别人做的不好,太不对了吧。

特别是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让我更认识到向内找的重要性,我认识到了自己那时候是执著别人的执著,看到别人有执著自己心里就不好受,那到底是给谁修呢?是修自己么?师父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这是最基本法理,最基本的。有的人几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观念。修炼了多少年啦?还不能这样看问题,还不能正面看问题。”(《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想想自己当年那种不好的状态持续那么长时间,也是因为自己没有向内找的缘故,才让自己走了那么大的弯路。

一开始讲真相目地很大程度上是为自己建立威德,在最后能跟师父回家,因为这颗私心,所以讲真相效果不好,常常和宿舍的同学争论。但后来我渐渐摆正基点,真的希望每一个众生有个美好的未来,同时不要抱着追求结果,非得要让他退的心,这时讲真相的效果比较好,有一次和一个同学在聊天中没说几句就退了,那位同学(同性)有段时间一直想找我玩,但我给他退了以后,找我的次数不频繁了,有时候玩的时候也很高兴叫上我。我觉的众生都渴望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渴望大法弟子们给他们三退,讲真相。

当一段时间学法入心,用心做三件事的时候,你会感觉过的很充实,一点也不会寂寞。自己做的离师尊的要求还远远不够,师尊一直拖延结束的时间,肯定也是希望我这种曾经落下的弟子做的更好。每天的明慧上都有同修被迫害的案例,我们不能再懈怠了,还有许许多多的众生等待着我们去救度,我们只听师父的话,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这是我第一次写稿,不当之处,或文中还隐藏着我哪些执著心,恳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同修,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