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讲真相 知难而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从事儿童围棋教学工作。今天想跟大家分享我在机场讲真相的一点心得体会。

桃园机场讲真相,和台湾各景点讲真相一样,在初期开创环境时,都面临了民众的微词、警察的驱离、导游的不理解等等考验。随着整体的成熟,环境也逐渐开创出来。但后来发现要长期稳定的维持这个环境也不容易,因为我们自身仍存在着一些修炼中的不足,所以到现在大大小小的干扰一直也没有断过。

前一段时间,陆续有中共高层抵达桃园机场,航警就会要求我们暂时先收起展板,那段时间不要有任何讲真相的动作。我知道要解决根子上的问题,还是要再去讲真相。

去之前,我心里一直在琢磨着该说些什么呢?从法中我明白,若带着一颗有求于对方帮助的心去讲,那肯定效果不会好。我问自己今天若是一个神在这里,看着这些可怜的众生,神会怎么做呢?我的思绪一下就清晰了:“真心为他好,从道理上分析给他听,用自己最大的善意跟他善良的那一面对话。”我和另一位协调的同修做了交流,明确了我们去的目地,也有了共识互相正念支持。

去的那天早上,我们要找的那位主管正在值勤,先跟他打声招呼后,我们就坐在办公室外发着正念等他下班。后来主管亲切的接待了我们,在对谈过程中,我们没有对所谓的特殊时候展板收不收下结论。我和同修就是把道理平和、善意的讲给他听,办公室内的其他航警们也都静静的听着。

我们告诉他,展板摆不摆我们都能讲真相,对我们没有影响。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对大家都有影响的,请他三思。我们告诉他:“请想想对岸高官来时,要收起展板的背后代表着什么意义呢?展板上的‘真、善、忍’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吗?中共有胆做坏事却没胆让人说,还要大家跟着配合。你看到的是展板暂时收起来,我看到的却是人性最可贵的道德、良心也跟着展板一起被收起来了呀!共产党不只是在迫害法轮功,它迫害的是全人类的道德,你看它现在不就是拿着糖诱惑大家:‘为了利益,大家一起把道德、良心都丢一边去吧。’现在不就是在这样做了吗?可是道德却是一切的根基,没有道德基础发展出来的东西,都是坏的。商人没有道德会不顾他人死活,导致出有毒食品、商品。政治家没有道德,导致贪官腐败,社会不安。人失去道德,就会不自觉的互相伤害,这一切都会慢慢的影响到大家的生活呀。这才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

“那些中共高层平时也跟你的长官一样坐在冷气房里,难得来这公开的场合有机会看到、听到真相,如果他能明白过来并帮助制止迫害,不是对他好、对中国人民好、对大家都好吗?那展板是收起来对人好,还是不收对人好呢?当人能把利益放在一旁时,单纯的良心一定会告诉我们什么才是对的,不是吗?”

他很认同我们说的,还说这将近一年来,航警们一直在机场默默的观察我们学员。几次接触,听我们讲真相,现在他真的打从心底对我们感到佩服。他还说:“我明白你们来这里完全不是为了你们自己。我试想过,如果我今天不在这个职位上,我能不能做到像你们这样?我觉的我做不到。在机场看过那么多团体,你们真是最平和的,这是我们都知道的。”

过程中,我们就是尽量把道理给他们说清楚了,我们没有依赖常人的想法,只有想救人的正念和愿望。当时,我也向内找自己。如果不是自身有漏,那块金光闪闪的展板又有谁敢去动它呢?虽然我找到自己在做三件事中的很多不足,但是我知道,我并没有找到自己真正有漏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之后我们仍平稳的在机场对大陆游客讲真相,透过交流,也陆续有人参与進来。我们每个月有一次机场的集体学法,其它时间我就甚少主动关心新参与同修的情况。直到七月中旬的某一天,因为小同修们放暑假也来到机场讲真相,孩子们很单纯,看到中国游客来到跟前,就在他们上车处齐声喊着:“法轮大法好!”

这一喊将航空站所有的航警们都喊来了。表面情况是因为正处世运及听障奥运期间,选手们在机场進出,所以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航警们都会如临大敌。以往我们在机场讲真相,都配合国际机场的环境,轻声而自然的溶在环境中亲近陆客,这一喊可把神经紧绷的航警们吓了一大跳。结果,当天所有在机场的同修们全都被强制带去了航警办公室。航警们暴跳如雷,一下说要开单,一下要我们永远都不准到机场去活动了。虽然大家都发着正念想跟他们讲真相,但是航警们一句也听不進去。

那天我不在机场,听到同修说这样的情况,我心里还想着问题不大,几次面对冲突的经验,我知道只要正念对待,最后麻烦就会消失,所以并没有想跟同修们做交流。后来连着几天,情况都很恶劣,只要同修一出现在机场,航警就紧迫盯人,斥喝同修必须马上离开。听到这样的消息,我还是只提醒大家要多发正念,并没有做出任何实际的动作。

