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协调中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得法七、八年来,在参与的证实法活动中,我经常有机会担任协调联络。刚开始,看起来似乎很积极、很精進,其实是抱着常人心在做事。久而久之,慢慢的意识到心性、身体、与方方面面不但没有提升,甚至是一直在往下掉、往下掉、往下掉……,才惊觉到不对劲了。后来,从新溶于法中后,才走正了修炼的路。以下是做协调任务的点滴体会。

一、人心不是正念

得法之初,因为热心助人,加上积极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学法交流,所以很快就被学员们认识,并被鼓励参与各种证实法的活动,甚至担任协调联络。刚开始由于任务不大,也还能在交流中谈谈体会与法理上的认识,所以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经常得到学员的赞美与支持。

但当时毕竟学法还不够深入,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以为自己的体悟挺在法上的念头,也慢慢的变成了容易辩驳同修的指正,以及在矛盾中只是找找表面,而不是深入挖根的坏习惯。

渐渐的协调任务愈来愈大,就很需要整体同修的正念才能共同完成。但由于我的心并不纯净,自以为有能力,所以总是一个人很努力的在做事,却没有思考为什么实质参与的同修不多、或因故无法协助?为什么同修总是有很多意见?

刚开始,我还能尽力的守住心性,在只有少数同修的参与下,不眠不休的做事。但久而久之,学业与生活经常出现无暇照顾的状态,有时一忙起来就是长达几个月都在不停的打电话、写电子邮件,等等。特别是每次到了活动举办前一周,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学法炼功就变的很难保证。因此,到最后与身边人的矛盾就常常激化到很难再去承受。

就在三年前,一起合作的同修突然告知有一项重要任务要進行。一开始,热心的我又自然的成了协调人。但当时一直没有悟到人心不是正念,所以尽管我全力以赴的协调,到最后所有的努力却是付之流水,整个任务后来改由其他同修从新执行。

二、没有正念与不炼功的教训

由于协调上种种的挫折与矛盾让我变的非常消沉沮丧,甚至连单纯的与同修联络都出现全身发冷的情况。渐渐的在修炼上的正念变的愈来愈弱,影响最严重的就是每天早上很难早起炼功。虽然,我一直很努力的学法、向内找,却看不到更深的法理,也只能找到皮毛,所以情况还是一直恶化。

一直到几个月前,由于身体已经出现经常性的头痛、肚子痛、与肩膀举不起来等症状。学业上也是不管怎么努力,只要我一碰到的实验就会出现机器“当”机、细胞死掉、样品水解等现象。还有,正在协调的任务也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同修参与,或是参与的同修不断的有生活上、修炼上、编写上等困难。种种这些问题逼的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不管是醒着、还是在睡觉中,都没有一刻是舒服的。所以,有好几次忍不住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放声大哭,请求师父告诉我到底执著心是什么?我该怎么做?

有一天,突然想起曾有同修在协调会议结束后,半开玩笑的说:「你一定没办法协调在座的同修,因为他们看起来都是有天天炼功,而你没有。」当时听完后,并没有放在心上。但这一次回想时,心头一震,深深的感到这正是自己修炼的不足。于是,第二天早上就奋力的起床炼功。可是,悟是悟到了,却似乎正念仍不足,所以只能三天捕鱼两天晒网。不过现在,我知道这一次不管如何一定要好好的珍惜!一定要从修炼上突破!所以我请炼功点的辅导员让我拿横幅,从第二天开始,不管是台风天或是没有人去炼功的早上,我都尽力坚持去炼功。

三、修炼提升、走出困境

炼功对我来说从不是舒服的事。因为双脚的筋很硬,手臂的肌肉也挺没力,而且每当犯困时,全身肌肉就无力撑住身体。在刚开始坚持天天炼功时,全身总是难过的几乎快倒下去。炼功姿势也很不标准。可是,一想到这也许是可以让协调任务变的顺畅的希望时,就知道不管多么难看与痛苦,都要坚持下去。就在持续炼了一个月后的一天,真是困到不行,双手根本完全抬不起来,所以在头顶抱轮时整个人已经是快倒下去。就在快撑不下去的一瞬间,眼泪突然夺眶而出,向师父发出求救的一念:「师父!我想要炼功」。随后几秒钟就感到头顶暖暖的;又过了几秒后,就不再犯困了。虽然身体还是不很舒服,但总算可以撑住。也是从那天开始,炼功虽然还是不舒服,但基本上是可以忍受了。

