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戒备心”,做到“心胸开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师父在近来的讲法中谈到“戒备心”的问题。在中共邪党文化熏染下,从历次运动被迫害中走过来的大陆人,“戒备心”已成为其在这个社会中生存、生活所必有的,以至于不知道“心胸开放”是什么样。

自己曾经是一个“戒备心”极强的人。一位老年同修曾提起九六年他第一次来到炼功点时,当时我教他的功,分手时他问我名字、在哪工作。我当时的回答是“知道那么多干啥,以姓称呼我就可以了”。他说这是他记忆中第一次被拒绝。几年后听他说起这件事,我也觉的不可思议,自己怎么会这么回答别人的询问呢?再反观自己,做人时待人处事非常谨慎,不想因自己的不慎给自己、给别人留下什么“后遗症”。记的“文革”时,自己还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担心父母、怕他们出事,我就以说自己的方式告诉父母:“说什么事,别人问‘听谁说的’,我都说‘坐公交车时听别人说的’,因车是流动的,他们就抓不着把柄啦。”这就是以前的我,小小年纪就知道保护自己,别“因言获罪”。

常人中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方面的因素,这有“理智”、“成熟”的一面,但也有不好一面存在。细细想来这都是强烈的“戒备心”的反映。深挖下去还是怕自己的所谓“隐私”被人说三道四,怕自己的不慎留下什么把柄、带来什么后果,怕自己受到伤害,维护的还是“自我”。这个怕自己被伤害的“戒备心”还会带来“争斗心”。而不是以善念看待别人(包括同修)的所言所行;这个“戒备心”会让修炼的人封闭自己,包裹着“执着”不放。那么,拖着这么大的包袱怎么前行呢。

师父说,“修炼就是去人心、去人的执着。”(《警醒》)我感到我的“戒备心”在很微观的层面上都存在着,一个念头出来,常常不需要多想就已经很“严谨”了。学法中还知道了旧势力曾经对我们的一切都作了非常细密的安排。由此我悟到我的思维方式都要发生改变。我在发正念清理自己时就加上一念,清理那些不好的因素。正象我们知道的,去执着心,我们排斥它、主动清除它,师父最终就会给我们把它全部拿掉。不知不觉中,我的“戒备心”在消减,而越来越“平和、为善、心胸开放”。

一点感悟与同修共勉,让我们尽快的修去人心、尽快的成熟起来,心胸开放、坦诚的与同修切磋、配合,携手助师正法;心胸开放、坦诚的面对世人,真心的为他们好,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走好最后的路。师父正盼着我们尽快的成熟起来,好开始下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