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大法不易 精進修炼不止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我是一个零七年才从新走進大法的生命,之前由于旧势力的重重阻隔,从迫害开始后整整八年,我不知道关于正法形势的任何消息。是伟大的师尊再一次慈悲于我,给了我重生的希望。

年少得法

一九九六年,我十三岁,母亲单位的一位同事送给她一本从北京带回来的《转法轮》,却被母亲藏在书柜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书。通读完一遍之后,师尊慈悲的话语唤醒了我心底生命的本质,我泪流满面,知道这就是我此生所要寻找的,同时也明白了许多我年幼时就想要明白却又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自此,大法在我的心底深深的扎下了根。

由于我得法时,刚上初中,父亲一直反对我修炼大法,他认为作为一个学生,唯一的目地就是学习。所以,每当我看大法书或者跟着母亲去集体学法炼功时,他就对我大发雷霆。由于父亲在家庭里绝对的地位,对我要求又十分严厉,我对他是又惧又怕。但只要他不注意,我仍旧会偷偷学法。那时,大法的美好博大充满着我的心灵,师尊的话似乎时时都在我耳边回响,要求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在生活中去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就这样,一直到九九年大迫害的发生。

迫害中失去了大法

当时,突然发生的迫害法轮功的消息使我和母亲都大为不解,父亲却为他平日里阻止我和母亲学法炼功感到庆幸,认为幸亏他那样做了,我才没有受到牵连。后来邪党策划的“天安门自焚”在全国引起一片震惊。由于母亲是高级知识份子,又是党员,单位对她進行了长达几个月的政治洗脑。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母亲感到了空前的压力,在邪恶的胁迫和怕心的驱动下,她在单位里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并且答应把所有与大法有关的书籍上交。后来在我一再的以生命为要求护书的情况下,留下来一本《转法轮》和一本《转法轮(卷二)》。看到其他的大法资料被母亲上交后,我的心里空空的,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感在我心里升起。

师尊慈悲使我从新走回来

由于得法前几乎都是自己偷偷学法,很少接触其他同修,加之迫害开始后母亲退回到常人状态,就根本没有条件接触其他同修,也就更无从了解正法形势了。失去家庭修炼环境后的我心灵没有了归宿,也慢慢淡忘了学法,四年繁重的高中学习后,我進入了大学,混迹于常人的大染缸中,对生活失去了目标的我无心学习,常人的名、利、情时时刻刻都在污染着我。思想中早已被冲淡了法的我,在生活中随波逐流,执著于常人的生活,使得我很多时候既难受又不甘于现状。虽然没按照大法弟子的路在走了,可旧势力却仍然没有放过我,大法被迫害最严重的那几年,我的身体异常的差,身体各方面的病业表现也异常严重,甚至危及到了生命。可是在我的心底,一直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大法是对的,师父没有错!那时我唯一的期盼就是什么时候师尊能回来就好了。

虽然饱尝了精神的煎熬,但我思想里仍然期待有一天能从新回归大法的怀抱。终于在快要毕业的时候,我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位讲真相的同修,她告诉了我大法遭受迫害的真实情况和正法形势的突飞猛進。震惊之余,我心底里那微小的希望突然一下升华起来,充满了我整个身体。“我要学大法!”我心底的那个声音震动着我的心灵深处。同修把师尊所有的讲法的电子书都传给了我,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看书,师尊慈悲的话语似乎就回响在我耳边,我泪流如注。八年时间,我深深的明白我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学法,尽快跟上正法進程。

在放下生死中过的所谓“考验”

当我下决心要做好三件事,尤其是救人的时候,巨大的魔难也随之而来。首先是强大的怕心伴随着自己的证实法的决心反应了出来。每当想到自己今后要像千千万万同修一样去讲真相救人,想到自己平静的生活可能就此打乱,甚至要看淡生死的时候,就吓的全身冒冷汗,心里极度慌乱。每次当我一看到警车或听到警车经过的时候就头皮发麻,大有天塌之势。就这样度过了几个无眠之夜后,我在网络上发出了第一篇证实法的文章。

在怕心稍稍修去之后,亲情关也随之而来。刚开始走回来,首先讲真相救度的自然就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因为爷爷是佛教中人,当其一了解到我开始学大法之后,勃然大怒,打电话声泪俱下的要父亲为了保护家庭的幸福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要让我放弃修炼。我知道这是爷爷背后的邪恶在作怪。本来可以允许我一个人在家看书学法的父亲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要求我立即放弃修炼,并要毁书毁真相资料。我自然拼命保护大法资料,并且耐心给父亲讲真相,可是之前还能接受真相的父亲此时无论如何也听不進去了,他对我又打又骂,厉声痛斥我要我在这个家和大法修炼之间做一个选择。我选择了后者。几天之后,我从家里搬了出去,一个人住。搬出去的时候,母亲悲哀的眼神,父亲失望冷漠的表情,都深深刺激着我的内心。当父亲骂我是“不肖子孙,家族败类”的话再一次回响在我耳边的时候,痛苦和委屈的泪水涌出来。我咬咬牙,心里默默的背着师尊的《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想想之前那些在7.20大迫害中过生死关的同修,想想师尊为我们巨大的付出,我这点魔难又算的了什么呢?难道就因为亲人的悲伤就可以放弃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誓言吗?不能!放下对亲情的执著,我的心里一下明亮了许多。