尽管炼功时很苦,但在学业与工作上却意想不到的很快就顺畅起来,在学法中也开始有不同的深入体会。而证实法工作的协调上,更是出现以往所没有的现象,非常顺利,也节省了很多时间。例如:以前虽然费很大力气,最后还是找不到十分之一的同修实质参与。然而,从新精進后不久,请佛学会发出征才信后的回应,居然是大半都可以直接参与,即使有少数同修不合适,也很快就明白情况,而不需要再费太多时间与精神去试用或联络。甚至与某些参与同修的联系,也不再象从前总要等好几天,或几个星期,甚至个把月才有回音的情况。相反的,现在大多是一、两天就有回应。有时同修甚至做了超乎想象的完善回应与配合,让我可以更快的完成协调工作。

四、也珍惜同修的修炼机缘

以前,在协调时偶尔会跟同修交流学法炼功的重要,但可能是我还没有从实践中真正的认识,所以交流效果并不好,甚至还跟同修闹矛盾。例如有一次到曼哈顿讲真相期间,鼓励同修尽可能每天学法炼功,但有的学员认为在台湾时已经天天学法炼功了,远到纽约就应该多多把时间用在讲真相上。因为我是组长,所以同修把我的鼓励当成了命令,再加上其它不顺的事情,最后同修对我很不谅解。所以,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再也不敢大面积或积极的鼓励同修要把学法炼功摆在第一位。

可是,现在因为真真实实的走过这一段弯路,也真的是深刻的明白修炼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开始诚心的与一起合作的同修交流这方面的体会。刚开始,还是有同修不太认同我举的例子、或所说的话;但随着能坚持每天都学法炼功的日子久了之后,很奇妙的,同修们也纷纷自己认识到学法炼功的重要。还有的同修,本来因为身兼数职,一直没能全心投入,但最近也更深的明白了这个项目的意义,進而能把时间多拨一些在其中。

就在最近的一天炼完功后,大家集体学法时学到《转法轮》<第六讲>的一句中说:「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当时突然有一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震撼,但心里却很疑惑,因为没有觉的最近有修出什么慈悲心,只是一有机会就鼓励同修要多学法、多炼功而已。如果发现同修的时间很紧,会因为花时间参与而减少学法炼功,就主动把同修所担负的任务分配给其他人,或是延长任务的时间。所以,我想,作为一个协调人就应该处处考虑同修。同修们都是来修炼的,所以可别让同修因为参与证实法的工作而忽略了学法炼功。

五、修炼的标准是一致的

不管参与任何证实法的项目,在过程中遇到困难是难免的。在以前,往往跟同修交流一下,只要能加强学法、炼功和发正念,都会很快突破困难。但是,近半年,一起合作的同修经常出现身体不适、亲人生病、电脑挂掉、甚至还有网路线烧掉等干扰;或是总出现编写的教材修了又修,改了又改,在原地一直打转的现象。

尽管大家从各个角度做了交流,却效果不彰,也没真正找到干扰的原因。一直到最近,当我们把编好的某几课教材提供给授课的同修,得到的回应却是:因为内容包含一小部份常人的变异观念与执著,所以无法使用。当大家严肃的交流和向内找时,想到我们正在编写的是给年轻同修使用的教科书,而这些同修的纯净与精進是有目共睹的,难道他们的圆满需要如此的纯净与精進,而我们不需要吗?当大家明白后,在交流中虽然还有不同的意见,却都能尽力放下个人的观念与执著,以使编写的材料纯净。同时,整个编写的進度也开始慢慢的在一步步往前進,有一些一直突破不了的困难也出乎意料的出现转机。

六、结语

现在回头看看走过的这一段弯路,发现其实就是一颗自以为不错的执著心不愿意放。所以,在矛盾中,都在不断的看别人的对与错。但是,损失最多的却是自己,不仅近几年陷入了消沉与不精進的状态,也错失了许多本来可以做的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机会。

最后,也希望一直不太精進的学员能走出来,完成你们的历史使命。时间不等人哪!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