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谢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今年刚考上台东大学特教系,很高兴今天有这份殊荣参与法会,并上台发言。以下是我修炼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修炼

在我小的时候,妈妈已经修炼法轮功了,当时年纪小,仅仅只是跟随着妈妈一起做做动作、炼炼功。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远离幼年的无知,也渐渐的感受来自同侪间伤人的言语。

我的身材从小就圆滚可爱,十一、十二岁时,已经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小胖子,再加上自己本来就少话、不善与人沟通,渐渐形成孤僻的性格、不受到团体的欢迎,自卑感油然而生,对于周遭的一切只想拒而远之与逃避、切断一切和他人的往来,将自己锁在书本中,实际上我却羡慕着一同出去玩的同学们。

从同学的眼光、言行举止中,我似乎被贴上透明的标签,成了不多话的怪人,被同学们列为黑名单、消遣的对象,甚至因为常找老师谈心,还被同学说成是打小报告。我当时对这种委屈难以忍受,只能将这些难过的心情告诉妈妈,妈妈就告诉我《转法轮》中“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道理。

有一次,一个平时欺负我最凶的男同学,在扫地时间当着大家的面,将一整本丢在资源回收的作业本拿起来,撕成一小片一小片,扔在我负责的扫地区域,并且将所有扫把收起来,要我用手一张张捡起。我当时真的生气极了,正当想开口回嘴的时候,瞬间仿佛听到妈妈常用来鼓励我的那句《转法轮》中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吞回怒气,默默的蹲在那里将纸屑一一的捡起。

升上国三,课业的压力下,我已经有了轻微的拒学症和忧郁症。由于在家中排行老大,再加上每天补习到很晚,我尽量不让父母知道。我当时有了轻生的念头,却又因为恐惧死亡,只能不断的逃避,不愿面对现实,一直活在自己束缚自己的框框当中,也因此扼杀了我的健康,健保卡不断盖章。看着A~E卡的纪录,连父母都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一本书却改变我的一切。

妈妈开始注意我很少说话和常常垂头、驼背走路的姿势,于是推荐我念《转法轮》,并且带着我炼功。刚开始,我听妈妈说学法轮功身心转好的人有上亿,我起初也只是好奇,不太相信,到底是什么力量影响这么多的人?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翻了翻《转法轮》,却没想到因此改变了我的人生。

身为一个学生,学校生活是我生活的大部份,我开始坚守书中“真、善、忍”的真谛来面对任何事情,原来人与人之间相处可以如此的简单。上了高中,我和同学之间不再存在着对立、冷漠。师父在《转法轮法解》里说,“在常人中修炼的,最大限度的要符合常人这个状态。”我本着对法、老师、父母、弟妹负责的心,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

在学校担任纠察队干部期间,对教官、学弟妹们负责,并教导学弟妹们“真、善、忍”的精神,纵使有些人不是很能明白,但是我仍然努力的让他们知道。高中二年级时,学法、炼功渐渐的减少,忙于课业、社团,但是我始终记得自己是修炼人的身份。听妈妈的建议,我提早起来炼功,在上学途中默背《论语》、《洪吟》。在高中生涯中,我最好的一次成绩,是在高二下的一次模拟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一名、校排名第廿二名。

神韵艺术团来到台湾演出时,我和一位英文老师,一同在学校告诉老师们这样的讯息,请老师去观赏神韵晚会。推新唐人九大赛事时,老师就在学校公告栏张贴相关海报。那位英文老师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因为我并没有将所有大法资讯及真相都跟学校的老师们及同学讲到位。

修炼之后我的改变相当的大。有一次三位同学在考完学测后,到幼稚园去实习当幼稚园老师,但是他们没有用这个理由请假,我偶然的知道这件事情,基于修“真”的理由,在老师点名的时候告诉了老师实情。他们回来后知道是我说出去的,其中一位质问我说:“你是不是看我不爽,你就直接跟我讲嘛,干嘛乱说话!”

