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转折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今年二月份得法的新学员,今年廿三岁,从事的是半导体设备商。

今天跟大家分享我的得法经过与修炼心得。我的母亲是法轮功学员,她二零零五年得法。在得法前,我的生活就是围绕着物质、玩乐和追求不完的欲望,母亲在得法后常常对我不厌其烦的讲真相,当中最让我好奇的是法轮功竟然还提到粒子、分子甚至是宇宙的奥秘,这些都让我非常讶异。而我始终认为活在当下、及时行乐比较实际吧,而我自己也觉得修炼是如此清高的一条路,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常人怎么可能走的下去?就这样,每次母亲的话我都只是当作耳边风,听听也就算了。

得法

去年农历岁末之际,我因为工作出差前往上海,回国后当晚就开始发烧,吃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药,最后也莫名其妙的痊愈。身体好了之后过没三天,已经要开始准备过年,在年初三时我又发烧了,这一次的症状比上一次更加严重,在整个年假我都是在床铺上度过,最后又是吞了许多的药才得以控制下来。这是我第一次感到病魔的可怕。

年假后开始上班,而我的病情却一直是白天正常,到了晚上就发烧。这天我的老板告诉大家,因为金融海啸造成订单大减,今年要好好把握时间多多充实自己,希望大家都可以通过英语鉴定。

其实这问题对有些人来说应该不难,但问题的难度是看个人的程度而决定,偏偏对我就是有困难。从小我就是个非常会钻牛角尖、不乐观的人,加上身体不适,导致我心理压力非常大,大到我觉的我不想活了!于是我上网做了忧郁症筛检,我竟然有三十二分!已经算中度忧郁。

在那天我会莫名的掉泪、不想开口说话、叫我站在高楼往下跳我一点都不会害怕,那时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当人好苦,我不想活下去!我恍惚的告诉母亲我的状况,母亲告诉我:“你把《转法轮》看一看,我保证你会没事。”

就这样,我接受看《转法轮》,看了大约三分之一,这时我想到户外走走。在散步时,我心想我一定要赶紧回去把这本书看完,回到家就这么看着看着,眼泪竟会不由自主边看边流。书中讲的许多天机,更让我对人生的许多疑惑得到解答。就这样,我得法了。

心性考验

在得法后自认为已经够精進,在心性提高后,有许多事物我都能抛下,比如网路游戏、打球、看电影等等一切我所认知的欲望及执着,以及我认为是喜欢与不喜欢的执着,我都能把它找出来抛弃它。甚至某些我认为是师尊所设下的考验,我都能度过,因而生出欢喜心。而由于这个欢喜心,造成同事对我嘲笑与不解,于是在学法不扎实的情况下,我脑海中竟然开始出现质疑,对大法产生动摇。

某一天,因工作前往客户端操作管路上的开关,因为我的疏忽未做好事前检查,导致后段管路全部污染。就我所知,这应该有上百万的损失!在当下我吓傻了,我在心里问自己:我到底该不该说出来呢?我会这么想,是因为客户与我都同时在现场,因此我存在着侥幸的心,比如客户未尽到严谨监督的责任等等。

在一连串的忙碌后我也忘了刚才的疏失,而所有的想法跟念头都随着工作结束而散去,那感觉就象完全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回到家后,客户来电询问:质疑我今天工作中有没有疏失?那时我紧张的连忙回答并无此事。这通电话真是让我从人间掉進地狱,我不断的告诉自己:“完了!是我做的!”更丢脸的是,我一直在找寻脱身的方法与借口,同行的同事告诉我绝对不能承认,而且我们可以打死不承认这件事情,没有人说出去绝对是没事的。同事就在电话中一再的提醒我这件事情,会严重关系到我们与公司的未来。

挂掉电话后,我心里非常难过,我难过的是我的疏忽,难过我怎么可以存在着这种心态去处理这件事,更难过的是我不配当大法弟子。我心里一直翻滚着一个念头:“师尊,这样的我,您还要我吗?”我难过自责,想找出一丝希望一丝方法去解决这件事情。

我反复的思考这是师尊设下的难关吗?这难关明明白白的摆在在我的眼前,但我却无法去面对,而如果是难关我又该怎么去做?我到底该怎么办?!

