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舜的启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远古的尧、舜二帝,是中国历史上的圣人。舜出身平民,而且母亲早逝。他的父亲、后妈和弟弟对他非常不好,百般刁难他,甚至几次要置他于死地,但都没有成功。舜懂礼让,谦美贤德,对父亲、后妈仍然非常孝顺,对弟弟仍然很好。舜在十七岁时被不太理性的父亲赶出家门,离家出走,先到了济南以南的历山耕种,又向西去了雷泽捕鱼,再到黄河岸边制陶……。

舜虽然在逆境中,但是走到哪里,他都用德行感化当地的人,那里的人都会道德提升,兴起礼让之风:历山农人都互让田畔,雷泽的渔人都互让居所……。舜虽然年轻,但是个大德之士,人们都愿意接近他,于是四面八方的民众纷纷慕名前来,依附于他,到他住的地方来安家乐业,于是人渐渐地多起来了,一年就聚成个村落,二年成为城镇,三年就成为一个城市。年轻的舜成了那一方的道德和精神的楷模。

舜用德行感化人,完全出自于仁德的本性,并无任何政治目的。舜的德行、美名逐渐远播,传到了当时的天子——尧的耳中。如果按照现在扭曲人性的党文化的观点看,舜不是在和尧“争夺群众”吗?

当然尧不这么认为。尧不仅没有以莫须有的“争夺群众”的罪名打击舜,而且感于舜的德行,把女儿嫁给了他,后来把帝位也传给了舜。当然这些并不是舜有目的追求的。舜即位后天下大治,四海臣服。

那么为什么尧没有认为舜是和自己“争夺群众”呢?没有感到“威胁”呢?其实理解这也不难。

尧一心为公、为国为民,非常好贤。他四处访寻贤能之士,求贤若渴,寻到大德大贤之人,就想把天子之位让给他。他寻访到多位修道的高德之士,但是这些修炼之人对天子之位毫无兴趣,帝尧多次想让位,都没有让成。

尧见贤思齐,他的大公无私的境界,宽广的胸怀,自然不会把另一位大德之士树立为自己的敌人。

反观今日,中共“立党为私,执政为己”,贪污腐败、极端为私,妒贤嫉能,对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人就进行无情打击。如果舜生在现在的中国,那么大家不难想象,他必然会被中共以“和党争夺群众”、“搞政治”等借口而镇压。

在中国历史上,教人向善是受到人们尊敬的,然而在中共的统治下,法轮功教人向善却被诬蔑为“政治企图”,成了“罪名”。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修炼,帮人提升道德、祛病健身,无意人间政治与权力。由于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使人的道德和社会风气快速回升,所以受到人们的广泛欢迎。例如,在湖南省山区,流传着一个“让水”的故事。南边村和水庄村共用一条水渠。因为水源有限,每到盛夏干旱季节,处在上游的南边村仗着优势,垄断稻田用水二十多年。一九九五年七月,法轮功传到了南边村。全村一百七十六人学功,他们的道德观念、精神面貌很快发生了变化。大家一片善心待人,争水、霸水,变成了让水,两个村子从此消除怨恨,和睦相处。

一九九八年初夏,中国发生大洪水。当时湖北省武汉电视台每天都在不断播放全国各地集体和个人捐款的消息。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法轮大法修炼者,捐款多少多少元。在一个抗洪工地上,有十几个人,从早干到晚,好象不知道累一样。去视察的领导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说都是自愿来的,细问之下才发现,原来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为民造福的例子不胜枚举。

尽管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心胸狭窄的中共江氏集团却把法轮功受到人民的欢迎与喜爱歪曲成“和党争夺群众”,妒贤嫉能,从而不择手段地血腥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教人向善在世界一百一十多个国家都受到当地民众的欢迎,也只有中共迫害,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无理打压非常不解。

可悲的是,现在仍然还有一些国人在盲信中共的谎言,不能认清法轮功真相。其实只要能够跳出党文化的思维,站在人性和良知的角度来看问题,就不难认清中共的极端自私和妒嫉使其失去理智而打击法轮功。

当年尧的大仁大德赢得了民心,他去世的时候,老百姓“如丧考妣三年”,发自内心的悲痛。中共本质邪恶,坏事干绝,民心失尽。无怪乎,现在人们纷纷发表声明,退出中共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