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法制面对“政治高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八月中旬的一次会议上承认:“当前,部份群众对司法的不信任感正在逐渐泛化成普遍社会心理,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现象。”

在中国,“法制”一直是中共统治的政治工具,现在被越来越多的人看穿,这就难怪老百姓普遍不再信任中国的司法体制了。

迫害中司法被践踏

十多年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让中国的司法体系被“政治挂帅”彻底践踏。仅举一例,中共十年中在全国各地劳民伤财的建立了数不清的所谓“法制学习班”,这种“学习班”说白了就是洗脑班,为了让无数信仰真善忍的民众放弃信仰,不断剥夺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而且对他们进行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已达到让他们放弃信仰的目的。

这里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其实是执法犯法的“思想集中营”,如果“法制学习班”真的能让公民增强法制观念的话,加入这种学习班的人应该是迫害的发动者和各级执行者,因为他们连“宪法保护公民的信仰自由”这一最基本的法律常识都不懂,不应当进“法制学习班”吗?不仅如此,那些手上有血债的、迫害的发动者和指挥者还要受到法律的严惩。

明慧网报道,近日,辽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张舒婕、张舒霞、赵广顺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丹东市振兴区法院秘密判刑三年到七年不等。丹东市元宝区法院马姓庭长宣称:“越请律师辩护判得越重,不允许律师作无罪辩护。”该副院长的唯一的“法律依据”就是“上面的意思”。

这样剥夺法轮功学员基本权利的枉法法院在过去十年中,在全国范围制造了多少的冤狱可想而知。

在中共体制下,司法起不到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的作用,也不具备法律最基本的公正性和尊严。

可怕的“政治高度”

近日《人民日报》外逃记者、原时政专题部主任邱明伟向海外媒体曝光了自己在中国遭遇的“政治”恐怖。邱明伟因赴港参与“七一”游行,返京后遭到打压。

邱明伟说:“一旦给你扣上政治帽子以后,你是解释不清的,你聘请律师辩护是无效的,《人民日报》有一些非常简单的事情,它都要把它上升到政治的高度,这个太可怕了,这个会剥夺我的人身自由的。”

所谓的“上升到政治高度”说白了就是老百姓得罪了共产党后,后者的欲加之罪。当邱明伟的问题“上升到政治高度”时,连以往的高层“关系”都因怕受牵连,无法帮他。

一旦被定性为政治问题,那么“司法体系”就成了酷刑和精神折磨的代名词。邱明伟在政法系统的一个朋友告诉他“从你嘴里掏证据的时候是怎么掏的,你知道吗?七天七夜不断地搧你的嘴巴,把你的嘴巴搧得像面团发酵似的,浮的绵绵的,你想你能扛住七天吗?把你的嘴巴给你搧得。你要是能扛得住了,好了,八天八夜你扛得住吗?他说,好了,你扛得住是吧,还有老虎凳,你扛得住吗?”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年中,包括老虎凳在内的百余种肉体和精神种酷刑就是这样曾经,并还在继续被用来折磨那些坚持信仰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时的“法制”已经完全沦丧为中共国家黑社会主义的暴力工具了。

讲政治和搞政治

无条件服从,共产党喜欢的就是“讲政治”;共产党不喜欢的、要打压的就是“搞政治”。和法制一样,“政治”一词被中共玩弄于股掌之中,也成了愚弄、控制和奴役中国人的工具。

在中共的体系中,“法制”永远也不会超越“政治”之外,独立公正的行使职责;而“政治”永远会要利用“法制”来加强自己的统治。老百姓对中国司法的普遍不信任和心理抵制也是这样形成的。

任何形式上的改良都是治标不治本的,中共存在的本身就注定了中国人民不断经历的苦难。只有选择退出中共、发自内心的抛弃它,才能会给自己和社会带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