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海外学员文章和大陆学员文章的不同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学习了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后,听师父讲大陆的学员还有很严重的党文化。开始时有点不相信,大陆学员也修了十几年了,《解体党文化》也学了,怎么还有党文化呀?但我知道既然师父讲到了,我们就得去掉,于是我又学习了一遍《解体党文化》。

几天前,我浏览明慧网,看到一篇学员写的《劝善信》。我读了几段,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一连串的反问句,气势很压人,话也在理上,可就是让人看了不能接受。我一下子想起《解体党文化》中讲:“中国人说话好用反问句,这也是党文化中“斗” 的基因的体现。”在此之前我说话好用反问句,感觉这样才过瘾,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中所包含的争斗心。怪不得讲真相效果不好,感觉自己讲的这么有道理,常人怎么就不听呢?原来是自己的争斗心把常人推走了。

接下来我又读了一篇劝善信,一边读一边心里说:写的真好!文章短小精悍,通篇中正平和,句句透出修炼人的善与慈悲,我一看这封信是海外学员写的。没有大陆学员惯用的反问、排比,没有连篇累牍,没有丝毫的争斗,有的是发自内心的为你好的善。

大陆学员从出生就泡在党文化里,自己很难察觉。我回忆起一件事:二零零一年,我和家人去一家巴西人开的自助餐厅吃饭。正吃着有三个老外在我们桌前坐下,把公文包放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帮他们看包,他们三个则一同离开去取自助餐。我当时觉得这三个老外真傻,怎么能让素不相识的人给看包呢?又冒出会不会待会少了什么东西陷害我,心里忐忑不安。直到三个老外回来把包取回才放心。多少年过去了,直到今天才知道三个老外所表现的才是正常人类社会的状态,而大陆人(包括学员)党文化中毒之深。让我们彻底清除党文化毒素的遗留,用更纯净的心态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