她一说完我马上就开始查找自己的不足,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我发现自己没有修好自己的嘴,没有智慧的去做这件事情,只是逞一时的口快,才造成这样的后果。幸好,面对同学的指责,我忍了下来没有还嘴,事后我还向她真诚的道歉,同学们又再一次和乐融融的在一起,心中的疙瘩也才因此放下。

有一次,学校作业要交至少一千七百字的读书心得,参加全国高级中学跨校网路学法组心得比赛,当时苦思了半天,想不出要写哪一本书,妈妈看我这么苦恼就说“你平常最常看的那本书拿出来写就好了。”想想自己最常看的书就是《转法轮》,于是把看书前、后的变化、心得,投稿于网路上。投稿时,我并没有执着于到底能不能得奖,仅仅将这份投稿机会,当作再一次的反省自己有没有做好或不好的地方,用最真诚、纯正的心去写这篇文章。当成绩揭晓时,我得了桃园区高一组第二名,真是谢谢师父的鼓励。

二、天国乐团的感动

师父说要做好三件事情“学法、讲真相、发正念”。讲真相有非常多的方式,小时候的我对音乐有所接触,学习长笛、钢琴等乐器,也许自己有条件在这方面助师正法讲真相。

在第一次参加的天国乐团游行中,我心中有无限感动。犹记得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下午,在新竹“真善忍国际美展”作宣传游行,我一开始是抱着紧张的心情站在队伍之中,就在指挥的指令与乐团演奏的瞬间,我体察到其中的慈悲和殊荣,我告诉自己纵使再远、再累的路程也要坚持走到最后。

在今年香港的七一二反迫害十年大游行里,炎热的天气、闷湿的气候,我穿着不透风、长袖的古装团服,心中也起了不少烦躁心,却在游行之中化解了。望着两旁对着游行队伍张望的一切众生,就在走到最后人群最多的地方,我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心中的感动和众生企盼的眼神,一扫我身体的劳累及口渴,当时才感觉到自己此行来到香港的目地是如此神圣,那是为救度众生而来,是对海外或大陆众生的慈悲。

三、机场讲真相

在一天下午偶然的机会下,跟着炼功点的阿姨一同去机场讲真相。可能是平常的安逸心,以及在香港讲真相所谓“经验”下,自己似乎也放松了自己的正念,譬如背《论语》时没有专心,发正念的次数也相对于香港少很多,心态上也没有那么严谨对待,还跟同样是今年升大学的同修讨论填志愿的事情,也因此被邪恶钻了空子。

就在要回家的时候,迎面而来一批大陆观光客,我急忙跑到他们的车旁边举展版、发资料。一开始他们仍然不是很能接受,但是在同修们笑容可掬的亲切问候及欢迎下,渐渐的都接受了真相明信片。他们上游览车后,我们就举着展板站在车旁,看见一些大陆游客拿着V8、相机拍着我们的展板,看见他们惊讶的神情,却让我起了不该有的欢喜心。一、两次之后,渐渐熟悉了讲真相的方式,送走了最后一批大陆客时,我和另一位同修却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大声呼喊着“法轮大法好”。正要回去时,来了几名航警说我们违反机场的法规,要将我们带到机场警察分局去。

阿姨以及机场讲真相的负责同修,被航警局的高阶警官很凶的训斥责骂,我们在一旁发正念。我被这个场景吓到,认为邪恶控制着警察,而自己却因害怕而想回家,现在想起来真是无比的羞愧。

约略经过三个小时,警官由原本的凶狠、怒骂,到平静下来看我们带来的真相资料,有了些许的转变。回去之后,我心里非常的难过,因为自己的不重视发正念以及松懈的心态,给接下来对机场讲真相的同修造成麻烦,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及懊悔。

就在同一个星期的星期六,在机场讲真相的同修决定做一次整体交流。在交流之中,我才真正的查找到自己的不足,以及心中为己的“私心”,感到自己的心思有多么的不对,在交流中强调着发正念的重要性、以及对于所有做法的检讨。但是,在参与交流时,同修们说出的字字句句,没有任何一句会为私、为己,所体现的唯有“慈悲”两个字,为所有的众生着想。

在同修的真诚交流中,我看清自己有多么的愚昧和执着于证实自己那颗自私的心,没有配合好整体,也没有慈悲的看待众生,包括带给航警执勤的为难。就在我查找到自己的无知和不足时,我抬起头看着坐在师父法像正下方正在发言的阿姨,却看见阿姨背后有着师父的法身站着听大家交流,小法轮就在这个场中到处旋转着,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却让我很想哭,因为自己的没做好而连累同修,而就算自己做的这么差,师父却不曾放弃过我,藉由同修们的话语,再次的点醒着我。除了看见师父法身之外,更是看到在座的同修们身后都有一圈光圈,妈妈说可能是师父慈悲的原谅我,鼓励着在座的每一位同修,并且希望我们再接再厉。

四、结语

自己受惠于大法许多,我应该要把握好时间,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情,并且把握好现有的条件,做好师父及现今环境所赋予的一切,抓紧时间快讲,弥补我以前所错失的时间和没做好的地方,证实大法及实践自己所被赋予的使命,不忘自己曾在天上和主佛所签订的誓约,助师正法行。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