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讲真相和个人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想将我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讲真相修炼经历和最近个人修炼心得体悟和大家交流。

机场讲真相

从二零零零年的下半年,学员利用洛杉矶国际机场作为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特别是往返中国大陆的中国人讲真相揭露迫害的场所。我感到学员们在机场能够做的比较好是因为大家在向警察和其他机场工作人员讲真相中做的很好,使的他们能够理解我们。

开始的几年,我们会被警察盘问,问我们在做什么,是否有许可证。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的目地,并说明我们无须出示许可证,因为我们不是在卖什么东西。我们还会把一名机场官员的电话号码给他们。我们在开始到机场讲真相的时候,就去找过那位官员,他是审核机场发放许可证的。我们向他讲了法轮功是什么,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情况以及我们为什么要到机场讲真相,那是为了来往中国大陆的中国人和世界各国的人,不要听信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及中共的谎言,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那位官员很理解,把我们的申请作为特殊情况处理,给了我们他的名片,并告诉我们说,如果有警察询问,就让他们去找他。从那以后我们继续发报纸。六年多了,警察了解了我们,也不盘问我们了。

在机场的这些年里,我经历了许多对我的心性、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的考验。

师父二零零七年新年的经文《谢谢众生的问候》发表后,我注意到在机场遇到的中国人的反应的变化。一个星期日的晚上,我正在向去北京的人们发大纪元报纸,一位女士不愿接报纸,急忙从我身边走过。她拒绝了几次。但是,在我就要离开的时候,这位女士同她的先生和母亲也走到了门口,她的母亲一边从我手中接过报纸一边走了出去。几分钟以后,当我正坐在凳子上等着最后几个旅客在检票处办完手续时,这一家人回过来和我攀谈。母亲说,虽然她不相信法轮功,但她很同情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她又说中国人应该感谢我们的付出。我感到她或是她明白的一面,已经听到师父说的:“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珍惜他们所做的,就是珍惜你们自己!“(《谢谢众生的问候》)

两星期前,在机场我向一位去北京的男士递过去一份大纪元报纸。他问我说:“法轮功吗?”我说:“不是,是大纪元报,而我是炼法轮功的。”他笑了,我们又接着聊了下去。当他的朋友把行李交给安检工作人员后走到我们跟前。他的朋友告诉我他炼法轮功,然后他就坐在木凳上把腿盘了起来。我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炼法轮功,因为他很随意的告诉我,而他用双盘来向我证明却又非同寻常,但我肯定:他们和我说话不害怕也不紧张,而且他们也不象是受到过中共的谎言蒙蔽。我更加感到这些人以及更多的人——甚至全宇宙的众生——都很关注李老师今年新年的讲法。

在机场发报纸不是很容易;有很多挑战而且有很多人拒绝。当我把报纸递过去时,有人就给我脸色看,好象我在给他们某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东西;有些人径直从我身边走过,好象我不存在一样,有些笑着接了,也有人恶语相加。

另一件我最近在机场遇到的事迫使我向内找还要忍受一点痛苦。一天晚上,我向搭乘去北京的航班的旅客递送大纪元时报,报纸里面夹了一份《九评》。一名男子面带微笑的接了。我想他是在赞扬大纪元,然后他又说,“我认识在中国的真正的学员……”我只是回以微笑。可能是因为他的语气,也可能是我缺乏正念。他说过以后,我好象有点委屈,似乎他说我不是真正的学员。我想对他说声我也是一个真正的学员,不过我继续保持沉默。几秒钟后,这名男士向他的航班走去。

为什么他不认为我是一个真正的学员呢?我的一部份思想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我另一部份思想说:还是想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我深夜在这里,自愿把时间在机场度过、第二天早上八点前要上班。此外,在到机场前,我还要到圣塔莫尼卡去做每周的揭露活摘器官的模拟展。在两件事之间我有一个三小时的间隙,要吃饭、休息和处理一些常人生活的事情,并为第二天准备。我不是在付出吗?为什么那人还暗指我不是真正的学员?”