证实法的路上师尊让我见证神奇

即使过最严重的亲情关的时候,我也在坚持学法,坚持做证实法的事。一路上师尊给我见证了许多神奇。

当我刚来到工作单位的时候,联系到了本地同修,一心想多要些真相材料,好用来证实法,救人。可惜资料点的资料实在有限,需要的同修又多,我能拿到的也很有限。一天,我想,要是自己也有刻录光盘,打印资料的条件就好了,那我自己就可以做资料了。没想到就因为这一念,几天后单位就分给我一台带有刻录机的电脑。办公室也正好有打印机,我做资料的条件一下就齐备了。于是,下班后办公室就成了我的一个小型资料点。

虽然带着强烈的人心和执著(干事心、焦躁心)做着真相资料(后来集体学法的同修也指出我做的资料不太完善),但师尊念弟子一颗救人的心,始终保护着我没出现任何危险。经常是打印机卡壳了,摆弄两下子突然就好了(之前我从未接触过打印机),那时一心想着救人,顾不上怕心,经常是刚刚在大街上散完真相传单,警车便从身边呼啸而过。结合着面对面的讲真相,没少遇到世人的指责和非难,有时候是很难过的。但师尊的话时时都回响在我耳边:“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精進要旨二》<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于是,发传单光盘,贴不干胶,讲真相,散九评,我都积极参与其中,把自己真正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发挥作用。

当真正放下自我,只抱着一颗救人的心去做事的时候,往往就会展现奇迹。哪怕常人认为再危险的环境,我都努力去救,不曾出现任何问题。有时候单位里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跟其讲真相,几分钟就明白了真相,并且三退。在按师尊要求认真做三件事之后,自己身心的巨大变化也显露出来。我知道这些都是师尊在做,是师尊的慈悲呵护,让我一个才从新走回大法的生命一次次见证神奇。

自己精進,不忘拉同修一把

在做好三件事之余,我也看到了身边许多往日的同修都很少修大法,甚至把大法淡忘了(以我母亲就是一个例子)。整体环境的落后,也许就是旧势力把我阻隔这么多年的原因吧!于是,我心里想:如果我能帮帮这些同修就好了。因为我也才走進大法中,能不能真正帮助到同修,起到正面作用呢?当时我的心里还真没底。但师尊看到了我这颗真诚的心,于是帮我安排一切。

接连几天,我都在无意中看到了同修交流的关于怎样帮助昔日同修走出来的心得体会,也知道了一些同修如何帮助怕心重的学员走出来的事例。我想,那么就先从母亲开始,帮助她走回大法中来吧。于是我将师尊九九年之后的讲法打印出来,一篇篇悄悄拿给她看。每天晚上父亲睡觉之后,就找她谈心,告诉她大法得之不易,还有正法形势,同修的正念出神迹以及希望她能走出来等。往往是开始还不知道怎么讲,但是只要怀着帮助同修、希望同修走出来的纯正念头,到时候话语就源源不断的从我嘴里说了出来。而且充满着祥和,慈悲的正念之场,经常说的她泪眼汪汪。就正如师尊在《精進要旨》〈清醒〉中所言:“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

在师尊的安排和我的帮助下,母亲终于写了严正声明,愿意从新走進大法中来。但是对我自己的磨炼也是很多的。比如母亲思想业重,这在她的常人生活中已有表现,经常表现出头晕、神经衰弱还有抑郁症,当她一开始看《转法轮》和其他讲法的时候,脑子里思想业就干扰她,每当这时,她就不想再看下去了,认为自己罪孽深重,无缘修炼。于是,我一次次的耐心的开导她,告诉她,这是思想业的干扰,一定要坚定正念,并让她读《转法轮》〈主意识要强〉这一节。渐渐的,母亲的思想业表现没那么严重了。由于母亲当初是由于怕心做错了事,所以这方面对她的考验也特别的多。经常是考验她怕心的魔难一出现,她就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甚至还指着我的鼻子大骂,说都是我害的。那时真的是很难受。但是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一次次找她促膝长谈,帮她修正自己的观念,加强她的正念。有时候又一次次的反复……如果没有修炼人宽广博大的耐心和包容心,有时候还真难以把事情做好。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母亲的怕心越来越少了,也能正念看问题了,三件事也能做了。我的心里也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

从母亲这件事之后,我接触了越来越多之前放弃修炼了的本地同修。每当我跟他们接触的时候,我都想,请师尊帮我加持,将我修的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同修,帮助同修走出困境,不要让千万年的机缘毁于一旦。于是一些同修,能够学法炼功,并且能走出来了;一些同修,虽然暂时不能走出来,但也愿意开始从新看书和学习师尊讲法了。每当我看到同修的这些变化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十分充实。

虽然耽误了八年时间,但好在正法还没结束,我还有机会弥补这一切。我知道我已经错过了太多时间和机会,也明白了当初旧势力之所以有借口可以将我和正法形势隔绝这么久,是因为我执著于常人的东西,没有正念。虽然我才从新走進大法一年时间,做的也很不够,但我看见很多大法弟子以才回到大法中不久为借口,在三件事上比较消极,而不是因为觉的自己在正法突飞猛進的形势中已耽误的太久,应该努力做三件事赶上来。因此想把自己的一点经历写出来,供大家交流。我想我会抱着对师尊的坚定信念,精進的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