晚间母亲及同修和我交流,同修问:“你信不信大法?”我毫不考虑的回答:“我信!”随后同修告诉我:“这可能是师尊给你的考验,你只要把心摆正,所有的事都能解决。”在那当下我看到了希望,立即我就拨了电话给客户,告诉他,我的良心受到谴责,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我必须得坦承我今天的一切行为,这是我的疏失,我愿意承担。

我话说完,电话中客户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说:“已经没事了,下次要多注意。这件事可大可小,我会处理掉的。”电话结束后,我泪流满面的对着师尊的法像说:“弟子我什么都相信了,谢谢师父帮弟子承担这一切,弟子从此以后绝对真修大法,坚持不懈。”

这件事就在一通电话中结束了,这次的难关它考验着我信不信师,信不信法,甚至于能不能修,能不能修下去。而我的同事都说我疯了。

而听完这件事的你,怎么认为呢?当下你会承认吗?面对这么大的状况你如何取舍,是面子?是利益?还是良心?如果我没修法轮功我绝对是说谎到底!而且死不承认,更要不然就是把客户拖下水,大家一起丢饭碗。这段话不是要说我心性如何,而是大法的力量让我彻底信服,让我体悟到这就是大法“真、善、忍”的体现。

心性提升

刚得法后在学法时,总会觉的心是在法上了,但出了门却是另一个样,脾气一样说来就来,整个人根本就不在法上,这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后来我察觉这是意志力不够坚强才会这样,发现后我开始强迫自己认清自己,每天一想到就在心中告诫自己,别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就这样,慢慢的,我让自己的心可以保持在法上了,这样一路走来,也让我开始与对立将近五年的父亲产生相处上的转变。

在不断提高心性后,有时会觉的怎么老是会遇到同样的心性关,而老是过不好。每当我有外勤工作回来时,就非常容易与同事起矛盾,甚至明明知道回到公司一定会发生矛盾,但还是避免不了。我对于这点非常的不解,最后我在向内找并反复的思索后,我惊觉这不就是妒嫉心吗?因为外勤工作很闷热,造成我妒嫉同事的工作比我轻松!原来我一直发生的矛盾竟然是妒嫉心所造成,更可怕的是它竟然隐藏的这么隐秘,不去抽丝剥茧是非常不容易察觉的。我再仔细的想想我修炼后大大小小的矛盾中,有许多竟然都是因为妒嫉心所造成的,只是成份多跟少。《转法轮》中说:“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我希望借着今天的法会,我要把它完全暴露出来,彻底瓦解它,清除它。

精進实修

得法后我一直都是在家里炼功,五套功法双盘打坐,我都炼的很有心得,自认为,以刚得法的人来说应该算是精進吧!我一直沾沾自喜的这么认为。某天,母亲告诉我,你要去炼功点跟大家一起炼这才算是精進!而我听了很不认同的说:“我才刚得法不到半个月,我可以这样炼,我觉得我很了不起了耶!况且我怎么可能四点起床炼功,我怎么可能起的来。”

当时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思考,一起炼功就是精進吗?两天后我决定参加晨炼。说也奇怪,那天早晨我竟然可以四点就自然醒,却不会感到疲倦和睡不足,从那天起到今天,我每天风雨无阻都会到炼功点与大家一起晨炼。因为可以每天与精進的老学员彼此督促交流,使得我比以前更了解什么是精進,对法也更加坚定了。

我就这样在一个非常好的环境下开始精進,因此只要是有证实法或讲清真相的活动或项目,我都积极参与,如真善忍国际美展、香港“七•二零”反迫害大游行、桃竹苗“七•二零”反迫害游行,以及各地区的交流会,每次参加完这些活动,都让我在修炼的层次上有明显的提升,有时不只是提高了自己,在法上的认识又是一种不同的境界。

就这几天上班时,我接到同修的电话,她说:“八月初在马祖進行第一次的真善忍美展,非常需要人手,你可以去马祖吗?”那时我啥都没想,就跟她说:“好呀,我可以去。”在挂完电话后我才想到,手上有个案子就是那天要做的,而且那件案子历经风风雨雨,才好不容易谈成,那时我就在想:请同事代替这应该没啥问题,况且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比我要做证实法的事更为重要?!

我当时就是这个念头。就这样过了四~五天,专案经理告诉我:这件案子因为某些因素要延后了。当时我听了也没放在心上,之后回头想想,这案子也延的太巧了。我真实的体会到《洪吟二》〈师徒恩〉中所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在讲清真相工作中我选择了网路与摄影记者,网路的方便与快速及使用层面,使得救度的众生也有所不同,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人,那时我才知道要救一个人真的不容易,得顺着他的心他的意,否则心不正或讲太高,都会非常容易将对方推入毁灭之中。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师父在传法中叫大家要做好的三件事,看上去简单,精不精進都在其中,成就什么果位都在其中。”弟子虽然得法晚,但我一样会去做好三件事,兑现我的史前誓约,随师归返。

以上是我得法五个月的小小心得,在这,要谢谢炼功点上的老学员,能有缘与你们一同精進,我非常感谢你们,谢谢。更要感谢师尊从地狱中把我捞起,让我得到这宇宙开天辟地、万古不遇的大法机缘。谢谢师父!

以上为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年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