那天晚上我继续发着报纸,这些想法一直缠绕在我的脑海中。过了一会儿,我问自己:“你今晚不是迟到机场一个小时吗?你在家里一个五分钟的盹却睡了一个小时,这才迟了一个小时。因此你错过了多少人啊?”我越想到这些,越感到自己需要提高。一个真正的学员真能做到约束自己而能够做事守时——哪怕是义务的工作。

许多学员现在都很忙。我的经验告诉我当我忙于证实法项目时,我会在我的意识中产生一种观念:我干的很好,我在尽我所能。因此,当我由于懒惰或忘事或疏忽而出了纰漏或犯了错误,我不会在意或不下决心提高自己。在我们认为自己尽了全力时很难接受批评。但是,难道师父不是要我们做的更好吗?

在过去许多法会上,师父要我们不断的精進。其实,我并没有尽我的全力。

每次到机场和大陆来的中国人面对面,都迫使我完全的清除我不好的思想、业力、不好的念头、和外在的干扰因而让我能尽可能发出最强大的正念。我有时感到,随着我在每一层空间的身体都在努力发正念,他们在和不同空间的中国人的身体沟通着,向他们讲真相,促请他们让他们的主意识了解迫害的严重性从而接下报纸并对大法有善念。

我也看到我比以前有较少的争斗心。我以前经常在等候机票和托运行李的队列中穿梭,试图和他们搭话。这当然是一个不坏的发报纸的办法。现在我只是走过这些队列二三次,然后站在一处大部份人都必须经过的地方。我努力的发正念并面带善意。我悟到如果我的功比他们对大法的不好的念头还要细微,如果他们确实对大法有不好的认识,或那些控制了他们的思想不好的生命,那么我就能把它们清除。

在机场过去的两年里,我注意到我给过报纸的中国人比以前变的不那么蛮横。这一定是部份的由于我们长期将真相善意的告诉他们,他们从我们的行为中认识了法轮功的真相以及法轮功修炼人是什么样的人的结果。

我想如果我能够说中文的话,我会把讲真相的工作做的更透彻。只是目前我还没有付诸于行动。

修炼人不让色魔干扰

我想这对于同修尤其是那些没结婚的男士有帮助。有很长时间我对色欲要么处于一种迷茫、失落的状态,要么就是一种否定的态度。我想那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正经的结交过女朋友,一直独身,不懂男女的事,也许我对色不执著,或就算执著也不严重。

我记得和一位学员在洛杉矶的叫韩国城的地方一起住的时候,他有一次告诉我说,如果你白天沉溺于色的想法中,那么在夜里它就来缠着你。我一开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随后我渐渐明白了,一点一点的明白了。如果肉体的漂亮打动了我们的心,它就会变成欲望,進而变成实在的执著形式。如果我们看到了什么东西并让情進入我们的身体,那么我们就会被情所控制,我们的心就被带动,色魔就会趁机下手,说:“你不是求这个吗?”

我接二连三的经历了一些事情让我在这方面有了提高,真有点象神的安排。一个晚上,一个学员间接的指出我对色的执著。第二天在工作单位一个人说了几句话,让我意识到虽然我的言谈举止可能是正当的,可从我眼里转达的信息却不太合适。那天夜里,我去到圣塔莫尼卡西人学员的学法小组。我遇到一对学员,初次见面,学完法之后,我们交流心得。有一个话题就是关于色欲,其中刚见面的一位学员说到他对色的执著有一段时间,更让我惊讶的是他说他对食物比色更执著。当我问他时,他说他就是不该有这些想法。

这三件小事都对我有影响;他们使我惊醒。随后的几个星期,我重视我的一思一念,更能意识到一天中我是否被情带动。结果,我马上就感到有了提高。以前,我很多的晚上都会被色魔干扰,但现在我睡的像小孩一样。真是美妙的改变。打那以后,我有点放松色魔干扰我而造成的紧张情绪,我感到现在我更加明白了,作为修炼者,在这方面大法对我们的要求。

我希望我的分享对同修有帮助。不当之处请指正。

能和大家分享,我很荣幸。平时和学员接触的时间很少,因此,我很珍惜和大家一起的时间。大家在一起时有正念之场,不管是大组还是小组。这是师父为我们安排的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修炼环境。从别人那儿我会看到自己的不足与差距,而集体学法能加强自己的正念,因为我们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应该是来自于大法。

(二零零七年美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