直到我排班去机场讲真相那天,航警来到我的面前,吵吵嚷嚷的要我们收起展板马上离开,我发着正念不为所动,善意的跟他讲真相,果然那航警像没事一样的就走开了。当时我心里想:“有正念就谁也动不了。”但过了一会儿,我看到那个航警,正带着另一位在大陆游客上车处讲真相的同修要去办公室了。我突然惊觉到自己的状态不对,并为自己感到羞愧。

我也是机场的协调人之一,在整体碰到困难时,我却只想着自己如何做好就好,完全没为其他同修着想。我们是一个整体,同修被干扰不就是我被干扰吗?同修有漏这其中不就是包含着我的漏吗?这样的干扰都几天了,我竟没想到应在第一时间,就主动将同修们拢在一起交流、协调,关键时刻完全失去了协调人应有的作用。我立刻决定去办公室跟同修一起面对。

一進去就看到同修和航警在言语上起了争斗心。看到眼前的景象,我为自己感到难过,那些原本正面支持我们的航警,被邪恶操控的全都象变了另一个人似的,而自己的私心,正是让邪恶能钻進这个场来考验我们的借口之一。

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向内找,发现自己长期参与协调工作,久了竟不自觉产生一种倦怠感。一段时间以来,我能感受到有同修对我身兼几项协调工作有些想法,而我对同修无法体谅做协调工作需面对多少困难而感到难过。证实法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愿意承担负责协调的就是少数人,遇到活动紧凑、时间紧的情况下还要保证学法、炼功,压力确实不小。为了证实法的事忙一些并不苦,但同修之间的矛盾放不下就比较难过关,正念不强时真想退下来做个普通学员就好。心性考验长期没过关,积累下来就是一个大执着。到后来经常是被动的身处协调位置的状态,碰到不好沟通的学员时就想算了,我自己做好就好。很多时候我都想独力完成工作,却忽略了整体能协调一致时那无法估量的力量。

找到这里我感到非常惭愧,说来说去不就是一颗私心在扩大吗?也许这就是自己曾经发过的愿,怎么现在就那么不想负责任了呢!唉!那么在意别人的想法,我修的还是自己吗?想想同修们其实都很了不起,事不在大小,大家不都是为了救人而尽心尽力吗?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过去的修炼,它只是个人圆满的问题,做好做坏是个人问题。现在要救度众生,就牵扯了一个互相协调的问题、配合的问题。”我悟到,能帮助把大家协调好,不就是为了救人更多吗?执着于自己才是救人最大的障碍呀。

终于找到了自己有漏的根源,我决心立刻去掉这颗肮脏的私心,从新做好自己的责任。我和另一位协调同修商量后,决定尽快联系在机场讲真相的同修们在一起面对面交流。

在隔天下午的交流会上,我们互相提醒出现问题不要找责任,眼前的困难只是表象,事实的真相是我们整体有漏,只有在法中归正自己,事情才可能有转机,大家千万不要失去信心。我们静下心来交流,大家都谈了自己的不足,并正面提出个人的建议。后来我们达成了共识,在机场如何做,就听协调人的统一指挥与安排,并互相提醒重视自身的修炼状态,在机场要多发正念。最后要切记师父告诉过我们的:“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然后,我和另一位协调人前往航警局拜访,希望能借着这个契机跟局长讲真相,同行的还有两位同修在车上发正念。虽然最后还是没能见到局长,但航警局里某科室的一位负责人和我们有了沟通。透过几次联系,他表示其实航站的航警们大多数是理解我们的,而我写给他的信及真相资料他也全部上呈给长官看了。他为之前的冲突情况跟我们表示歉意。

那几天,另一位协调人天天去机场和同修一一耐心交流。后来航警对我们的展板摆放已不再干涉了,但是仍坚决反对我们在那里派发资料。我们再次集体交流、向内找,又找到了我们对于真相资料过于依赖的执着心。在机场,大多数的同修愿意派发资料,但是却较少开口讲真相。大法弟子反迫害十年了,大陆民众从各种渠道获得的真相讯息、传单都不少,现在很需要的是我们开口解其疑惑和劝三退。

我们想起师父多次通过航警们的嘴点化我们:“印那么多资料,你们钱很多哦。拜托不要发资料了,你们可以用讲的嘛!”认识到这个不足,我们决定“口中利剑齐放”(《洪吟二》〈快讲〉)。现在中国大陆游客一下飞机,就听到前面迎宾同修慈悲、祥和的声声呼唤:“我们是台湾的法轮功学员,欢迎你们到台湾旅游观光。请记得法轮大法好,把握三退保平安的机缘喔。”而在后面上车处的同修,就配合抓紧时间讲真相、劝三退,同修们慢慢突破了自身的障碍。虽然还有为数很少的航警、导游对我们有些负面想法,但我们一定不会放弃用慈悲去救度他们的。

修炼的人心归正了,大法的力量就显现出来。这一切的转机,就在我们整体向内找,互相宽容,协调一致,主动讲真相中,一点一点往好的方向起着微妙的变化。我们再一次真实的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还体悟到,所有在机场讲真相的同修们经过这样的事情,能不能认识到自身不足的地方,共同提高上来形成整体是很重要的一部份。

最后,希望大家共同珍惜景点讲真相、救众生的环境,碰到困难时我们一起知难而進,相信在整体的重视及正念之下,定能闯出更大一片救人的天。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